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排中央的男子即是岡本綺堂,學生時代與同學們合影留念。
文/銀色快手

凡事總要有個起頭,像岡本綺堂如此學識淵博且深諳戲曲的作家,
筆下若沒有引人入勝的楔子作為開場,似乎少了那麼點傳奇味道呢! 

話說在某個春雪霏霏的夜裡,作者應邀參加青蛙堂主人臨時召集的怪談會,成為座上嘉賓,依照規定,席間每位賓客都要講述一段聽聞而來或是親身經歷的故事,既然書名叫做《青蛙堂鬼談》想來這名字的背後必有一段精采的典故,原來這位東道主的家中收藏了一個從中國來的竹製品,用巨竹的根部雕成三足蟾蜍的形狀,名為「青蛙」。而供奉這個寶物的廳堂格窗上頭,則掛了一塊刻有「青蛙堂」字樣的匾額,書中的怪談會便是在這裡舉行。青蛙堂主人稍作寒喧,向現場賓客致意之後,就由星崎先生為首,開始講述一則源自中國明朝末年關於「青蛙神」的傳說。 

在幽暗燈光底下,聽聞一段段不可思議的故事。農村、戰場、偏遠山區各種場景中,上演著對世間種種執念生起的恐怖情節。藉由作者的轉述,訴說著十二段曲折離奇的因緣:青蛙神、利根渡口、兄妹之魂、猿之眼、蛇精、清水之井、窯變、螃蟹、單腳女、黃紙、笛塚、龍馬之池,不外乎是一些鬼怪作崇,荒誕不經的故事,實際上說的卻是人的貪嗔怨痴,值得世人引以為鑑。各篇來歷雖不盡相同,自有其統一而殊異之美,喜愛日本怪談、陰陽師的朋友,切不可錯過! 

才從書店把這本《青蛙堂鬼談》拎回家,就迫不及待想要一口氣看完它。好似整個人完全沉浸在舊時代的氛圍當中,感受字裡行間透著幽怨、哀愁、冷豔、枯寂的氣息,像極了動畫《神劍闖江湖 》劇場版〈追憶篇〉的淒美場景。故事背景同樣是設定在新舊時代的交界,價值觀全面崩潰的江戶末年至明治初期,更具體的人物則出現在電影、戲劇、漫畫之中,像是為了報仇長年守在〈利根渡口〉的盲人,使我想起北野武與淺野忠信重新詮釋的《盲劍客》;被視為不祥之物的猿猴面具〈猿之眼〉有如波津彬子的漫畫《雨柳堂夢語》;〈清水之井〉述說著古鏡幽魂的過往,沒想到卻揭露出一個不可告人的祕密;伊藤潤二的長篇漫畫《漩渦》其中一則故事,和〈窯變〉若合符節,像是日本版〈烏盆記〉,還穿插類似《剪燈新話》裡的〈牡丹燈記〉以及三遊圓亭朝《牡丹燈籠》的畫面;〈笛塚〉的故事讓我聯想到《陰陽師2》裡頭,源博雅巧遇善吹笛的出雲國太子。 

另外像是小林正樹執導的電影《怪談》、改編自藤澤周平短篇小說的電影《黃昏清兵衛》(山田洋次)執導,真田廣之與宮澤理惠主演),喜愛日本電影的朋友,對於這幾部片應該不陌生吧?小說及電影提供了這麼多豐富的素材,帶領讀者穿梭時空,跟隨那些迫於無奈聽任命運宰割的角色,走進許許多多的街巷弄堂,只聽見彼方傳來巨大回聲叫我們不要忘記芸芸眾生之苦!佛家云:愛離別、怨憎會、求不得。正因為對世間殘存著種種執念,至今無法安息的亡靈,才會透過怪談的形式借屍還魂,訴說那無盡的悲愁。 

書中提及記錄各地蒐集來的著名怪談文集《耳袋》,像這類蒐集怪談輯錄成書的文人雅好與當時的「參勤交代」制度息息相關。所謂的「參勤交代」意指輪流覲見。江戶時代,幕府為了加強對諸侯的統治規定各地諸候(藩主或大名)都得率領家臣輪流到江戶述職。表面上是為了聽取政績、廣納民情,實際上箝制各地諸侯的行動,損耗其精神體力以防止可能發生的軍事叛變。來自各地的領主和他們的家臣,待在京城的期間,閒著也是閒著,自然而然會交換一些聽聞而來的傳說或故事,某些負責執行朝廷政務的官員,便可藉由職務之便,蒐集這些鄉野奇聞,一如書中提及的江戶名奉行根岸肥前守,即《耳袋》的作者根岸鎮衛。即使你不見得明白故事裡出現的地名所在何處?對於幕府時代的士族階級沒什麼概念,依然可以享受故事本身帶來的樂趣,在閱讀之餘,對於故事背後所揭露的人心險惡以寬容待之,也算是功德一件吧。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