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圖:Die Lorelai 萊茵河的魅聲女妖羅芮萊

打算去布拉格住一陣子,想學一點斯洛伐克語的日常問候。

找到捷克語線上教學 http://www.locallingo.com/ 發音相當清楚

我們學會的第一句打招呼語 Ahoi 相當於 Hello 的意思。

捷克、奧地利、德國 是可以好好規劃的自助旅行程。

在我曾經看過幾部的捷克電影,裡面大多都會出現德語

也因而萌生了想要學習德語的念頭。

這些電影包括了

1.甜蜜的永遠 Pelísky 1999 英:Cozy Dens 

2.分道不揚鑣 Musíme si pomáhat 2000 英:Divided We Fall 

3.秋天裡的春光 Babí léto 2001 英:Aurumn Spring

4.誰來為卡夫卡塑像 Pupendo 2003  

5.甜蜜布拉格 Horem pádem 2004 英:Up and Down

6.我曾侍候過英國國王 Obsluhoval jsem anglického krále 2006 

           英: I Served the King of England

7.布拉格練習曲 Vratné lahve 2007 英:Empties

喜歡捷克電影特有的黑色幽默和小人物的喜怒哀樂

以及歐洲電影那種生活中呈現的瑣碎,所表露出的細膩情感

因為百年來捷克政權多次易變,著名的布拉格之春,也發生在捷克

讓人對於這個孕育了卡夫卡、米蘭昆德拉、赫拉巴爾、詩人總統哈維爾的國家

興起文學的憧憬和浪漫的遐想。

 

1999年在台北曾認識一位捷克女孩,在淡江大學交換學生,中文說得還不錯。

當時記得也學了一點捷克語,後來都忘光了,她說捷克日常生活的物價很便宜,

在捷克自助旅,只要注意隨身錢包不要掉了,其實一切還滿方便的。

不過大部分去捷克的觀光客,都會不小心手滑買了一堆戰利品帶回台灣,

我基本上物欲相當低,所以大概只會帶個少於 3 公斤的背包就出發了

背包裡面主要內容物是羽絨外套,其它到當地超市、雜貨舖採買就行,

決定找間便宜的BB或公寓,當作去台東旅行一樣輕鬆走逛。

而且捷克語的日常基本會話很簡單,英文也行得通,免驚啦!


在我人生中第一次接觸到德國有關的應當是《格林童話》

大眾書局出版,字像螞蟻一樣小的格林童話故事書是我的啟蒙書

在日文的外來語 メルヘン,是直接從德語搬過來的 Märchen

最初的版本是1812年出版,誕生於十九世紀初,蒐羅了200餘則

日耳曼民族的民間故事,它啟迪了許多兒童故事和奇幻故事發想的源頭

也讓我從小愛上閱讀文字書,開始想像力豐富的奇妙旅程。

終於要開始學習德語了,希望有一天能夠直接閱讀德文的格林童話與文學作品。

 

大家有注意到本文搭配的圖片,她是德國民間傳說中的一個女妖,叫做 Lorelai

出沒萊茵河濱的岩石之間,用美色和魅惑人心的歌聲誘惑水手觸礁沉船。

銀快曾經以此為題寫了一首詩,在浮士德的歌劇中也有提及這則關於女妖的傳說。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為熟悉捷克語和德語聽覺
昨天看了布拉格練習曲
和碧納鮑許之青春交際場
我的耳朵因此有了意外的驚喜

就精神年齡它們是相對的
在渴求的事物上
它們又如此相仿沒有距離
不知老之將至的空虛與焦慮
與期待著成長與幻滅的
空虛與焦慮,愛、信任與背叛
彷彿就是同一件事
只是用了兩種不同的語言
兩種不同的角度來詮釋、述說

我愛布拉格低調簡樸的風景
和柏林乾淨銳利的線條
我愛超市裡如街坊鄰居的閒聊
不愛代替人工冰冷的空瓶回收機
我愛那些熱切而躁動的靈魂們
不愛樣板化毫無生氣的學校罐頭工廠
我學會了捷克語如何簡單打招呼
我也學會了德語如何從一數到十

書寫《過於喧囂的孤獨》的赫拉巴爾
在那裡,位於地底下的廢紙回收站
看見文明是如何與天堂和地獄糾葛在一起
書寫《一把雨傘給這天用》的威廉.格納齊諾
在那裡,記憶與體驗的實驗室
我們的美妙經驗均來自於人生的閱讀


文字:銀色快手 圖片:青春交際場劇照
https://www.facebook.com/silverquck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oto by Diane DC 


