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同事 D 君被降調到我們這個單位以來,辦公室裡的空氣就產生了微妙的變化一開始的時候,誰也沒有察覺到,直到事態愈來愈嚴重,我們才發現D君背後隱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D君到職的第二天,飲水機故障了。不管你怎麼按,熱水就是出不來,平日仰賴咖啡提神的同事們,個個無精打采、愁眉苦臉,不過只是想喝杯咖啡,人生卻因此艱難了起來。雖然搭個電梯到樓下的 7-ELEVEN 買杯熱咖啡並沒有那麼難,但是你知道的,人類是惰性養成的生物,尤其在冬天,盡可能不要接觸冷空氣,這是最基本的養生之道。

第三天,日光燈管壞了,一閃一滅的,換了這根,壞那根,換了根,又壞這根。原先以為只是點燈器接觸不良,請庶務課的小沈去水電行買了一排全新的點燈器,還是不行,可偏偏壞掉的燈管,有時候又像幽靈一樣,忽然亮了起來,搞得同事們人心惶惶,簡直跟撞鬼沒什麼兩樣。

第四天,男廁的馬桶不通,別以為這是小事,哪間廁所的馬桶會永遠暢通?問題是,男廁的馬桶有六間,坐式馬桶三間,蹲式馬桶三間,每一間的馬桶都不通,我的數學不好,無法計算六間馬桶同時間故障的機率到底有多少?但我深刻的體認到一件事,那就是當你急著想上廁所的時候,卻因為馬桶不通,必須在隔壁的女廁以及樓下那間黑心科技公司的男廁之間做個抉擇的時候,馬的,你才明白什麼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第五天,公司的郵件伺服器也開始怪怪的,重要信件被擋信不說,頻頻收到一些來自大陸的垃圾郵件,什麼「迅速擴充你的人脈」、「創業需要資金,沒問題!我們幫助你」、「陰莖增大術獨門秘方」、「不會臭的博士襪」,害我只好用外部信箱收信,並且緊急連絡客戶把信件導向新的信箱。

也許是我太過於敏感,這些怪現象或許跟D君一點關係也沒有,巧合的是時間點,就在 D君到職的第六天,副理的老婆流產了,據說是在坐計程車前往婦產科準備進行超音波檢查的時候,忽然羊水破裂,下腹部一陣劇痛,嚇得計程車司機連忙把車調頭,往大醫院的急診室送,可惜晚了一步,就在醫生和護士們做好接生的準備工作時,發現孩子的頸部被臍帶纏繞了兩圈,死因是窒息死亡,副理還因此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在醫院陪他老婆,傷心難過不用說了,誰能忍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貝比被神帶走提前成為天使呢?

不祥的空氣,從那個星期開始,籠罩在我們那層樓的辦公室。

我曾仔細觀察過。D君每天依然從容打卡,準時上下班。沉默寡言的他,臉上絕少出現笑容,即使每天都會見面打招呼,想要從他漠然的嘴角擠出一絲類似職場應有的微笑,無異是緣木求魚。

(故事待續)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