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拍攝的 岡本綺堂 半七捕物帳 江戶文學 江戶怪談。

文/銀色快手 

初識岡本綺堂,是從他的短篇集《青蛙堂鬼談》開始。在一個春雪霏霏的夜裡,作者以青蛙堂主人自居,邀集熟識與陌生的朋友在齊聚一堂舉行怪談會。曲折離奇的故事,從說書人的口中娓娓道來。聽到入神處,恐怖的感覺像是蜘蛛悄然爬上背脊,冰柱鑽入骨髓一般。如同每天按時收看的八卦報導,觀眾只會接收最終呈現的結局,很少有人能親炙案發當時,或抽絲剝繭地理出前因脈絡。 

《青蛙堂》收錄的故事,大部分都是聽聞而來,缺乏明確的判準和依據,有些故事說到精采處,就這樣沒了下文,雖令人扼腕慨嘆,卻也開啟讀者的想像空間。人性的不可解、生離死別的妄執與愛恨情仇的糾葛,在字裡行間淋漓盡現。相較之下,《半七捕物帳》就比較注重邏輯推演,因果關係的安排鋪陳,對於江戶時代目睹之怪現狀,有著合乎情理的解釋。由於故事主述者是事件關係人(主角身兼警探與檢察官的角色),更增添了故事的臨場感。 

岡本綺堂憶起創作《半七》的靈感,源於柯南道爾所寫的《福爾摩斯》系列。從事專職寫作之前,他曾經擔任過記者,也寫過傳統劇本,更是日本近代革新戲劇界的重要推手。他的父親曾是任職英國駐日公使館的官員,自幼跟隨其研究漢學,也從擔任翻譯的叔父那裡習得英文,使他具有融貫東西、承先啟後的開闊視野。他所處的時代正好介於新舊交替,價值觀全面轉換暗潮洶湧的明治初期。在政治惡鬥的環境下,他毅然決然走上文學創作之路。 

當時的東京還保留了許\多江戶遺習,精通戲曲的岡本綺堂,對於地方上的風土民情、方言俚語、衙門捕快的生活實態,都有鉅細靡遺的知識掌握,所以寫起《半七》可謂胸有成竹。以江戶時代為背景的「捕物帳」是純然日本風味的偵探小說形式,有點像是明清盛行的公案小說,又摻雜了鬼狐妖異、穿鑿附會之說,生動描繪了階級意識嚴明、迷信怪力亂神、政局動盪不安的那個年代。 

其特色在於作者成功\地塑造「半七頭子」如此性情耿直、見義勇為的靈魂人物。儘管登場的人物角色不盡相同,讀者仍可捕捉到一個維持正義的執法者形象。跟隨著岡本綺堂的生花妙筆,讀者有幸深入高牆深院、巷弄民宅,目擊事件的始末,又通過名捕半七這面照妖鏡,諸鬼怪(事件的原兇)自動現形,伏首就擒,自然案情也就水落石出,真相大白,還給世人一個合理的公道,讀來無比痛快! 

作者擅於用季節時令、花草樹木、氣候變化等細節,還原當時的情景。對於符合時令的飲食、衣著服飾、戲曲娛樂、歷史文物無不講究。宛如帶領讀者穿梭時光隧道,置身於撲朔迷離、錯綜複雜的劇情之中,千姿百態的人情風景盡收眼底。 

在那個年代,既無便利的交通工具,也欠缺法醫鑑定等專業知識,查案全憑直覺或推理,明察暗訪逐步縮小範圍,逮住兇嫌。事件的裁決往往仰賴捕吏的眼明手快,省略現代推理冗長蕪雜的審訊經過,同時洋溢著濃厚的人情味,這也是現代小說無法提供的樂趣。全書搭配江戶風俗畫家三谷一馬精心手繪的插圖,更能讓讀者融入其中,體會行走在江戶街道的真實感,加上日本文化專家茂呂美耶考據翔實的名詞註解,江戶的繁華與蒼涼,旋即躍然紙上。 

鬼由心生,自古宜然,這些偵探故事旨在激濁揚清,欲消除魔障,必先洞察人性幽微,直視現象本質,套句廣告詞的流行說法就是「怪談始終來自於人性」。 
本文原發表於【妖怪煉成陣】部落格
如欲轉載,請利用留言板事先知會一聲。
無斷盜轉的朋友,小心我派陰差去找你!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