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樓層】屋頂上的狂人 2

「所以說,你覺得這一切都和D君有關?」

這天,當我接到人資部主管來電,就知道把我叫進去談話準沒好事。內心極度不安,身體不停顫抖著,像神經系統不正常放電那樣,感覺指尖末端微微的發麻,就在開門踏進人資部的那一刻,一滴冷汗從我臉上滴下來。

不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種種不利於D君的閒言閒語在辦公室傳開,自然我也難辭其咎,因為散播謠言的不是別人,正是處心積慮想方設法把D君趕走的我。

之所以會這麼做的理由,我可以洋洋灑灑列出一百多種,其中最關鍵的理由其實很簡單,我認為D君根本就是不折不扣的災星,是他把整個辦公室弄得烏煙瘴氣,自己卻一副置身事外的態度,愈看愈教人覺得不舒服,如果不想辦法逼走他,很可能我們這個單位會因為績效不彰被裁撤掉也說不定。

「所以說,你覺得這一切都和D君有關?」

主管交握著雙手,身體向前傾,認真的看著我,等候我的答覆。
我注意到他的粉紅色領帶是新買的,腕上的手錶也換成了勞力士。

我當然不能示弱,即使面對主管難免會有恐懼,但表面上必須裝作鎮定,我試著把一些平日觀察到的蛛絲馬跡,盡可能詳盡的陳述給對方知道,並刻意迴避掉自己其實就是散播謠言的人這件事,然後施展我的哀兵政策,告訴主管這些細節都不是我個人的憑空臆測,也是從其他同事那邊輾轉聽到的消息,我實在不願意看到同事之間相互猜忌搞小圈圈,但是為了顧全大局才會隱忍不說。

「這一切當然和他有關,我甚至懷疑他在暗地裡養小鬼!」
我斷然作出這樣的結論,面對優柔寡斷的主管,果然是需要下猛藥的。

「不會吧!?看起來D君不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你能拿出證據嗎?」

短短不到半小時的談話時間,他重複交疊著雙手,坐姿也換了好幾次,呈現出心神不寧的狀態,我想任何人聽到「養小鬼」三個字,都會不由自主豎起寒毛,因為他們聽到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跟某種邪祟有關,某些黑暗的力量你是惹不起的,看來我下的這劑猛藥,開始發揮效用了。

說穿了「語言就是咒」,中咒的人不覺得,因為他相信你說的話,下咒的人很可能是有意識的,也有可能是無意識的,要中咒很簡單,只要讓對方相信真有這麼回事,對方就會中招,心甘情願為你做牛做馬,你只消在後面推他一把,使一點力氣,咒力便滲入他的肌骨,催化他的思想,想操控對方易如反掌。

「要拿出證據沒問題,等今晚下班後,就會有答案。」
我的臉上顯露出篤定的表情,看來是穩操勝算了,我在心裡OS。

「好!只要你能拿得出證據,我就挺你!」
主管從上衣口袋掏出手帕擦汗,這次強作鎮定的人換成他了。

至於今晚會有什麼答案呢?
先等D君離開辦公室再說吧。

我離開人資部的時候,輕輕的把門帶上,嘴角揚起一抹微笑,看來最初的這一仗我是占上風的,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會有什麼好戲上場,得要好好來安排安排,那個令人討厭的D君,我一定會讓他嚐盡苦頭,知道在我們這個單位不是那麼好混的。

雨後的傍晚,天色異常詭異,辦公室裡的空調也停止運轉,愈接近下班時間,公司裡的氣氛愈焦躁,有人在收拾東西,有人趕忙印明天要開會的文件,有人開始倒垃圾,有人哇啦哇啦講著晚上要揪團去燒烤店大吃大喝的電話,而我正準備發一封簡訊給人資部的主管,揭露D君不為人知的秘密。

(故事待續)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