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4074286_09ee4a1d72_m.jpg 

巷口有人死在駕駛座上,頭朝下壓著方向盤,連續蜂鳴至今已逾十分鐘。

 

文/銀色快手

 

原本,我坐在電腦前,正在繕打一份開會時要討論的簡報。

突如其來的蜂鳴聲中斷我的思考。是誰那麼沒公德心?

在樓下猛按喇叭,還叭叭叭叭個不停!吵得人心煩意亂。

此刻的我,大腦一片空白,雙手靠在鍵盤上,敲不出半個字來。

同事A研判,八成是停在路邊的車子被別的車子擋住了出不來,

想說乾脆用刺耳的喇叭聲,把擋住出路的白目車主給轟出來,要他立刻移車!

普通人頂多連續叭個幾聲,就會耐不住性子,走出車外扯開嗓門,準備問候對方祖宗十八代。

不可能一直猛按個不停,又不是吃飽撐著,無聊打發時間。

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受不了吧,簡直像魔音穿腦,聽久真的會瘋掉我不騙你。

 

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每當這感覺浮上心頭,總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屢試不爽。

同一時間,辦公室內部也籠罩著令人不安的氛圍。

我下意識地走近窗邊,想知道外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宛如防空演習時的警報聲,仍持續不斷穿透耳膜,攻擊我的中樞神經。

我們的辦公室在五樓,推開窗,遠遠的我看見一部紅色的自用汽車

不偏不倚的撞上電線桿,汽車的擋風玻璃碎了一地,引擎蓋上冒出白煙,

只見駕駛的頭朝下,埋在方向盤的位置,連續刺耳的蜂鳴聲就是這麼來的。

 

時間是傍晚五點左右,晚霞逐漸把天空染成橘黃色。

放學的孩童和機車騎士渾然不知發生什麼事,

他們魚貫地走進又穿出這條巷子,往大馬路的方向消失。

直到一名婦人發出可怕的尖叫,路人才圍過來把巷子完全塞住。

 

一位熱心的大叔,拿起一條毛巾綁在手掌上,

使勁將那輛紅色汽車的水箱蓋撬開,然後把電源線硬生生擰斷,

恐怖的蜂鳴聲戛然乍止,猶如被獵槍擊中的大象臨死前發出最後一聲長長的哀嚎。

有人在第一時間打電話報警,並且叫救護車火速趕來。

接著,附近的住戶紛紛擠在陽台上看熱鬧,

肇事現場幾乎被圍觀群眾擠得水洩不通,所以他們什麼也看不到。

 

不過,從我所站的這個位置,視野和角度剛剛好,才會看見不該看見的。

那個血流滿面的肇事者,他的雙手還緊緊抓著方向盤吶!

怎麼覺得我好像快要吐了,媽的,運氣有夠背的,什麼不去看,偏偏又看見死人。

警車和救護車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彼起彼落,愈來愈近。

同事們也熱烈地討論可能的肇事原因,睡眠不足、酒駕、閃避路人、一時想不開……

真佩服他們的想像力,我已虛脫無力,硬撐著身體走到洗水間,就著馬桶狂嘔,

差不多把午餐吞進去的食材吐得一乾二淨,馬桶裡淨是穢物,散發著夾帶消化液的酸臭味,

我連續抽了幾張衛生紙,擦拭嘴巴周邊的殘餘,接著打開水龍頭,用手潑水在臉上,讓自己保持清醒狀態。

當我再度走回窗邊,救護人員已將傷患從副駕駛座的門邊抬出來,看樣子凶多吉少。

警方則忙著蒐證,並向現場的目擊者進行筆錄,整條巷子熱鬧非凡。

 

我突然想起簡報的事,媽的,六點就要開會了。

立刻回到座位上,就算是臨時抱佛腳也要弄出個名堂來。

突然一陣寒意從椅墊竄上背脊,頓時涼徹心肺。

一道微弱的氣息,吹向我的耳畔,發出低頻的聲音。

該不會是遇到那個了吧?

 

液晶螢幕上莫名其妙的出現一排字:

「我知道你看得見,快來救救我!」

 

霧一般模楜的黑影在液晶螢幕後方若隱若現,

好像被一雙看不見的眼睛盯著看,感覺很不舒服,

無法逼視的目光,似乎在催促著我開始行動,

這就是我和「它」第一次面對面的接觸。

 

(故事待續)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