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那年暑假,D 在一間外文書店打工。
他負責管理書店的庫存,寄發新書目錄給客戶,每天依照FAX傳來的訂單,處理集貨、包貨和出貨的業務。簡單來說,他在書店裡打雜,雖然薪水不多,賺個經驗值也不錯,超愛幻想的他,幾乎把倉庫當成自己的秘密基地。


因為某個不便說明的緣故,那棟商業大樓的頂樓一直租不出去。
據說大樓產權屬於軍方,至於跟某政黨的黨產有無關連?這並不是我所關心的重點,我比較好奇D到底什麼時候破處男?


初來乍到的新同事,都以為這棟大樓的電梯只有到九樓,因為十樓的顯示燈永遠不會亮。即使用力按下十樓,電梯也不會如你所願,將你載往想抵達的那個樓層。也有人曾經被困在電梯內長達數小時之久,電梯當時停在十樓,問題是門怎麼也打不開。


鑑定報告指出是制動線路不良導致電梯故障,D 無法接受這種官方說法,他覺得背後肯定另有原因。


反正頂樓一直租不出去,乾脆拿來當作倉庫吧。
於是,長期被忽略的樓層,變成各單位堆積雜物的閒置空間。你必須有專屬的電梯鑰匙才能登上頂樓,其中一把交由D 來保管,也因為這樣,他才會被捲入頂樓發生的神秘事件。


三十年前,一家產物保險公司租用了頂樓。
打從他們搬走之後,重要文件和財物統統帶走,搬不走的像是照明設備、收納文件的大型檔案櫃,以及辦公桌椅都原封不動被保留下來。還可以找到民國六十幾年營業用三聯式發票成堆散置在牆角和檔案櫃裡。


從前的報紙、雜誌、廢棄不用的文宣品還放在鐵櫃上,寫不出墨水的原子筆也好端端插在筆筒中,所有的東西都蒙上一層厚厚的灰塵,被遺忘在房間的角落。


空氣彷彿停留在三十年前的時空。


早期辦公室用來隔間的毛玻璃被敲碎了,走廊上的地板被藍墨水染得髒兮兮,辦公椅的棉絮外露,不矯飾的雜亂感和隱然散發出的歷史光澤,使得這個位於頂樓的閒置空間充滿廢墟的腐敗氣息。


D 每天下午固定要去頂樓進行盤點和出貨。
若不是大批進貨的日子,頂樓幾乎只有他一個人管理,絕大部分時間也只有他一個人使用,D 最喜歡這種髒亂無序疏於整理的閒置空間,即使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管總是一閃一滅,如同電影裡猛鬼大樓的場景,他也不覺得有什麼好害怕。直到黑衣人的出現,他才體會到什麼是恐懼。


那天下午悶熱異常,天空烏雲密佈,隨時有下大雨的可能。
如往常一樣,D 待在長廊盡頭幽暗的小房間,仔細盤點各類別書目的庫存,好估算下個月跟國外書商訂書的數量,光是那些橫排書寫的蟹行文字,看得眼睛快脫窗了。


什麼雷射光譜與非線性光學、大氣污染控制工程學、幹細胞研究在毒物學上的應用巴拉巴拉……全都是專業領域的專有名詞,密密麻麻的書店猶如螞蟻成群結隊快速通過他的視網膜。


幸好D 念的是資工系,這些難不倒他,他推了推眼鏡,專注在眼前的工作上。
電風扇發出叭噠叭噠規律的聲響,微弱地攪動著幾乎快凝滯的空氣,汗水不斷從額頭滴下來,DM手上拿著列印的報表,把剛才填寫的數量重新再核對一遍。


就在這時候,電梯發出高速運轉的聲音,好像瞬間從一樓衝上十樓,D 覺得不對勁 ,把報表隨手一扔,隨即步出走廊想一探究竟。
隨著升降燈號的明滅,電梯正快速往上升,8 樓、9 樓、10 樓……。
叮!的一聲──電梯果真停在10樓!


會是誰呢?會計部門的阿姨?還是管理員張伯?D 暗忖著。


電梯門開啟的一瞬間,一名男子的背影從長廊的暗處飄出來,D 忍不住叫住對方「請問有什麼事嗎?」
對方沒有任何反應。緊接著,男子的背影進入電梯,隨即消失了蹤影,還來不及看清楚對方長相,空無一人的電梯,門再度關上,升降燈號逐層往下方移動。


當時,D 還未意識到看見了什麼?


他想說服自己那只是幻覺,吃完中餐的外送便當,難免會有睏倦。


可是他明明看見那男子的背影,戴著黑色圓頂帽,一襲黑色西裝,踩著一雙黑皮鞋。從外形上判定,那人肯定沒見過,如果不是張伯的話,又會是誰呢?悶熱無比又昏暗狹窄的長廊上,連光線看起來也顯得歪斜。


D 定了定神,朝男子消失的方向察看,走廊日光燈的開關,就在電梯門左邊牆上,打開燈,他發現地板拖曳著一道細細長長的水痕,從窗邊一直延伸到電梯口。


D 的呼吸有些急促,他快步走向長廊的另一端,打開面向大街的窗戶,想透一透氣,外面嘩啦嘩啦下著大雨,往下方俯瞰,大街上車水馬龍,機車騎士們穿著黃色雨衣,路上行人撐起雨傘,雨水不斷地從窗外打進來,外面的喧嘩與室內的寧靜,呈現強烈的對比。


幾乎可以聽見自己撲通撲通的心跳聲,但消失在電梯中的陌生男子究竟是誰?


坦白說,D 一點頭緒也沒有,他抬起頭仰望天空,只見厚重烏雲向遠方進行無聲的飄移。


其實,會讓人產生幻覺的不光是走廊上歪斜的光線,有時候,頂樓充斥各種聲響,低沉的、輕快的、來去匆匆的腳步聲;還有開門關門的聲音、傳統撥盤式電話的鈴聲、抽取檔案櫃的金屬碰撞聲、開會時人聲嘈雜的聲音、尖銳的叫罵聲,甚至像是電影裡刻意製造的恐怖音效也有。


每當D 昏昏欲睡的時候,這些聲響就像擾人的蚊蠅似的,主動地鑽進他的耳朵裡,形成聲音的漩渦,似遠似近,構成頂樓特有的背景音。直到他完全清醒為止,一切又恢復死寂,彷彿什麼事也不曾發生過。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