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店再襲擊》、《象的消失》、《家務事》、《雙胞胎與沉沒的大陸》、《羅馬帝國的瓦解。一八八一年群起反抗的印地安人。希特勒入侵波蘭。以及強風世界》、《發條鳥與星期二的女人們》……看似互不相干的六則短篇,卻演繹出行至中年的必有光景:少年的浪漫、青春的衝動,已經離我們越來越遙遠;日常的瑣碎、世俗的牵累,無法輕易甩脫,不禁要問——“我們的人生到底要往什麼地方去?”

 本文作者:銀色快手

 星期六的下午,一個人在房間裏看村上春樹的短篇「象的消失」,原文是「象的消滅」,內容是說町裡有一隻大象從動物園消失了,連帶照顧大象的管理員也下落不明,而故事中敍事的主角,實際上是大象消失之前,最後一個看到大象的目擊者。

 在這個故事之中,饒富趣味的是,大象的消失並沒有如我所想像的那樣,造成町裡的人們極大的恐慌,反而就像一般社會版新聞一樣,很快地就被人們所遺忘。和電影《野蠻遊戲》裏駭人的鏡頭,迥然不同。

 在故事中,像是如何消失的呢?伙食供應的人員如同往常一般用卡車將飼料運至象舍時,發現象舍已空無一物,銬在象腳上的鐵鐐仍上著鎖留在原處,好像大象把整只腳從裏面拔走了一樣。失蹤的不只是象而已,一直負責照顧大象的男性飼養員也和大象一起失蹤了。 (此段摘自《麵包店再襲擊》P30~31張致斌譯)

 故事到最後,並沒有交代失蹤的大象到那兒去了?留下一個引人思索的謎,或許這樣子寫,可以留給讀者更大的想像空間吧?很巧的是,星期六的晚上,我和女友一起去看了剛上映的電影《透明人》,剛好跟《象的消失》有一點點關聯,我試著把心中的想法和大家分享,如果看完有什麼好玩的想法,記得告訴我唷!

 劇情敍述一群年輕的科學家,由軍方出資研發出一種能讓人隱形的配方,以便生產影子軍團,可以潛入敵方,進行偵察及破壞行動。組長不惜拿自己做實驗,然而卻發現隱形之後,無法還原使他恢復人形,於是潛在的獸性在此時完全爆發出來,釀成了駭人的事件。

 其中,實驗室裏關著已被注入透明液的透明貓、透明狗以及透明黑猩猩(據說黑猩猩和人類的基因排列只有千分之三的差異,參見時報出版《第三種猩猩》)。

 假如,村上春樹所描述的那位專門照顧大象的男性飼養員,在偶然的情況下獲得了這種透明液,並且注入大象和自己的體內,把大象的腳鐐解開,再原封不動地鎖上,就可以像完美犯罪那樣,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然後藉由還原液,恢復原形,在某個不知名的地方終老一生。

 這只是一個假設的結局,通常在他的故事中是沒有結局的,因為他的目的不在於說完一個故事,而是藉著故事的鋪陳,傳達某種理念和想法。在「象的消失」這則短篇裏,藉由象的離奇事件,描述藉由大眾媒體的宣傳報導,社會各階層面對此一事件不同的看法,有的人採取的行動簡直荒謬透頂,而媒體在炒作話題時,只會不斷地模糊事件的焦點,當事件無法獲得解決,新聞整個冷卻下來,人們又以極快地速度把這件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再也乏人問津。大象究竟消失到哪兒去了,也就變得無關緊要了。

 從這個故事得到的啟示是,不要輕易相信你所看見的,不要輕易的被傳媒的報導所影響,除非你已具備了判斷力,能夠一眼瞧見問題的癥結所在,所有的事件本身只是一個單一的面相,如何從事象地平線底下挖掘出真實,全靠經驗和智慧方能獲得。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