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終於會飛起來
慢慢的如下墜的風箏
終於見到我們迷信著的神
就向祂詢得所有的答案
求得所有的鑰匙
為了這些我跪下祈禱
而你在我身後
點起你無法擺脫的煙

泡沫終於穿透我們的身體
一個一個就會結構成肥皂的晶瑩
在綿軟裡我們緩緩旋轉上昇
從最深最深的海底
就像光的停頓我探出蒼白的指尖
最慢最慢你的唇開啟張合
還差一點點就變成話語

即使在雲的邊際
也不被允許發問
一旦想到問句
就馬上被灰塵隔絕
穿好白衣服的我們如果終於流淚
便是他們討厭的陣雨

其實那並不可怕我們只是渴望
寧靜。
手腕上纏繞的海藻像風沙被捲走
你就要死去了嗎
最輕最輕我終於把指尖挪回唇邊
一個如封印隱密的手勢

詩/鄧小樺 收錄在詩集《不曾移動瓶子》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