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什麼是未來的禮物?
一則哀傷的成人童話。

這是由Carl Erik Rinsch執導的科幻短片【禮物】(The Gift)片長4分45秒,在製作技術與作品完成度上不輸給任何一部好萊塢科幻片,卻同時保持著更為純粹的科幻概念,將機器與人類共生的未來世界賦予詭秘而冰冷的質感,不論是懸疑的渲染還是氣氛的營造皆屬上乘之作。

本片導演Carl Erik Rinsch來自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門下,本身在商業廣告領域頗有建樹。原計劃由他來執導《異形前傳》,可惜最終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影片公司還是選擇了史考特來延續自己的經典,不過有個好消息,Carl Erik Rinsch執導,改編自日本忠臣藏的武士奇幻電影【浪人47】,將於2012年年末於美國上映,台灣應該會引進這部片,由基努李維主演。

Carl Erik Rinsch的【禮物】(The Gift)選自<平行線計畫>Parallel-line。由飛利浦與RSA的(雷利史考特協會)共同合作的<平行線計畫>是一個全球性的廣告策略活動。就同一命題Parallel Lines(並行台詞),誠邀RSA麾下近50位頂級導演自由選取體裁拍攝短片。致力於提供家庭影院最佳觀賞效果的飛利浦,與電影有著不解之緣。去年就曾邀請亞當•伯格(Adam Berg)拍攝【旋轉木馬】Carousel,這部在效果處理和特技表演上都令人稱奇的超現實主義短片,獲得了坎城國際廣告節影視廣告GRAND PRIX大獎。今年飛利浦選取了同一主題和同樣的六句台詞。

這一命題激發了來自世界各地導演的創意和激情,此次活動最終五部入選,體裁涉及劇情片、動作片、動畫片、科幻片及驚悚片。入選導演分別為Greg Fay、Jake Scott、Carl Erik Rinsch、Johnny Hardstaff和Hi-Sim5位新銳。最早這些影片是在英國電影學院網站上首播,現在在飛利浦電影官網上也看得到。雖然這是一個商業性計畫,但是對於這些作品本身來說,代表的意義已經遠超過了單純的電視產品的銷售與宣傳而已。

※請於 Youtube 線上觀看本片
http://youtu.be/yBPn_yIx_6k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ans mon jardin d'hiver
在我冬季的花園

 

Vocal:Stacey Kent

 


Je voudrais du soleil vert
我想要清新的太陽
Des dentelles et des théières
一些蕾絲花邊和茶壺
Des photos de bord de mer
還有海邊的照片
Dans mon jardin d'hiver
在我冬季的花園

 

Je voudrais de la lumière
我想要一些陽光
Comme en Nouvelle-Angleterre
就像在紐西蘭一樣
Je veux changer d'atmosphère
我想改變氛圍
Dans mon jardin d'hiver
在我冬季的花園


Ta robe à fleurs sous la pluie de novembre
十一月,雨中,我的碎花裙
Mes mains qui courent, je n'en peux plus de t'attendre
我的手不聽使喚,我無法再等待
Les années passent, qu'il est loin l'âge tendre
時光飛逝,那些遙遠的青春歲月
Nul ne peut nous entendre
沒人能聽見我們的呼喚

Je voudrais du Fred Astaire
我想要來點 Fred Astaire 的爵士樂
Revoir un Latécoère
或者再看一次水上飛機
Je voudrais toujours te
我總是想要討你歡心
Dans mon jardin d'hiver
在我冬季的花園

Je veux déjeuner par terre
我想在草地上午餐
Comme au long des golfes clairs
就像沿著明亮的海灣
T'embrasser les yeux ouverts
張開雙眼親吻你
Dans mon jardin d'hiver
在我冬季的花園

 

Ta robe à fleurs sous la pluie de novembre
十一月,雨中,我的碎花裙
Mes mains qui courent, je n'en peux plus de t'attendre
我的手不聽使喚,我無法再等待
Les années passent, qu'il est loin l'âge tendre
時光飛逝,那些遙遠的青春歲月
Nul ne peut nous entendre
沒人能聽見我們的呼喚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銀色快手


幻想自己愛上一名法國女孩,選在西洋情人節這天寫封情書給她,於是最起碼我應該學習 2000 個以上常用法文單字,還包含簡單的文法,正確的拼音。


事實上是因為沒力說,她希望滿 30 歲那年的生日可以在巴黎慶祝,我希望當她的法文導遊,而時間滴答滴,腳步愈來愈近了,我幾乎沒什麼時間可以去上法文課,就決定採取土法煉鋼的方式自學法文。

