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ad Poem of a Dead Stair by `x-horizon

The Sad Poem of a Dead Stair by `x-horizon

 




 我在爬樓梯
 二樓是電影院
 電影剛散場
 鬆開的塔影以及光
 繼續往上爬
 三樓住著兩匹小馬 暈眩的蒼繩
 四樓的廚房堆滿蕃茄和飛機餅乾
 郵筒在五樓 散發牛奶的香氣
 一格一格蜂蜜形狀的字跡
 七樓有人在陽光下聚集野餐
 九樓的女孩暗自決定放棄彈鋼琴
 繼續往上爬 十一樓長出檸檬桉
 十四樓是大家喜歡的兒童節
 我在十五樓坐下來(帕帕奇)


–銀快感想


 這是當葉覓覓的筆名還叫做帕帕奇的時代
 她在自己的自印詩集上寫的一篇序
 文字很跳躍 如同她遊戲式的文字
 意識流的成分很濃郁
 我在隱匿私藏的書架上找到這本詩集
 裡頭有些未成形詩
 帶著美好的想像力和不規則的舞步
 啦啦啦我喝完了北台灣啤酒廠的荔枝啤酒
 順手在筆記本抄下這篇序。


 另外,底下這首詩令我印象深刻。


  〈阿玲〉

  外婆的收音機裡,有一個女人叫做阿玲。阿玲定時
報新聞,用一種戲劇化的口吻報不好的新聞。


  但外婆令年七十七,總是記得幫她的小小收音機換
電池,讓阿玲不停不停地說。



  (詩/帕帕奇/也收錄在葉覓覓《漆黑》詩集)


     
–銀快感想


 短短的兩行文字,營造出一個詭異的空間
 外婆沒有發聲,但外婆的動作有一種怪異的執拗
 她習慣聽阿玲報不好的新聞,她上了年紀但總記得換電池
 阿玲是個聲音表情誇張的電台播報員
 外婆是作者的外婆,是真實存在的,但阿玲是一個出現在
 換了電池就可以繼續播報不好新聞的電波世界裡的人
 阿玲是不是一個真實存在的人,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可是我們身邊不也常有這樣的人嗎?如果可以把收音機關掉的話。
 但也有可能,那個叫做阿玲的女人住在外婆的腦子裡
 只要她想說的時候,就可以不停不停地說,不好的消息。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