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老地方」

不時會在我的夢境中出現。


基於現實的因素,我們幾乎把夢境屏擋在白日的忙碌外,然而夢境始終如實地呈顯我們內在的欲望和恐懼,像是從不放棄自己的朋友,日積月累儲存了大量的個人情報,這個情報的編碼和解密,完全操控在我們的意識裡,卻極容易被忽略,如果真有超能力的話,我以為做夢以及分析夢境都該算是其中一項,我們可以從日常裡培養,鍛鍊的潛能,既然都做了夢,為何不把它當成自己的礦源和能量?拿我來說,是夢境教了我如何看透人際關係的虛實,可以探測到肉眼不能見,心眼能抵達之處,說來玄妙,總有一絲線索,細細牽連著夢與現實之間的距離。


奇怪的夢境、驚奇、冒險式的夢境則被我拿來當作寫故事的素材。我只需要給夢一把梯子,讓它從飄渺的雲端滑到現實裡,就有源源不絕的靈感,可以自夢境中下載。如果夢境可以拓成一張立體的地圖,我好想標識出一路成長所經過的路線,因為總有些「老地方」,像是會呼吸一樣,始終在這張地圖上某個街角或盡頭等待我的親臨,為我開啟全新的故事情節,走一條通往歐茲國的黃金鋪道。


在我的夢中有些「老地方」讓我印象深刻,現實生活中也許並沒有那條街或那棟房子,但是夢境裡,卻經常會回到「老地方」,甚至有一種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似曾相識感,或許你也曾體驗過,例如我接下來要說的這兩間房子。


它是位於廢棄工廠附近的舊公寓二樓,我經常是晚上回去睡覺,身份是個學生,半工半讀,從南部上來台北,公寓是和人分租的,進門左邊堆了一堆也不知是什麼的雜物都蒙上一層厚厚的灰塵,然後有一條長長的走廊,每個房間是用很差勁完全沒有隔音效果的三夾板區隔房間的木門都附有霧銀色的喇叭鎖,門口放置拖鞋和外出的鞋,三夾板很薄,外觀看上去土黃色的,每隔十公分吧有一條一條的深褐色溝紋。然後,我總是就著微弱昏黃的15燭光燈泡,摸黑回到長廊盡頭的那間房,掏出鑰匙開門,一張木床上墊著被褥,一張簡陋可以的木桌一個雜亂的衣櫥加上牆角的報紙堆,就是我居住的全部空間,二坪多一點點,窒悶逼仄的居所,居然在夢境裡住了好多年。


最近一次夢到這個房間,時間也真的過了好多年,我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地,想回去看看這個地方,我記得房子一直沒退租,房東也沒有向我催討,他人在國外,這棟房子是交由他的一個堂哥管理,這個堂哥又在幾年前去世,房租照理說該拿給他堂哥的家人,但他們久久才來收一次房租,大概是找不到我,又連絡不上,所以一直沒有要求我繳納積欠的房租,兩年了,我始終沒回去,從前學生時代放在那裡的東西,都原封不動地擺在那兒,開門進去聞得到有點兒霉味。


不知道為什麼?在我的夢中,有顏色有嗅覺有物體的質地觸感,完全如真實的世界,我進去之後扭開桌上的檯燈,想著從前在這裡的種種,隔壁好像也沒有繼續租給別人了,還是新的房客還沒有回來,我不知道。在這個古老的公寓裡,我感覺有個什麼東西失去了再也找不回來但那是什麼?一種刻苦度日的懷舊心緒,還是對於年少時光的追悔,如今什麼都消失了,當時的月曆和舊舊的偶像明星海報,還有用來提醒自己的記事板,我坐在床沿把頭埋在雙手裡,禁不住要哭了出來。


另一間房子,其實是位於新店明德路老家的地下室,很奇怪吧?這個地下室另外有一道門是從圍牆外走進去的,像是長年存放醇酒的那種地窖,往下走可以經由光滑的櫸木階梯推開下面厚實的鐵門進去,是一個經過設計的空間相當豪華,你可以想像到客廳黑色的真皮沙發前面還有取暖的小火爐,牆上掛著大尺寸的油畫,一些可以在中山北路五段的傢俱店看得到的,鑲上金色邊框的裝飾品,例如立式檯燈的基座、和人一般高的花瓶,裡頭不會插上任何的花,進口的波斯針織地毯,炫麗的水晶吊燈,還有飯廳後面的吧台,有各式的瓷器餐具,叮叮噹噹的杯子以及調味料瓶瓶罐罐,酒櫃裡各式的紅酒和威士忌還有五顏六色的調酒,所有美食的夢想,都可以在這裡實現,這是個洋風十足的房子,大約有六十坪左右。


據說這房子是家人留給我住的,不可思議的是,所有房子裡的電器設備都是隱藏式的,在搖控器上只需稍稍按一個鈕,就可以看到電漿式超薄全平面電視出現在客廳的牆上,音響的揚聲器也做成像是裝置藝術一樣,冰箱就在吧台的下方,在小小的液晶螢幕上稍微用光筆點一下,就會自動挑選食材,送到取食材的方格之中,冰箱裡的飲料、水果或是肉類,蔬菜不夠了,微電腦會自動向中央廚房以及便利商店下單,約莫半天的時間就可以透過宅便送過來。隱藏式的探測儀器,會記錄我的脈博和呼吸,或心境的顏色,這是結合了臨床心理學的重大突破,這些資料可以和我的家庭醫師連線,隨時掌握我的健康狀況包括了血糖濃度、肝功能指數(GPT、GOT)以及尿酸,一有任何狀況都會通知他,幫我調配適當的藥劑處方以及健康食譜,為即將步入中年的我做好準備。


經由這些生理上的訊息,房間內部會自動撥放合適的音樂讓我欣賞,並調整室內的光線,配合我的作息時間,人是對環境、光、顏色以及氣味敏感的動物,這是一間科技整合的智慧型住宅我可以不出門,依然把工作處理得有條不紊,全有賴網路設備的先進有一台秘書型的電腦,可以幫我自動處理進出的文件,排定行程表,語音輸入和互動交流已經很普遍了,我好像身處在一個可以觸摸得到的近未來,很難相信這些在夢境裡竟然可以快速的實現。

最重要的是我那些現實生活中,一再地擴充卻無處收納的書籍,終於可堆到這個位於地下室的房子裡,我未來的書房,好像大雄藉由他書桌抽屜裡的時光機,可以抵達未來世界的某一個空間,將暫時使用不到的日常用品和書籍儲放在那裡,隨時想到就可以提取,絲毫不佔任何空間,我相信未來必定有專門租售這種時光虛擬空間的專門公司替大家處理煩惱的收納問題。


總之,我依賴著夢中書房,可以把藏書都堆進去,還有電腦管理的密集書庫,幫我做書目的排序整理,房間裡還提供濕度控制的功能,防潮也防蟲蛀,幸好後來都有專門下載電子書的微型文件處理器,要在紙型介面用電子墨水來閱讀,或是花費少少的信用額度製作出精美的紙本書,都不再是問題了,我的夢中書房兼工作室,可以滿足我所有的夢想,包括多媒體影音娛樂室也是夢中書房的重點功能,這個夢裡充滿了雅癖的貴族氣息,美酒和書香,希望有空也可以請我的朋友過來坐坐,像我這樣的讀書人,只有夢裡才找得到吧!

真希望有一天親眼見到這些老地方。

 

文字:銀色快手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