首先,我要做好心理建設,開始催眠自己其實已經學會了不少法文,例如:Bonjour日安、Merci 謝謝、Oui是的、 Salon沙龍、Pouquoi布瓜/為什麼?Channel 香奈兒 Paris 巴黎 Ecole Cafe學校咖啡館 eslite 誠品/菁英 noir et blanc 黑與白 fin 劇終、Chanson 香頌/法國近代流行歌曲

哇!原來你早就學會了法文(其實只是幾個零碎的單字)
不過,有一個模糊的認知基礎,比一點概念也沒有要強得多,所以我開始利用 Google 、 Youtube 、多語線上翻譯、法語學習共享資源以及在誠品書店買的兩本書《看繪本學法語》積木文化《別笑!我是法語學習書》漢宇國際,展開了我土法煉鋼的過程。

幸好我是個單字控,雖然英文文法很差,但背單字超快的,學習日文也是用強記的方式,快速背下六千個日文單字,現在只是把背單字的對象換成法文,應該不會很難吧,不曉得為什麼,背單字這件事對我來說彷彿談戀愛一樣,每天都和不同的對象談戀愛,立即燃起凍結已久的熱情。

運用各種聯想法背單字,把單字群想像成不同的家族和社團,再依據時間、地點、場所、事件、情境對話來分類,拼音和字根,英語聯想法(許多法文單字和英文單字長得很像)很難背的單字就自己為它編故事,每一個可以具象的單字,我都會用Google 查出它的圖片,好像幼兒使用的圖片單字記憶卡,每天學會的新單字我會用便利貼貼在客廳和書桌、電腦、牆上各個角落,強迫眼球和單字見面的次數,一回生二回熟,短短一周之內,我已經背下了500個法文單字。

接下來我打算聽法文歌學單字、看法國電影學單字、看小王子原著學單字、試著用法文寫詩、寫信、寫日記,這就是我跟法文談戀愛的第一周,你也在學習法文嗎?有學過法文的朋友,可以在底下喊聲右!讓我也知道學法文不寂寞。

P.S. 人生中讀過的第一本語言學習勵志書《如何學會任何語言》閱讀地球出版,你可以在露天拍賣很便宜的買到它,這本書讓我對於學習語言這件事充滿了希望和鬥志,但是它不是工具書喔,想要旅行環遊世界的朋友,倒是可以考慮看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國家無法使用英語溝通,用中文也不是真的能夠行遍天下,多一種語言多一扇窗,世界村我來了!

巴黎我愛你 Paris, je t'aime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Préparez-vous pour le voyage 
LV 形象廣告-準備去旅行

Qu'est-ce qu'un voyage? 
什麼是旅行呢?

Ce n'est pas un départ.
旅行不只是意謂著離開

Ce n'est pas une destination.
也不是抵達某個目的地

C'est un parcours. Une découverte. 
旅行是一個過程,一種發現

Une découverte de soi-même.
去發現自己的一個過程

Certains voyages nous mettent face à nous-mêmes. 
真正的旅行,讓我們勇於面對自我

Voyage-t-on pour découvrir le monde,ou pour se redécouvrir? 
旅行是為了看世界,也是發現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

Est-ce les hommes qui font les voyages,ou les voyages qui font les hommes? 
究竟是我們創造了旅行,還是旅行造就了我們?

Le voyage, c'est la vie. 
旅行,即是人生

Autant de voyages, autant d'émotions.
有多少旅行,就有多少感動

準備好去旅行了嗎?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obert Bresson


文/銀色快手

這是個適合窩在棉被裡過冬的夜晚。

氣象報告預測明天會有新一波寒流來襲,我好怕冷怎麼辦?我擔心自己因為衣服穿得不夠多,像遊民一樣凍死在街頭。

明天是周末,光點戲院上映著布烈松,朋友說訂好票準備要去朝聖,我不認識布烈松,相信布烈松也不認識我,可我記得在師大路轉角的二手書店,看見布烈松的電影書寫札記在架上陳列,只恨當時不識布烈松,所以沒有立刻把這本書從書架取下,而是悄悄地拿著另一本史蒂芬金的《戰慄遊戲》(皇冠舊版) 到櫃台去結帳。

