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銀色快手 日本文學評論家

 

自從《偵探伽利略》、《嫌疑犯X的獻身》改拍成日劇和電影之後,東野的閱讀風潮再次被推向高峰,過去一年來《放學後》、《分身》、《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相繼出版,其他作品則紛紛改版重刷,使得東野圭吾的人氣持續加溫,與伊幸太郎雙雙蟬聯2009年日本推理暢銷天王。

 

東野圭吾的「破」與「立」

 

早期東野圭吾小說從「本格推理」出發,苦心經營精巧細緻的詭計謎團,代表作品「加賀恭一郎」青春推理系列,冷靜帥氣的加賀刑事,成為眾多女性讀者醉心的偶像,甫上市的《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亦為此系列之延續。

 

他喜歡挑戰沒人寫過的新題材,打破傳統的推理框架,找尋更多可能性,像是將運動科學與推理結合的《鳥人計畫》、涉及腦科學的《宿命》以及描寫生物複製技術的《變身》都是此一時期的產物。

 

理工科系出身的他,慣用科學實證的角度、數理的精確分析,逐一抽絲剝繭,懸宕多時的疑案,也能峰迴路轉,乍現曙光!以湯川學為主角的「伽利略系列」包括《偵探伽利略》、《嫌疑犯X的獻身》和《預知夢》皆屬此一範疇。

 

創新多變的風格,不拘泥單一的形式,是東野作品收放自如的魔力,他能寫出像《秘密》這樣教人匪夷所思、顛倒倫理的奇妙故事,也能寫出像《超殺人事件》這類諷刺推理業界荒腔走板的怪現象,打破讀者慣性思考,原來推理也可以寫得如此惡搞爆笑,令人拍案叫絕。

 

由此便可窺見他對各類型推理小說的優缺點,可說是如數家珍,要模仿也是易如反掌,但他並不滿足於此,不斷突破自我極限,才是東野致力朝向的目標。換句話說,他就像變形金剛一樣,只要掌握了核心技術(本格推理),管他七十二變,總有辦法搞出新玩意。

 



坎坷曲折的成名之路

 

如果說宮部美幸是天才型的作家,一出手就得獎,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那東野圭吾就屬於後天努力型,擁有打不死的毅力與勇氣、螞蟻蟑螂般的生存意志,終成百鍊鋼的實力派作家。

 

大學一畢業,進入汽車零件廠工作的他,很想得到文學獎,白天上班,晚上拚了命的寫小說,第一次投稿失利,成為候補,第二次再接再勵,還是敬陪末座,他仍不願放棄,第三次挑戰,總算以女子校園連續殺人事件為主軸的《放課後》成功奪下第三十一屆「江戶川亂步獎」,這次獲獎增強他的信心,認為兼職寫作速度太慢了,才遞出辭呈,朝專職寫作之路邁進。

 

即使得獎出書,要在眾多推理作品中獲得讀者的青睞,並不容易。「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再刷,讓讀者來肯定自己」東野不停地在心中吶喊.為自己加油打氣!所以只要是能夠登上報章雜誌的版面,不管長篇連載或是短篇作品,他都卯足全力去寫,不僅僅為了生活糊口而已,既是寫手又是作家的雙重角色,讓他在坎坷的寫作歷程中,摸索出前人未曾踏涉的全新領域!

 

縱觀東野作品超人氣的秘訣,我們或許可以從「單純」和「導演思維」兩個關鍵字來分析,他曾經談到剛出道時的心境「那時的我,只是非常單純地覺得自己必須持續寫下去,必須持續出書,即使作品乏人問津,至少還有版稅勉強可以維持生活;只要能持續發表作品,至少不會被出版界忘記。」提及風格多變的部分,東野謙虛的說「覺得有趣的題材,只是單純想寫寫看,發現這個也可以寫,那個也可以寫,不知不覺挖掘出許多新的可能。」

 

另外,他提出了「導演思維」這個觀點。一般創作者只顧著埋頭寫小說,根本不管作品究竟賣得好不好,把責任全推給出版社。東野也曾以為自己嘔心瀝血的創新之作,讀者會買單,沒想到銷售奇慘無比。從此,他大澈大悟,深切體會,自己不能光顧著寫作,也要訓練出「導演思維」,從創作者的框架跳脫出來,從評論家和出版商的立場,重新審視作品的均衡感,無論是創意、結構、劇情、賣點,都要以全方位的視野去經營,甚至懂得有效的去宣傳它,改編成影視作品,就是東野的一大突破,也因此他的小說能見度大為提升,直到《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直木賞等多項大獎後,超人氣的作家地位始見穩固。

 

2009最新力作《悖論13》(每日新聞社/出版)是一部描寫世界末日的終極小說,當東京突然遭逢天災異變,最後倖存者僅剩下 13 人,他們如何解決數學上關於 13 的謎題。「隨著世界的改變,善惡的價值也跟著轉換,或許有一天殺人會是件好事」這就是東野想說的故事。

 

本文初發表於博客來書店年度百大 + 特集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