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銀色快手(荒野夢二店長)

 受邀寫這篇推薦序的時候,我正籌備著一間小書店誕生。今年的五月初,我和內人去了一趟京都旅行,在那裡我拜訪許多小書店,大多位於巷弄間,或普通公寓的樓上,有的沒有掛招牌,有的招牌不甚明顯,有的甚至問了住附近的居民,也搞不清楚書店的正確位置,相當隱秘,不過,我還是逐一克服阻礙,拜訪了這些極具特色的小書店。

 三年前,我在台北的泰順街,曾經在地下室開設了一間小書店。當時,有些朋友慕名而來採訪,問及書店的構想是參考哪間書店?我笑而不答,其實當時對於實體書店該如何經營根本一無所知的我,所參考的範本是京都的惠文社一乘寺店,等到把書店收起來之後,才和內人真正實地走訪了惠文社,那簡直是朝聖的行程,踏入店內,你不知道我有多麼地感動,樸實而人文的讀書氛圍,不需要刻意說明,就能感受濃郁的氣息。後來,逛過幾次仍像初次造訪一般的新鮮,充滿好奇心。一個獨立經營的書店能夠做到全國知名,甚至成為外國觀光客必訪的景點,可見它的文化魅力和影響力,其能量是如此的豐沛。我相信它是所有書店人夢寐以求的願景。

 《書店不死》這本書,日文原文是「本屋」はしなない。從文意上來解讀,作者石橋毅史刻意用「本屋」和連鎖「書店」作個區隔,本屋指的是過去個人獨力經營的小書店,而非企業化管理的連鎖書店,而一些專賣舊書或是專門主題的小書店,也包含在「本屋」的範圍。相較於台灣,這些年逐漸冒出頭,遍地開花的獨立書店和小書店,也屬於「本屋」的範疇,除了獨力經營之外,還有著個人堅持的創業理念,對於社會議題、環境議題、女權運動、社會運動、弱勢團體和兒童教育等方面都有長期的關注與參與,使得書店不光只是販售書籍的功能,也兼具社區活動中心、情報的交換以及發信站、社會議題的行動串連、讀書會和藝文活動空間,有些書店背負著社會責任,有著強烈的使命感。

 而小型的社區型書店,也默默耕耘著小眾的閱讀社群,在街頭巷尾掌起一盞盞文化的燈火,即使被書價折扣戰壓得毫無利潤可言,即使受到網路書店和電子書業的夾殺衝擊,仍秉持著理念與意志撐下去,為的是延續書店的精神,而《書店不死》的熱血澎湃,勢必能提振書店從業人員的信心,也提醒著愛書愛閱讀的我們,書店是「人與書邂逅的場所」、是有溫度有對話的「閱讀空間」、是親手將書交付到客人手上的「溫暖行業」,無論環境再怎麼艱難嶮峻,這個社會上總有某個角落,還有人願意去從事這樣的文化事業,收到翻譯初稿,我前後讀了三遍,深深為之感動,並砥礪自己也要成為樂於傳遞文化薪火的書店人。

 書店存在的意義是什麼?這是值得我們一再思索的課題。看到百人村小書店的故事,幾乎熱淚盈眶,無論再怎麼辛苦,也要騰出時間為村裡的孩子們說故事;用行動書店的概念,開車去深山裡分享書香的喜悅,滿足每一個求知的幼小心靈;在日本大地震之後,努力奔走重建社區圖書館的熱血書店店員;只有幾坪大的空間,忍受著三餐不繼的營業額,依然堅守小書店理念的女主人;每一個故事,都悄悄地打進讀者們的心靈深處,原來逛書店是這麼有意義的一件事,原來我們在追尋的是回歸樸實的一種夢想,透過紙頁的油墨香,店主的熱心推薦、書架的精心陳列,人與人那種親密的交流和互動,所營造出來的人間風景,書店不止是一種行業,也是人生的志業,夢想的實踐與挑戰。

 就在截稿前夕,我的小書店也悄悄孕生了,覺得是該為地方上做些自己該做的事。

 德國哲學家黑格爾說得好:「這裡就有玫瑰花,就在這裡跳舞吧!」

 雖然不知道未來會有多艱難,我還是甘心默默守著小書店的火把,不讓它熄滅。

 
荒野夢二 臉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aranoyumeji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銀色快手(荒野夢二店主)

也不是真的那麼忙,疏於寫日記倒是無可辯駁,昨晚沒力提醒我,應該維持寫日記的好習慣,所以這篇應該歸類在店長碎碎念可能更適合吧。

首先,要感謝幾位遠道而來的朋友,有的從台中開車過來,有的坐火車或高鐵轉接駁巴士過來,有的從新竹騎摩托車過來,有的從台北開車下來,有的坐長程客運過來,也有從桃園車站用手機的GOOGLE地圖定位,散步來到荒野夢二,還有去了京都回程途中,一下飛機就從桃園機場直奔過來,逛完一圈才去搭高鐵回高雄的朋友,還有挺著大肚子的孕婦,逛完書店就要回台中待產坐月子,總之,不管用什麼方式,什麼交通工具,專程而來的朋友我們都心懷感激。

