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拍攝的 Saudek 13。

我做了一個夢。

如果遺體不被火化的話,
我就有想去哪裡就去哪裡的希望。
我開始拖著自己的遺體東躲西藏,
在火葬場的高地、
在焚化爐車間內的管道、
在地下室裡的停屍間。

文/銀色快手 加入我的噗浪 photo by Saudek


我發現遺體的腐爛,最先是由鼻子開始的。
用手指搓一搓,鼻子就像沒有糊好的壁紙塌陷下來。沒關係,只要不被火化,做一個沒有鼻子的人走在大街上,也不會有什麼妨礙。愈是這樣想,意志就愈堅定,去到哪裡都無所謂,只要屍體不被火化就好。

可是遺體在拖行的過程中,感覺愈來愈沉重,好不容易拖到一間地下室,地面潮濕冰冷,結著一層厚厚的青苔,我決定把遺體留在那裡。很快地,膿血從屍身內滲入青苔,一根根細密如毛髮的根莖浸在屍水裡。我把右手的皮膚撕開,現在那些肉就跟手扒雞一樣鬆軟,纖維狀的肌肉組織清晰可見。我有些激動,迫不及待想看見手肘上的那根肉骨頭的樣子。

我把遺體埋了,沒有火化,成了自由人,進入銀行金庫取用鈔票如探囊取物,但我發現錢再多也無法滿足我內心不被理解的空虛,然後大搖大擺地走進超市,營業人員對我視而不見,索性打開冰櫃大啖起冰淇淋來,我發誓這輩子從來沒有吃過那麼多雪糕,好像胃擴張的怪物一樣,吃完之後用長長的舌頭舔舔嘴,肚子雖然填飽了,內心卻依然寂寞。

於是就對我的愛人說:你可以跟我一起死嗎,如果可以的話,我會想辦法把你的屍體藏起來,這樣我們就可以去環遊世界了,而且機票食宿都免費,刷卡刷到爆也沒關係,反正卡債也催不到我們頭上。

於是,她答應了,我們很順利地把她的屍體藏起來,搭上早晨的第一班飛機前往南非開普敦機場,想要看著一望無際的原野上最原始的動物奔跑,熱情奔放充滿期待感。

我們去環遊世界,把幾輩子的幸福一次揮霍殆盡,然後乘坐熱氣球離去。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