明報標題:台北書展今年非常綠


台北國際書展(TaipeiInternationalBookExhibition,下稱TIBE)堂堂邁入第20屆,今天啟幕。在經歷出版產業變革與創新、數位閱讀浪潮的衝擊與轉型,書展也隨之不斷的成長演化,並針對閱讀社群設計了許多創新的展演內容,深受讀者們的青睞。


今年更以「綠色閱讀」GreenReading作為書展主軸,希望在綠能減碳的全球潮流中,閱讀可以成為兼具環保並與自然共生的具體行動,不僅向先進國家的政策面借鏡,同時也介紹了相關的載體形式如有機紙張、電子紙等,介紹「綠色閱讀」的生產流程。

像是「EP」(ElectronicPaper)電子版與紙本同步的出版方法、「E-Ink」電子墨水的原理與應用工具,以及綠色閱讀的知識儲存與傳輸,比方說雲端資料庫的發展和運用,並規劃視覺影像展示區,透過漫畫創作例如來自柏林漫畫團體的作品<摩根未來市>與攝影展等結合環保生態議題的作品展示,啟發參觀者對未來生活的想像空間。

TIBE是每年春季由政府部門主導(行政院新聞局)的專業性出版品展覽會,它的前身是「全國書展」,於1987年改制為「台北國際書展」,從1990年起台北世貿中心展出迄今,已成功舉辦了19屆,不僅刺激圖書買氣及出版能見度,也吸引了大批來自世界各地的專業人士前來觀摩交流。


59萬人潮書業年漲30%

從第12屆開始TIBE委由書展基金會統籌運作執行,更豐富了書展的特色與互動性的內容,如今TIBE的規模僅次於德國法蘭克福、意大利波隆那,以及美國BEA書展,在亞洲可以說是首屈一指的國際書展。

從過去單純的圖書販售市集,逐漸導入與國際版權交易接軌,TIBE長期推動跨國際文化交流可以說是不遺餘力,從第6屆創設了國家主題館開始,每一年都刷新讀者們的眼球,從展場規劃乃至相關的特色活動、邀請國際作家來訪,甚至還配合開幕主題電影和出版論壇等活動,相關的手稿展、古本書展、設計裝幀展、插畫展,各式各樣琳瑯滿目,宛如出版的嘉年華會,每年TIBE的舉辦不僅是文化界、出版界的盛事,也代表台灣從「資訊導入」到「內容輸出」的發展進程。http://youkai.pixnet.net/blog

TIBE的發展與台灣的出版銷售市場息息相關,甚至可以說是出版的風向球。

如果某一年的買氣奇佳,那麼整體來說,出版業一整年都是欣欣向榮;假使那年的買氣低迷,可能受到了政局不安,或者經濟衰退的影響,書的銷路也會明顯地萎縮,就好比去年(2011年)TIBE的進場參觀人潮達59萬人次,合計有1830個攤位參與,成為歷屆書展數字新高。果不其然,到了年末業績總決算的時間,博客來、誠品、金石堂三大圖書通路的銷售數字也比往年來得亮眼。

過去常被詬病年輕人(網路世代)都不讀書,所以書市並不樂觀,但是去年不僅青少年(15歲以下的年輕讀者)的圖書購買力有顯著的提升,透過網路的傳播與聚集效應,儘管出版業整體來看呈現萎縮的狀態,但網路書店卻逆勢上揚,線上訂購超商取書已成為消費的主流模式,它符合了現代人追求簡速便利的要求,近年來更隨著TIBE推動線上書展的折扣促銷活動,使書籍銷售更具有延續性,據說網路書店的業績提升近三成左右。


詹宏志效應與聯盟潮流

1996年在詹宏志先生的號召下,以出版社結盟的方式成立了城邦文化,開啟了台灣圖書出版走向規模化、集團化的經營模式,當時的出版業為了提升營業額,推出更多種類的圖書品項,出版量也為之激增,同業間的競爭日趨白熱化,幾乎是風起雲湧的戰國時代,當時TIBE簡直如同夜市一般,人潮擠得水洩不通,大家搶折扣書,甚至也有人推菜籃車、行李箱來買書,真是空前的盛況。

看在讀者的眼中圖書選項變多了,但荷包卻相對地變扁的時候(因為通貨膨脹),有的出版社賺了錢,有的出版社則是認賠殺出,出版集團化固然可降低營運成本,減少意外的風險,拓展閱讀的版圖,支持種類多元且分眾的消費群。然而,當出版市場供過於求的時候,加上暢銷書的操作,使得消費主要集中在少數行銷得宜或是好口碑的圖書上(例如《賈伯斯傳》及《正義:一場思辨之旅》),其他曝光不夠的圖書,即便是內容紮實的好書,普遍來說利潤相當薄,甚至不敷營運成本。

