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銀色快手


  那股可怕的惡臭,混雜著垃圾的酸餿味、酒臭味和霉味的噁心巴拉味道,讓人很不舒服,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忍不住用手臂掩住口鼻,快要不能呼吸了。

 

  好想立刻離開這個鬼地方,但是尋找阿威的任務把剛湧上來的念頭硬是壓下去。不由分說,我和阿康兩人開始在屋內搜尋,看看有沒有留下什麼可疑的線索,就在這時,起居室天花板上方的燈泡發出「唧唧……唧唧」的聲音,接著啵的一聲熄滅了,屋內頓時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快把手機打開,我好像聽見聲音了。」

 

  阿康從黑暗中站起來,伸手拉了我一把,然後一個人繼續往前走。我連忙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充當照明,雖然光線很微弱,但地板上的垃圾還是照得一清二楚,當手機照向阿康前進的方向時,隱約有個物體出現在靠窗的的流理台下方,但窗子緊閉,屋內的空氣悶不透風。

 

  「是阿威!」我一邊強忍住難聞的臭味,一邊小心翼翼跨過那些垃圾靠近窗邊。阿康動作比我還快,立刻衝上前去,扶起蜷縮在角落的「物體」。身體呈現怪異的坐姿,阿威背對著流理台把頭埋在雙腿的膝蓋之間,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好幾天沒洗澡的他,頭髮零亂不說還沾滿了油漬,簡直如同街邊的流浪漢,當我來到他的面前,又是一陣惡臭襲來。

 

  推開窗,空氣終於開始流動了,濃郁的怪味道像針尖刺入我的鼻腔,雖然有點尿急,但我提不起勇氣進入猶如地獄般的廁所,那裡簡直是毒龍潭。

 

  「快,快來幫忙,他還有呼吸……」

 

  這時也顧不得豬腳麵線了,惡臭什麼的也拋到腦後,救人第一!我和阿康兩人奮力將阿威的身體從腋下撐起,像是兩人三腳遊戲似的,越過屋內堆疊的障礙物,手機的冷光劇烈的搖晃著,忽而映現出骯髒昏暗的天花板,以及牆壁上分不清是番茄醬還是血跡的一大塊污漬,好不容易抵達木板門口,我示意阿康暫時先停下來,我趕緊打電話 119呼叫救護車前來,人命關天,一刻都不能拖延。

 

  阿威有明顯的脫水現象,看來許久未進食,臉龐異常削瘦,剛才攙扶他的時候,覺得他的手好像在抖,我們在陰暗的走廊上兩人一前一後,像抬傷兵那樣硬是把阿威拖到了一樓,只聽見阿威的喉嚨持續發出含混不清的單音,再仔細聽,那聲音好像是重複叫著一個名字,好不容易終於聽明白,那名字竟然是──

 

  「……老……王」阿威勉強從喉嚨深處擠出沙啞的單音。

 

  我努力試圖搖醒他,但他的眼皮睜不開,輕輕拍打他的臉頰、喚他的名字也無法叫醒他,阿威像是陷入昏迷狀態,我猜他血糖可能很低,任何人在經歷了幾個小時沒吃東西的情況下,虛弱成這樣是很正常的,但是現在也不可能餵他吃那碗豬腳麵線,我已經放棄了,加上剛才歷經的惡臭攻擊,現在說什麼我也吃不下任何東西啊,感覺胃酸在逆流,如果有鏡子的話,我現在的臉肯定很難看。

 

  阿康動作很快,已經把他的SMART開過來了,救護車及時趕到,車上的救護人員連忙送擔架過來,大致問明詳細之後,給阿威注射了點滴,火速關上車門離去。我和阿康也尾隨其後趕往附近醫院的急診室。

 

  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好在我們發現得早,否則那個陰暗的房間恐怕又多了一具屍體。蒼白的路燈投射在阿威的臉龐時,極度驚恐而扭曲糾結的五官,實在無法想像他到底遇上什麼凶神惡煞,以至於把自己搞得不成人形。我坐在副駕駛座上望著堤外便道對岸的燈光,想說一切還是等阿威醒過來之後再仔細問他吧。

 

  阿康把車窗打開,夜裡的涼氣灌入車內,迎面吹來的風,感覺挺舒服的。SMAR駛離河堤邊的閘道後,左轉來到市區的大馬路上,前方不遠處加油站旁有一間超商,經過了剛才的事件,肚子感到有點餓,我提議先停車買些東西吃,再前往醫院的急診室察看阿威的狀況,阿康也真的餓了,時間剛好是晚間十點。

 

  我們兩人併肩坐在面對落地窗的圓椅上,一邊吃著關東煮和御飯糰,一邊喝著機器煮出來的熱騰騰咖啡。阿康似乎想起什麼,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話筒那頭傳來細細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女生說話的口氣,雖然聽不清楚談話的內容,不過阿康在關掉手機前說的最後一句話倒是聽得很清楚,他說:「……總之,明天有空的話,請妳務必過來醫院一趟。」阿康話剛說完,有個中年大叔正好走進超商來買菸,另一名送貨的物流人員也站在櫃台前等待店員簽收單據,我猜阿康打電話的對象可能是一位很特別的朋友,但應該不是女友,因為說話的口氣沒有像戀人那樣甜蜜放閃。

 

  吃完了東西,把桌面收拾乾淨後,隨即坐上阿康的車,直奔醫院的方向。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