當然也要謝謝桃園地區的朋友,為了支持小書店爭相走告,讓我們重新認識在地的朋友,接收在地的訊息,瞭解在地的閱讀需求,對於過去經營網拍和師大商圈實體書店的我們來說,都是全新的經驗,全新的學習,如何做好一個社區型小書店的本分,我們要學習的還有很多很多,如果不是左鄰右舍和桃園朋友的熱心支持,我們是不可能在風雨飄搖之中有信心跨出開店的這一步。

剛開始我們還真的不知道如何宣傳自己的店,發送傳單的效益不彰,張貼小海報也還沒有設計的頭緒,目前因為還欠了許多稿債,所以無暇籌辦藝文活動,也曾想過要不要租宣傳車去大街小巷喊一喊有間二手書店在此營業,但覺得好像業務量也沒有大到可以進行全城皆知的宣傳計畫,所以就按照原先想定的步調,用時間慢熬,用心服務建立口碑,希望愛書的朋友能夠替我們口耳相傳。

很幸運的,開店之初,就有蟹老闆(里長伯)願意替我們發名片給友好店家,不知不覺加入桃園新浪潮的個性店家聯盟(並沒有這個組織,是大家以默契彼此串連,偶爾會到彼此的店家串門子的隨性聯盟)於是也常有開店的老闆們來荒野逛書店買些書回去看,店長銀快也會到各個咖啡店、餐廳串門子,也有許多店裡的客人是店家介紹來的,很有默契的形成了一個藝文氛圍。

誰說桃園是文化沙漠,我遇到的許多朋友,都熱愛閱讀,喜歡參加講座、參觀展覽,願意撥些時間上各種課程充實自己,桃園人是很懂生活的,也想過著不一樣的生活。所以,原本我們構想的文青書店,其實很大的比重,已經轉成貼近生活實用的社區型二手書店,這沒什麼不好,還是有些文青會跑來找些文學的書、人文思想類的書、冷門的讀物,或是有趣的絕版逸品,享受浪漫而步調緩慢的文青時間。

時間過得很快,今天就要繳九月份的房租了,而實際上從七月十三日正式開店以來,才過了五個禮拜而已,卻彷彿有種在巷弄轉悠一個季節那麼長的時間感。許多陌生的事物變得熟悉,更多想要接觸的人事物,隨著日常作息展開,店內的陳設也和最初的樣子明顯不同,書變得多了,種類也愈來愈豐富,可能九月會有一番新的擴充計畫,把現有的店面空間往後延伸,並且增設友好店家的書格子,還有獨立出版社專區,也會進一批新的文具雜貨,總之,新的風貌正在醞釀形成,請各位拭目以待。

今天是雨量豐沛的一天,桃園縣市維持正常上班上課,如果想來荒野夢二逛逛,我們今日照常營業,竭誠歡迎你的來訪。

照片是莉塔小姐拍攝
她也分享了許多私藏好書音樂和DVD
記得來挖寶喔 ^^

荒野夢二 臉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aranoyumeji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張照片是 2010年1月底
剛搬進新北市板橋重慶路拍的
那時候有一百多箱的書冊
還從桃園正康一街歇業的租書店
買了六個雙面皆可放書的大書櫃
儼然有種在家中開起租書店的氣勢

我是從 2007 年開始在奇摩拍賣上賣書
當時取名「銀碗盛雪書房」
因為我經營的是相對冷門的絕版詩集
而「銀碗盛雪」是詩人林燿德的某本絕版詩集
很喜歡這個名字,它的意思是守護佛法的心意
就像銀碗裡盛裝著雪一般玲瓏剔透
後來,還請詩人夏夏刻了「銀碗盛雪」木質印章
在荒野夢二,你可以找到這顆章來蓋印留念
後來,妻子 沒力史翠普 覺得說
銀碗盛雪這個名字不易理解和記住
勸我想個新的名字,並且從她的書房搬出
近五百冊的書讓我在網拍上販售
希望網路書店的生意可以更上層樓
於是,我就想出了 布拉格書店 這個名字
因為我喜歡捷克作家卡夫卡,喜歡布拉格
果然改了名字之後,業績翻紅
也如願以償的,在台北大安區泰順街開了實體店面

時間依然拉回到三年半前
剛搬到板橋重慶路巷弄內
那時布拉格書店實體店面還未開張
我們幾乎把家中偌大的客廳
布置成像是網路書店的倉庫似的
大約一千五百冊左右的絕版書
被珍視地擺放在書架上的各個角落
那幾乎是我當時全部的收入來源

經營網路二手書店
既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興趣
透過書冊的交流、買賣
我結識許多愛書人成為好朋友
也因為經營絕版書的生意
才知道許多書的背後藏有故事
而我希望用自己的方式
將這些故事說給大家聽
讓他們見識到舊書本身的魅力
是值得窮盡一生去探尋的