曾經讀過鴻鴻向布烈松致敬的詩文──那人渴望在影像中消失,像一枚剛好路過陽光的雪花。 (明天的氣溫適合去光點戲院取暖嗎?) 我想光點戲院應該還不至於到一位難求的程度,明天乾脆去現場碰碰運氣吧。手邊正好有一份光點DM,昨晚在挪威森林咖啡隨手拿的,裡頭有影評人686 和策展人 Mike 近乎毒舌派的對話,重點在於影展現象,將逛誠品視為一種時尚指標,在這樣的潛意識催化下,看影展和逛誠品的文化活動,已經成為社交的一部分(略)。 

的確,好像不認識布烈松很可能會錯過生命中某個重要的觀影經驗,所以MSN上會有人問你,買了套票沒?還沒耶。反正沒差啦,你是自由工作者,可以避開周末的波潮,另外可以選擇別的時段朝聖呀!可是,你不覺得低氣溫很適合布烈松嗎?如同咖啡應該配上鬆餅一樣。

關掉MSN的對話視窗,我繼續在自己的房間裡漫遊,靠門邊的木質書櫃上方第五層遇見了惠特曼,那是母親年輕時買的詩集,一本連封皮都已掀起來的草葉集,封面設計很有意思,好像「草葉集」後方藏了兩棵樹,使我想起魯迅的詩句「後院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還有一棵也是棗樹。」不禁莞爾。 在那個彩色印刷還不盛行的年代,能夠藉由簡單的線條造出視覺感的意境,誠屬難得。

更教人驚訝的是,封底的版權頁上竟然出現新竹一家舊書店的名字。上頭印著出版者是海邊文化出版社,發行人是陳堯,不就是先前轉貼過的剪報裡,那位開二手書店的老兵嗎?再仔細看地址是新竹市文昌街六十五號,正好是中外書店和海邊書坊相隔的那條街,我還在那裡喝了一碗摃丸湯呢。沒錯,總經銷正是海邊書坊,那時候的小書店,幾乎就是個體戶的出版社,默默地經營著文化事業,尤其像是台中、台南一帶的小書店,更是早年傳播文化的發信站。不由得自腦海浮現那些儲存兒時回憶的大山書店、世一書局、大眾書局等等。

對我來說,逛舊書店簡直就像時光旅行,和不同年代的作者、編輯、讀書人相遇;偶爾,在自己的房間裡逛書架,也會遇到類似逛舊書店淘寶的喜悅,不僅提醒了我舊書應該妥善保存、珍藏,避免歲月對於脆弱書頁悄聲進行的破壞,應該更虛心去閱讀,去感受人與書頻繁交流的美好年代。 走筆至此,天猶未亮,整座城市灰撲撲的睡臉,沉睡在大地的懷抱中。 容我摘錄一段《草葉集》裡的詩句給大家欣賞:

合拍著我的靈魂,
這灰褐色的小鳥,大聲地歌唱著,
清越而悠然的歌聲瀰漫和充滿了大氣的黑夜。
在濃密的松杉和柏林中大聲地唱著,
在芳香的大澤和清新的霧氣中清晰地唱著,
而我和我的同伴,在夜間,都停留在那裡。

母親說:她記得這本惠特曼詩集,某個周末的下午,父親帶她去苗栗的某個小鎮,本來是帶著郊遊的心情去玩,卻因為父親臨時公司有事被迫提前返回台北。

那裡的交通不比城市來得方便,平均兩小時才有一班巴士,在等待的時間,她發現站牌附近一間雜貨舖兼賣文具書冊,當時她跟著一位教會的姊妹學英文,看到這本中英對照的惠特曼詩集,想到也許可以練英文閱讀力,就立刻買下來。

書裡頭還留著那時查單字做的筆記,淺藍色的原子筆字跡,頗認真的模樣,母親欣賞惠特曼的詩嗎?這我倒沒問她,時光靜止在泛黃的書冊裡,那些用鉛字排版印刷,保留著上一代人的翻譯用語,為著不知名的陌生面孔熱心出版的書冊們,至今仍在某個書架上,等待著心的誦讀者,啟動第一個震動耳膜的單音。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記憶會自己跑來找我。

 記憶像是小時候住在你家隔壁,鄰居的孩子,總喜歡走到你家門口按電鈴,看看你在不在家,如果在的話,請陪我一起玩好嗎?你說沒空陪他嗎?看著他稚嫩的小臉,天真的神情,又捨不得讓它一個人在大街上閒晃,深怕他消失在街的盡頭,再也找不回來。如果你真的願意陪他,又得放下手邊正在進行的工作,犧牲自己的時間,和他一起玩那些也許你已不再覺得有趣的遊戲。可是孩子就是孩子,他的任性你也曉得的,完全拿他沒辦法,當他輕叩你的門,你忍心將他拒絕在門外嗎?記憶中的愛情就像是我們在人生旅途無意間遺忘的孩子,有那麼一刻,你突然想起來了,於是牽著孩子的手,流浪到記憶裡的他方。

