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個夢。
文/銀色快手
故事必須回到Donnie Darko(2001),
Jake Gyllenhaal 經歷一連串的幻覺,
他想要醒過來,卻事與願違。

Stay(2005) 的憂鬱男孩Ryan Gosling
在片中重現如夢似幻的離奇情節,
再次告訴我們:命運是不可違抗的。
而故事仍在進行中,直到世界末日來臨的前一刻。
說起來也許會覺得荒謬可笑,其實早在妳遇見我之前,我已經先認識妳了。這不是什麼預知能力,也不是讀心術,只是我在妳的生命中悄悄地轉了個彎,停靠在一片薄如蟬翼用睡眠織就的毯子,在幻美如詩的夢中,妳的名字叫做萊拉,是我的未婚妻。意外發生的前一刻,我們開著車子,要到很遠的地方,去吃一頓豐盛的晚餐。

還記得嗎?初見面的那天,我提議一起逛美術館,車站的地下道像迷宮似的,我始終在原地打轉,妳傳來的簡訊說:火車誤點,要晚十五分鐘才能見面。我記得牆上掛著一幅油畫,在眾人之中她的眼神憂鬱地看著每一位經過的參觀者,那天風有點大,我們選擇了車站對面的一間美式餐廳,在那裡展開無關緊要的對話,然後在書店的門口道別,各自朝向不同的軌道離去。

如果不是遇見妳,我的人生不會如此豐富,下一個轉角口會遇見誰,坦白說我也沒有什麼把握,我們就像坐在旋轉咖啡杯裡面,隨著音樂節奏快速的旋轉,努力把時間消耗殆盡,但並沒有真正抵達任何目的地,快樂時光像一瓶過期的可口可樂,不再有汽泡和甜味,或許就這樣被遺忘在遊樂園某個停用的售票口。

我記得關於她所有的事,包括在巷弄內的咖啡店和她說分手的事,六月初,空氣中有類似棉絮的東西在飛,她的眼淚不停地從臉頰上滑落,她的聲音是顫抖的,她的杯子拿不穩,中途Fay打我手機,問我某個英文單字該怎麼拼,我顧左右而言他,感覺眼前的一切很不真實,就像浸泡在福馬林裡面的大腦,只聽見周圍不停地嗡嗡叫。

妳說這就是最清醒的狀態,代表我即將被喚醒,睜開眼睛面對另一個全新的世界。手上的錶,分針和秒針規律地走著,現在是早晨六點四十六分,天已經亮了,我的恐懼和怯懦,正準備乘著噴射機離去。

我記得最後一次和她見面,是在一間小小的電影院,播放著一個動不動就鬧自殺的弟弟,最後想挽救他的親生哥哥,他哥哥得了肝癌,已經是末期,而且先前毫無預兆,WILBUR Wants to Kill Himself,但我不打算和她復合,過去的傷痕像夢魘般纏繞著我,要我打從心裡面說NO,因為她已經不是從前我所認識的那個人。

妳一直打我的手機要我保持清醒,妳擔心如果我不再回應,生命就得重新歸零,回到沒有記憶的狀態,最殘忍的情況莫過於此!當妳在路上遇見一個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的人,請記得給他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好讓他覺得自己並不是這世上最孤單寂寞的人,也曾有過刻骨銘心的愛情,在時間的長流裡,在不復記憶的前世。

心事會長繭似的,愈是想要傾吐,秘密就藏得愈深,現在的狀態就好像一座古老的中世紀城堡,許多秘密被關在城堡裡開化裝舞會,每個參加的來賓都有一組通關密語,被置放在語言流動的符號之海,必須是熟練的漁夫才能捕撈到它,只要他們能熬得過心臟暫時停止數秒鐘的潛在可能性。

我們都有可能不斷遇見相同的人,相同的憂慮,相同的麻煩與人生課題。只要心還在跳,腦袋還能運轉,手和腳都沒什麼問題,故事就可以繼續寫下去,包括正在鍵盤上打字的我和螢幕前的你。但不能去複製陰影,不要去觸碰遮住樹的那朵雲,不要彈奏壞了的半音階,不要跟狗說笑話,這是我唯一的請求。

意外發生後,我腦子裡想的淨是這些,
關於生命中不斷重複的迴圈,和迴圈中的迴圈。

2007-08-17 07:00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