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熟悉捷克語和德語聽覺
昨天看了布拉格練習曲
和碧納鮑許之青春交際場
我的耳朵因此有了意外的驚喜

就精神年齡它們是相對的
在渴求的事物上
它們又如此相仿沒有距離
不知老之將至的空虛與焦慮
與期待著成長與幻滅的
空虛與焦慮,愛、信任與背叛
彷彿就是同一件事
只是用了兩種不同的語言
兩種不同的角度來詮釋、述說

我愛布拉格低調簡樸的風景
和柏林乾淨銳利的線條
我愛超市裡如街坊鄰居的閒聊
不愛代替人工冰冷的空瓶回收機
我愛那些熱切而躁動的靈魂們
不愛樣板化毫無生氣的學校罐頭工廠
我學會了捷克語如何簡單打招呼
我也學會了德語如何從一數到十

書寫《過於喧囂的孤獨》的赫拉巴爾
在那裡,位於地底下的廢紙回收站
看見文明是如何與天堂和地獄糾葛在一起
書寫《一把雨傘給這天用》的威廉.格納齊諾
在那裡,記憶與體驗的實驗室
我們的美妙經驗均來自於人生的閱讀


文字:銀色快手 圖片:青春交際場劇照
https://www.facebook.com/silverquck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