 在我心中,記憶裡的他方並沒有那麼遙遠,它位於台灣的中部,一個永遠保持著樸實風貌的地方,以茶葉和木雕聞名的苗栗。

 在藝術街坊跟朋友邊喝咖啡邊閒聊的時候,記憶突然跑來找我了,我不經意地望向窗外,店長精心布置的綠色花圃,好像看到苗栗山村的茶園似的,記憶帶著我重新溫習久違的畫面。朋友們正聊得開心,如果把我心中的苦悶告訴他們,怕會破壞愉快的氣氛。所以我心不在焉,以微笑代替回應,腦中想的盡是往返台北與苗栗兩地的印象。

 印象中,總是拖著極度疲困的身體,坐復興號列車或是統聯客運南下,只為了與你相見。有時候,我會帶一些家裡燉好的雞湯,想替你補補身子。有時候,我會帶一些蜜餞去,想說看電視的時候可以一起吃。雖然只能在每個禮拜的周末,抽空去看你,可是你知道嗎?我是滿心喜悅的,期待著相見的日子來臨。

 如果正好遇到你有事要到台北來找朋友,你會在我回程的路上,陪我一起搭車,這種感覺特別地溫暖,即使路途再遙遠也不覺得累了。可是,當我獨自帶著受傷的心情走這趟回家的路,心裡像是扛著好大的一顆石頭放不下,卡在我們之間的愛情也彷彿在原地踏步,無法前進半步。

 我厭倦了不斷播放錄影帶的閉路電視,厭倦窗外下個不停的雨,厭倦了隨車附贈的點心,厭倦始終如一。灰撲撲的公路風景,時常在車內半夢半醒地望向窗外迷濛的遠方,有時候陷在車陣裡動彈不得,感覺不出車子是在前進還是倒退,時間好像塞在高速公路或是省道上,速度極其緩慢地前進;有時候會因為車內某人的二手煙而嗆醒;有人上了車,車行過幾站,又有人下了車,每次總是這樣。

 如果車子是朝著你的方向前進,當客運開到接近頭份收費站的時候心情就會格外地興奮,就像苗栗青翠油綠的山巒,遠方出岫的雲朵,我的心上彷彿有無數的毛細孔甦醒,呼吸那芬多精,我喜歡嗅著鄉間種茶的香氣,喜歡熱情純樸的鄉民,喜歡一個個紅磚砌成的老房子,喜歡走在田梗上,看水鳥從一畦水窪躍起,飛入半山腰的樹林子,喜歡自然清新,只屬於這裡的空氣。

 你常騎摩托車,載我去親戚家的茶圃以及製茶廠,從採摘、萎凋到攪拌、炒菁、揉捻、乾燥、烘焙,經過好幾重的步驟,看他們怎麼如何製茶的過程,每年都會舉辦鬥茶大會,然後,你會向阿伯要一些上等的茶葉回家,泡給我喝。你總是一邊泡茶,一邊跟我講解關於品茶的專業知識,我都會很仔細地聆聽,你說的每一句話,每個字,好像茶葉的芯,經過熱水的溫潤,慢慢在我心底舒展著,喝著你泡的好茶也感受到那份淡淡的溫柔。

 記憶裡,你是寡言的,大部份的時候,選擇以沉默留白,也因為過多的留白,讓我們之間始終隔著一層看不見的膜,你在膜內將自己封閉起來,而我在膜外眼睜睜地看著你,卻不得其門而入。真的猜不透你,也不知道你的心裡有些什麼負擔,多麼想把你的愁煩,分一些擔在自己的肩上啊,我時常這麼想,為什麼懂得泡茶的你,不懂得花一些心思,在自己所愛的人身上呢?

