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銀色快手

 

2002年 離開職場的時候,中時電子報的主管黃哲斌送了兩本書給我。一本是保羅奧斯特的短篇小說集《月宮》,另一本則是葉錦添的《繁花》。我不記得把《月宮》借給了誰?它已從書架上消失。這幾天整理舊書要送去茉莉二手書店做資源回收的時候,順手把另一本從未翻閱的《繁花》放進背包裡利用搭乘捷運的空檔時間進行閱讀。

與其說閱讀這本書,不如說是賞玩一件精品,如故宮博物院裡收藏的多寶格、鼻煙壺,把許多過去表演舞台的時空,全部濃縮成影像和文字,裡頭透出的氛圍華麗而古典,如夜上海的紙醉金迷。你可以在書中找到一個適合的自己的角度切入,靜觀屬於美學的哲思從文字中折射出不同的色彩,也可以在留白的地方小憩,轉動自己的「回憶之輪」,閱讀是一種休息,也是隨心所欲的自在。

認識葉錦添,應該是從羅卓瑤的《秋月》和《誘僧》這兩部片開始的,我喜歡《秋月》裡頭迷離的氣味,一個日本男人來到香港找尋他初戀情人,無意間闖進香港現代與傳統並存的異質空間,老奶奶的廚房和冰箱是一個收藏記憶的所在,而男人寄宿的旅館充滿了慾望和色情;《誘僧》是吳興國嘗試轉型的片子,講大唐的玄武門之變,守將石崇生背叛了他的主子,背叛了一切,逃到一間沒有佛的小廟隱遁修行的故事。一群和尚們(原本是石崇生的部將)被誘至妓院花天酒地,那妓院不同於一般印象中的青樓歌榭,彷彿別有洞天,魔幻的場景、奢華的服飾,猶如進行秘教儀式的暗黑空間,令我深深著迷。

多年以後,聽說重拍的《星際大戰》前傳,法國的名設計師高提耶,是仿襲《誘僧》裡的服飾造型,來設計各個人物適當搭配的衣飾,翻開星際大戰的設定集,不難看出其與葉錦添的風格雷同之處,東西方文化的衝突與融合,盡在衣飾上的配件和織紋之中,使得服飾設計本身成為一種眩目的符號表現場域。

我不常看舞台劇和舞蹈,所以錯過了許多欣賞葉氏服裝秀的機會,只有手中還留著的《樓蘭女》宣傳DM,可以讓我進入想像的勝景。喜歡《臥虎藏龍》的朋友,應該知道美術設計就是出自他的手筆,韓國人有個傳統的說法,人一生下來就必須與衣服相伴,一直到他死去的那一刻,所以一件衣服等於是身體記憶的一部份。而葉錦添則是將累世的文化記憶,一針一線地縫進衣服裡,賦予這件衣服表演的靈魂,演員在演戲的同時,衣服也在演戲。

繁花的背後,葉錦添在文字裡回到自己出發的原點,他不談美學論述,談的是自己過去如何走過來的歲月,用回憶去拼湊那孕育他的童年、學生時期以及成名前的心路歷程,這是感覺到好奇,想了解他這個人,最直接的方式吧!

「慢慢地,我的少年時代養成了一種觀看的方式,就是無心觀照。不論面對什麼朝代、什麼地域、什麼題材……。終究,我只是以一種空白作為開始,貫通了往後的整個藝術思維。」這是摘錄書中的一段話,他將自身體悟的心得娓娓道來,把抽象的意念用他實際走過、看過、接觸過的經驗,轉換成隨筆的方式侃侃而談,他的書寫淡而平實,不同於他所創造的影像世界那樣濃艷光鮮,是一種抒情而細膩的筆調,一種雜記式的拼貼,或一種觀察的記錄。這些思維在不同的文化框架裡進進出出,試圖尋找跨越語言或者非語言的溝通模式,尋找語言的可能性,慢慢地從中提鍊他作品內在的肌理和精神。

我所欣賞的,是葉錦添始終不輟的熱情以及對美學堡壘不變的堅持。

 

書名:繁花 
作者:葉錦添 
出版:天下文化 
日期:2002 年 02 月 18 日 
ISBN:9576219531 
類別:美學隨筆、電影劇場、表演藝術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