好書永遠挖掘不完
每本書都是等待探測的孤獨星球
我情願把時間奉獻給真正需要好書的人
讓他們和書的大宇宙相聯結
以此獲得生命中寶貴的知識和經驗

只賣絕版的文學書,多麼美好的夢想
在當時很可能被人以為是妄想呢
為了搬這些書,我們裝了一百多個紙箱
我永遠記得騎著小銀四處奔波忙碌的樣子
從家樂福和全聯福利中心搜刮來的紙箱
但實際需要的箱子遠遠不夠
於是從桃園大興西路搬到板橋時
第一趟卸下書箱,隨即打手機請沒力拆箱
再請搬家工人帶回來
讓留守在桃園舊居的我繼續裝箱
我至今依然懷念那段往來台北桃園
販售二手書的創業日子

那年的夏天,布拉格書店熱鬧開張了
居於地下室的書店,沒想到有一天會變成傳奇
兩年半以後,除了結婚那年在IKEA買的白色書櫃
(3cm密集板超耐用的,如今還留著繼續使用)
還有一百多個紙箱背後的四十二吋大電視
其餘的書都已經不存在(因為都被我賣光了)
因著書冊忙碌的人生一點一滴在改變

後來,布拉格書店收起來
我們在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
搞了一個布拉格文化出版社
出版十本書之後又決定要收起來
店長銀快和沒力這對夫妻
就把手上的一間小套房賣掉
傾家蕩產跑到歐洲去旅行了一百多個日子
其間也去了韓國首爾和日本東京和京都
造訪了好多好多美麗的書店

我深知為了斷捨離忍痛出清藏書
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
你會為了扔掉心愛的書感到心疼
但其實你正經歷著我曾擁有的藏書生活
總有一天你會發現
真正能陪伴在身邊的永遠只有一本書
就是你手裡在閱讀中的這本書
而不是那些擺在書架上積塵的書冊
書的價值就在於閱讀它的內容

對我來說,一本好書的陪伴
有時更勝過良師益友
此刻,那未知的知識之門
已為你開啟,並引領你走向
低調而華麗的冒險之旅

文/銀色快手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謂「心想事成」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曾經沒力因為繪圖用的各種紙類無處收納,相當苦惱,甚至還興起在網拍上找尋適合的二手紙櫃,通常在文具店歇業出清時會有這類的二手物品,但價格仍不菲,若請木工師傅訂作一組新的可是相當昂貴呢,每次看到網拍上的售價,我還是沒有勇氣下標。

不過,總有幸運的事。

荒野夢二隔壁的宜昌書局,過去是做文具批發生意的,從桃園的中正路上搬來這裡,已經換過三處店面,現在的店址這間透天厝是自己的房子,但店主已經是含飴弄孫的慈祥老伯伯,雖然每天還是準時開門,但也很少有客人走進去買東西,如果有也是買租賃合約書、記帳簿、原子筆之類的,大部分時間是坐在涼椅上發呆,或看電視打發時間,如今除了批發企業用的年曆之外,已經絕少做文具生意,處於半退休狀態。

在中正二街上,有著這麼一間不知道它到底還有沒有在營業的文具書局,以及沒掛招牌,也不清楚營業時間是幾點的荒野夢二,形成了一種神秘的氛圍,有一次我去斜對面的中埔郵局寄東西,窗口的阿姨跟我聊起宜昌書局,突然壓低了聲音說,那家店真不簡單吶,我問她是什麼意思?聽說他們家很有錢,不用開店做生意也無所謂,反正整棟房子都是他們的,這條街上好像還有別間屬於他們家的不動產物件。當時我心裡想,哇喔,原來是這樣啊,看起來沒有生意的文具書局,其實過去曾有段時間很賺錢的,只是那段黃金歲月也隨著時代消逝了,取代的是連鎖的大型文具賣場,像是光南廣場、久大文具、文具 101。


沒力之所以會有「荒野文具」的想法,其實是因為我們去年的秋天在東京近郊的武藏小金井去參觀一間「中村文具店」得到的靈感,那是店主繼承父親的小店,平時店主也有在上班,但假日會開店,和喜歡中古文具的同好們交流,有時還會舉辦跳蚤市場或手作市集,店主也積極參與類似的活動,還會製作仿古的文具或筆記本。「中村文具店」雖然店面並不大,但陳設相當懷舊而夢幻,是逛了之後一定會想帶走些紀念品(或戰利品)的地方。

就在我們隔壁的宜昌書局,老伯伯用台語告訴我說,他其實有點不太想做了,所以把許多筆記本、鉛筆、美術紙免費送給我們,最後連收納美術紙的紙櫃,也大方地送給我們,原本我還在猶豫會不會太佔空間,但沒力還滿喜歡這樣的大櫃子,它還有好多個抽屜可以收納東西,於是趁著昨天店休,老伯伯和我兩人合力把櫃子抬進來,放在偌大的工作室最後方的位置,看起來煞有氣勢的,也許有一天,我們也經營起中古文具店也說不定,至少荒野文具漸漸有了雛形,再結合銀快的夢二書房,就是大家現在所知的「荒野夢二」。

文/銀色快手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