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銀色快手


  直覺告訴我,案情並不單純。


  疑點一:上禮拜才發生過跳樓事件,前後還不到一星期,好巧不巧就在這時候帶賽的阿威竟然遇到老王!總覺得這兩件事似乎有所關連?我站在大樓後方的陽台點了一根菸,相信尼古丁有助於思路清晰。


  疑點二:雖然老王陰魂不散,經常徘徊在這棟大樓裡,可是也沒聽說過樓上的住戶有遇上什麼怪事,偏偏遇上怪事的都是我們這些坐辦公室裡的人,而且管理室那邊也說監視器並沒有拍到什麼鬼影。這就奇怪了,電子攝影器材不是比人類的肉眼還要敏銳嗎?照理來講「那些東西」在鏡頭前無所遁形才對,難道說只有特定的人看得見老王?


  我深深地吸進一口菸,任茫茫白霧佔據著灰色的腦細胞,把自己埋在理不清的謎團之中,忽然間,我想起一個人,那就是阿威。


  阿威是最後一個見到老王的人,況且他一直沒來上班,有點擔心他的狀況,打了手機他也沒接,MSN也沒上線,想要搞人間蒸發也不能這樣嘛,我打算下班後跟同事相約去他家拜訪,順便買個豬腳麵線給他壓壓驚、去除霉運。


  跟我一起去的同事,是行銷部的阿康,他為人爽朗,有著水電工的好身材,一八五公分高,小麥色皮膚,常上健身房練肌肉,最喜歡的戶外運動是攀岩。


  你很難相信他開著SMART的模樣,還戴著一副時尚墨鏡,有著說不出的違和感。算了,反正又不是我開車,管那麼多幹嘛。我們搭乘電梯前往地下室的停車場,周圍一片綠茫茫,好像進入了沼澤地帶,隨時都有怪物會竄出來,我的妄想開始擴張、自我膨脹。這時,有個東西突然黏住了我的手,原來是SMART的門把,我鬆了一口氣,打開車門坐進副駕駛座,並且繫上安全帶。


  阿康很熟練的發動引擎,轉動方向盤,把車子開出來。

 「你記不記得這個地方?」阿康指著窗外的一整排貨櫃屋。

 「這個地方?」我完全沒來過這裡,誰知道是什麼鬼地方。


  SMART轉入貨櫃屋旁邊的一條小路,路的盡頭是老舊的國宅,依照同事給的地址,阿威肯定住在這裡準沒錯。不過,總覺得這裡好荒涼,尤其是入夜以後,路燈昏暗,街道標示也不是很清楚,要找到正確的地址不容易。


  「我想差不多就是這附近了,要不要下去走一走?」阿康不等我回答,自顧自的在路旁熄了火,打開車門大步前進。我也只好快步的跟上去,前面有一間小土地公廟,阿康在小廟旁邊的轉彎處停下腳步。


  「記得好像是這條巷子。」阿康若有所思,他手指的方向正好是國宅後棟的位置,有幾戶人家的窗口燈是亮著的,我們已抵達目的地。


  現在是晚上八點左右,不曉得阿威吃過晚餐了沒?我心裡正想著,阿康突然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嚇我一跳。


  「你還楞在那兒做什麼?快去按門鈴啊!」


  阿康用下巴指了指門口的對講機,待我確認門牌號碼後,帶著忐忑的心情按下對講機上的通話鈕,沒反應。又按了幾次,還是沒人應答。


  這裡的國宅,屋齡恐怕超過三十年,大門因老舊而生鏽,阿康見對講機沒人應答,索性用身體撞擊門把,如他所料大門很輕易推開了,我們彼此交換了眼神,就一個箭步衝上了二樓,依照門牌的順序,阿威的房間應該在二樓的走廊盡頭。


  走廊上的黃燈泡又小又暗,使得周圍的氣氛更顯詭異。


  「你快來看,是不是這間?」阿康的膽子真的很大,即使摸黑探路也不怕,走廊的盡頭是燈光照不到的地方,鞋櫃前散置著幾雙發臭的運動鞋和藍白拖,我利用手機發出的冷光才找到門牌,果然是這個地址沒錯。


  「對啦,就是這間。」我按了木門旁的紅色按鈕,是直接從天花板牽線下來造型很古樸簡單的那種門鈴,還是無人應門。試著推開木門,應是從裡面上了鎖。


 
  「先讓開吧,我來試看看」阿康俐落的從身後取出一串鑰匙,插入木門的鎖孔掏了半天,只聽見卡鏘一聲,門鎖竟然應聲開了,好厲害,我都不知道他會這一招,真是深藏不露啊。


  阿康發出爽朗的笑聲,說是在部隊裡一個同梯的學長教他的,簡易的開鎖工具就串在鑰匙圈上頭。阿康進到屋內,先找到電源開關把燈點亮,我尾隨在後拎著公司附近事先買好的豬腳麵線,鞋也沒脫就直接踏入起居間。



  一股惡臭撲鼻而來。


  房間亂得可怕,幾袋大型黑色塑膠袋堆在廁所門口幾乎擋住走道,泡麵碗、免洗筷還有零食的包裝袋、啤酒鋁罐、伯朗咖啡什麼的散置在地板上,並且積著厚厚的灰塵,茶几到處都是菸蒂和看完一半隨意亂丟的租書店漫畫,更詭異的是電視還開著,可是人咧,怎麼不見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