於是,出版人有了新的思維,包括因應削價競爭的折扣戰,與強勢通路(如誠品書店)由「月結制」轉「寄售制」,也悄悄的把每本書的定價調高(創造利潤空間),精確管控印製成本:有些出版社若印量預估低於5000冊寧可不出版,有些出版社則為了降低庫存風險,寧可印小量1000至2000冊,如果市場反應不錯再加印,但數量上也相對趨於保守。;又並嘗試在書籍包裝(封面設計、裝幀及內頁排版)和行銷策略(媒體曝光、店頭陳列、書展折扣配套)上絞盡腦汁推陳出新來滿足讀者喜新求變撿便宜的消費心態。

近幾年,TIBE也抓準了這個趨勢,接連推出「金蝶獎」、「書展大獎」、「新世代書封設計比賽」,透過專業者的評鑑選出具代表性的書封設計及內容精良的好書,讓眾家設計好手秀出他們的創意與活力,也藉此提升了出版品的精緻度與品味,從生活風格和藝術設計類的圖書需求大增,題材豐富且種類繁多可見一斑。

 

郝明義所喜歡的獨立出版

很多人都說出版不好做,但近兩年有更多的小出版社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從專注經營自己擅長的圖書類型,對於市場趨勢反應相當快,而且行銷定位明確,鎖定目標讀者,打造話題性,可以看出他們旺盛的企圖心。總編輯則是從選題、企畫到包裝、宣傳活動,都有自己一套獨特的想法,充分展現其出版意志的貫徹,像新經典文化、大家出版、幸福文化、悅知文化都是箇中翹楚。

去年的TIBE,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也是TIBE催生者)特別嘉許獨立出版社(由一人出版社、逗點文創、南方家園及香港獨立出版社)所組成的參展單位,設計了「讀字去旅行」主題攤位,出版的熱情令他相當感動,除了馬拉松式的座談會,也讓許多年輕的作家和讀者有了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今年,幾個獨立出版社更以「讀字車站」為主題,運用劇場式、形象化的設計,讓參觀民眾在這座虛擬的車站與心儀的作家們進行更多的互動,這是過去書展從未有過的呈現方式,他們以行動證明出版可以有不一樣的獨立精神,也激勵了許多想一圓出版夢的文化創意人積極地付諸行動,新一波文藝新浪潮也伴隨獨立出版揭竿而起的態勢下隱然成形。


劉克襄所喜歡的書展活動

自然觀察作家劉克襄和新銳小說家甘耀明不約而同在旅居德國期間,感受到德國人熱愛閱讀的風氣,他們說:在德國的書店或是讀書會,經常可見邀請到作家與會朗讀自己的作品,不光是詩人,小說、散文作家也會隨時朗讀一段文字,甚至是一則短篇的小說,對於德國人來說,這是很習以為常的事。德國人和日本人一樣熱衷於閱讀,經常在等待的時間或是電車行進間閱讀,同樣的公共空間,若在台灣,玩手機、聽音樂或看報紙的人,相信比閱讀一本書的人要來得多。

推廣閱讀風氣,光靠民間出版社默默努力絕對是不夠的,劉克襄指出還是政府決策部門,應擬好既定的發展方向,將文化經費運用在培植閱讀的永續經營上,才會形成廣大閱讀市場的需求,以及良性的互動。書展這兩年耕耘國際作家論壇、文學朗讀活動十分用心,邀請名家如駱以軍、楊照、馬家輝、陳雪、廖鴻基、韓麗珠、洛楓、幾米、潘國靈、楊照等出席,深耕文學讀者,這是書展之光,也是值得驕傲的事。

在書展前夕,國際傳來捷報,台灣小說家吳明益的作品《複眼人》透過知名版權經理人灰鷹的代理引介,已售出中(簡體版)、英、美、法四國版權,這也是藉由書展的版權交易平台,長期累積人脈及信譽所獲得一張漂亮成績單,相信這是華文出版打開國際能見度的一個開端,也是台灣文學與世界接軌的出發點。

閱讀就是競爭力!

台北國際書展正持續不斷地書寫新的故事。


 

文/銀色快手 刊於香港《明報》世紀 2012年2月1日

本文網址 http://youkai.pixnet.net/blog/post/36247614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