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波黑美亞遇見D,他問我近來好不好。

距離上次見面,大約十年前,時間過得真快。

其實也說不上好或不好,日子總是要過,

在私人企業上班,也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

 

D 是我高中同學,綽號叫做 DM,英文 Dirty Man 的縮寫。

誰叫他不愛洗澡,渾身都是汗臭味,同學們都討厭他,

私底下半開玩笑替他貼上「拒絕往來」的標籤,

從此以後,這綽號像背後靈始終跟著他陰魂不散,直到畢業為止。

 

「你不覺得他身上有股難聞的怪味道?」

「對啊,我從沒見過他出現在晒衣場。」

「聽說他在置物櫃內塞滿臭襪子……」

「好倒楣哦,竟然抽到跟他同一間寢室!」

 

從高一開始,類似的流言不絕於耳。

被同學排擠的 D 從不在意,不知道是因為神經大條,還是早已放棄了辯駁的機會,

他依然我行我素,躲在自己的小世界,在課堂上做著白日夢。

 

課堂上,他經常被數學老師點名罰站,原因不外乎上課睡覺,該交的作業沒寫,

每回考試都抱鴨蛋,害得全班數學平均成績,硬是比隔壁班少兩分。

在老師的眼裡,D是個令人頭疼的問題學生,分數遊走在留級的邊緣。

 

要不是高二下學期的期末考,我和他私下約定,他罩我國文,我罩他數學,

D 很可能會被留級,從此落入無法翻身的鹹魚迴圈。

 

我也不知哪來的膽量,還是佛心來著,看他那麼可憐,很想拉他一把,

也算是拯救我自己吧,誰叫我國文分數老是吊車尾,背誦文言文和閱讀測驗對我來說

簡直跟火星文沒兩樣,每次上國文課都害得我眼皮好重。

真他媽的,哪個火星人出的考題,打算想進攻地球是吧?

 

考試當天,就在監考老師面前,我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彼此交換試卷,

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事後證明確實沒有人發現,除了我們倆心知肚明)

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任務圓滿達成,其實答案早就寫好了,不過只是在姓名欄位

互相填寫對方的名字罷了,這種古老的作弊技巧,沒想到挺管用的。

 

一個月之後,從郵差手中接到學校寄來的成績通知單,那時真是欣喜若狂!

兩人終於如願升上高三,成為大學聯考的準考生,不怕被學校留級了。

儘管到現在偶爾還會夢見考試卷沒寫完,或是分數未達低標的惡夢,

但現實生活裡,高中三年的生涯,已經離我相當遙遠了。

現在的我,每天都和形形色色的數字報表糾纏著,夢想有天能中大樂透,

就可以逍遙自在,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沒事還可以買座小島,過著令人羨慕的愜意生活。

 

自從那次期末考兩人合作無間以來,我和D之間也培養出超乎尋常的默契,

有時候還會在假日相約速食店,點杯可樂消磨一整個下午,彼此惡補國文和數學。

很順利的,高中畢業後,我們各自考上理想的大學,他讀資工系,我讀的是會計系。

讀資工系的好處是,經常會有正妹請他幫忙修電腦,不過也僅止於修電腦而已。

每次幫忙修正妹電腦時,正妹好整以暇陪著男朋友在客廳看電視吃爆米花,

而他連正妹的手都不曾牽過,人世間最悲慘的事莫過於此。

他唯一的搭訕技倆:「我會修電腦,請問妳有需要幫忙嗎?」

 

總以為 DM 永遠是個不修邊幅死宅男,滿臉鬍渣,很少洗澡,不常刷牙,

單靠德恩奈漱口水和青箭口香糖闖蕩江湖,能邋遢到這種程度,著實令人佩服。

隨便一件連身T恤,加上萬年牛仔褲,是他平日出門的標準打扮,

這樣的男生要是能把得到妹,豬都飛上天了。

 

多年後,當我再次遇見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鼻子尖挺,戴著單邊眼鏡,留起魔術師的甜甜圈鬍,眼神變得格外銳利,

衣著也十分新潮,活脫就是那種路上人見人愛的酷帥型男。

 

我們一邊喝著比利時啤酒,一邊暢談這十年所發生的事,

像是縫補時光的空隙似,愈聊愈起勁,桌底下擺滿空的啤酒瓶。

D 向我透露一則不為人知的小秘密,是他在書店打工那段日子所發生的事。

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宅男潛力無窮,只需要稍微刺激一下,也有可能一夕之間變猛男。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