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好兄弟


昨晚我的魚死了
因無法忍受
夜裡偷偷交換的耳語

多想舉行一場盛大隆重的葬禮
黃色小鴨和噴水鯨魚都應邀參加
把口袋裏的玻璃珠通通丟進浴缸
誦經助念已不存在的童年

像食人魚一咬而上的刺痛
摔碎的玻璃又怎能裝回黑的眼眶
我的腳已深深扎進回憶
鮮血被嗜腥的魚圍剿

浴室的牆壁閃著幽藍的光
影子不小心黏在磁磚上
拔也拔不下來
鏡子裏照不到臉
真是見鬼了

又到了齊聚用餐的好日子
每年這時候總以為
自己離人間最近
金銀財寶都塞進饑餓的魚腹
盡化成灰

其實我們都是魚,都是好兄弟
活在水族的夢境游來游去
醒來又是另一個魚缸

 

詩/銀色快手 曾發表於聯副2003年

Photo by 銀色快手 我喜歡深夜的頂好超市,陪好兄弟一起逛。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