 你慣常抽的百樂門,總會在點煙之前,揉一揉濾嘴,讓煙味更容易滲透進來,我記得你手指的動作,讓我有想要吸吮的慾望。每當你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坐在靠窗的位子抽煙,房間裡經常是暗的,不開燈,但你喜歡這樣。陰天,我們相處的空間,被雲霧籠罩著,在油花開放的五月,我愛上了煙一般的你,愛上了百樂門的味兒。

 我不想聽那些不著邊際的客套,原以為你是最瞭解我的,為何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選擇從我身邊經過,成為陌路,卻不拉住我的手。你冷漠的話語,好像把我關在一個永遠碰不到春天、潮濕、陰暗的井佈滿了青苔……有時,我真的好恨,恨自己沒有辦法走進你的世界,恨自己當初為何那麼輕易地答應你,走這段泥濘的路,唱只有自己懂的恨情歌。

 有時候,記憶真是不甘寂寞。

 記憶是個頑皮,愛黏人的孩子。如果你不去理會他,他就會想盡辦法來搗蛋,不是跑到你的夢裡搖呼啦圈,要不就是干擾你的生活步調成為雜音在你的耳邊絮絮叨叨,成為幻影在你空虛的時候,掠過你的眼前,他的目的就是要喚起你的注意,誰能將這段過去不如意的感情生活用一個空白鍵Delete掉呢?沒有人真的辦得到,就算遺忘了,也會潛抑到心靈深處,化作看不見的心魔。

 十一月的冬天,百樂門飄起的雲,在室內氤氳、漫散熟悉的味道。我坐在街角的咖啡廳言不及意,彷彿在雲霧中自己是飄浮的存在。透過回憶,我撫摸你抽煙的臉,還留著未刮乾淨的鬍渣,想起那些令人厭煩的爭吵,和始終得不到解決的問題,圍繞在我們周圍的低氣壓,感覺遲滯而凝重。

 一起聊天的朋友,關心地問我,是不是心裡有事,我以感冒為藉口巧妙遁逃,關於你的故事,絕口不提半個字。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只想藏匿在沒有人知道的森林裡,留下我一個人對著黑暗的樹洞哭泣不知道飄著音符的葉子們,會不會四處去散佈,關於我們的消息……

 我們的愛情,終究走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煙灰缸裡殘缺不全的屍體,負傷的不只是情緒,也包括了愛情,結束了一根煙的動作,幾乎是重覆地進行一場短暫到來不及掉淚的告別式,再會吧可愛的茶園!再會吧美麗的山村!再會吧親愛的你!

 我永遠也忘不了與你的名字相連的地方──苗栗。

 百樂門像是被記憶關掉的最後一盞燈,你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再也無法回到我的身邊,

 唯獨煙一般捲起的想念,恆如日常行走,從不曾消失。 


 文:銀色快手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直子和綠

下班以後,我打電話給妳,我問起綠的告別式。
妳只記得野薑花和黃雛菊簡單裝飾著告別式的禮堂,
接著妳想起K跟妳說,暖爐先生坐在妳的左前方,
雖然妳並沒有發現,也不知道那樣的場合該說些什麼?

告別式的前一晚我徹夜未眠,我忘了我在做什麼?
好像打電話給果泥,然後整個白天不停地昏睡,
接到妳的電話時已經是下午兩點了,
我沒有任何心情去面對綠的死亡,
情緒已經夠糟了,無力去承受她突然的離去,
於是在電話裡,我謊稱身體不適,其實我是在逃避。

後來,妳又說想起了一些不真實的片段畫面,
在場的都是綠的同學和老師,
終於有了藉口可以開個同學會,
其實大家都很疏離,和綠之間也是極為疏離的。

大家認識的綠,不外乎認真、負責、敬業,
說的嚴重點,是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她的師長稱許她的工作表現,
說她總是攬下別人的工作來做,
時常加班到很晚。

照例每個人在告別式上必須說幾句話,
妳說有人念著綠臨行前寫給朋友的電子郵件,
隱隱透露出「告別」的訊息。

妳念了那封意味深長的信,不得不教人相信,
冥冥中有些註定,或許是誰也無法去計算的。

妳唸完綠的信,並且告訴我綠其實早已經準備遺書,
交代身後事。真令人難以相信,體貼而敏感的她,
竟然連這些都設想到,從她離開這世界的那一刻開始,
好像我們的關心都與她毫不相干了。

在電話中,我不斷地向妳表明,
我依然把妳們所轉述的當作是一則都市傳說,
綠的死我無法接受,太突然了,
而且沒有人在場做見證,
就好像直子的死一樣,妳說。

一個不會有人想起來的普通清晨,
來自亞洲的一名女子被管理員發現,
溺死在社區的游泳池裡面,
衣物完好,判定是缺氣引發的意外。

我感覺到某種沉重和悲傷被隱含包覆在她的裡面,
我們看不見,只能從外表感覺,我不喜歡這樣的隔閡,
她殘忍地把我們阻擋在外圍,誰也擠不進去。

現在想起來,還是無法理解上帝的幽默感
也許當祂在挑選天使的時候,
總是先從那些沒有翅膀的人下手。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