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夢 My Facebook My Plurk

 

作了這樣的夢。


我們一行人來到一個碼頭,那裡停了一艘貨輪,工人正在卸貨,附近有港務局的工作人員以及巡邏警察,而港口附近正在進行管制,非工作人員不得進出,我們之中的一人走向前和工作人員交頭接耳一番,請求他們放行,過程很順利,我們不但越過了管制線,還連絡到一艘快艇的船長,請他把我們送至海港對岸的小島上,那裡是一所研究機構,而我們的目的是要滲透進入這個機構要竊取一項生化武器。


雖然不知道是誰挑選我們執行這項任務,儘管彼此不那麼熟悉,但是進行情報工作是我們的專業,大家都是吃這行飯的,只要摸清了敵方的底細,很快就能混進去在短時間內完成任務。但我們太輕敵了,原來這個研究機構純粹只是個幌子,其背後真正的幕後主使者是外星人,他們利用一種可以控制人類神經的生化病毒,將召募來的研究人員全部改造成新物種,外表上看起來與常人無異,一旦刺激他們的神經,就會立刻褪下人皮變成介於蜈蚣和飛行甲蟲之間的異形生物。


我們之中有許多人不慎被攻擊了,異形生物會從他們的身體射出類似毒刺的尖銳物,要是被射中,瞳孔會放大,眼白瞬間變成血紅色,表面皮膚會變得粗糙,而身體會扭曲發出近乎尖叫的哀鳴,我們在偌大的實驗室一邊奔跑一邊拿出預藏的武器試圖反擊,躺在地上的伙伴們,一個個身上覆蓋了一層半透明的薄膜,好像蟲蛹一樣躺在原地不動,但似乎還是有心跳和脈搏,當我們接獲命令必須棄守這裡的同時,受攻擊的伙伴們已經迅速的從那怪異的膜狀物中破繭而出,異化成猶如節肢動物般的蟲形人,他們的臉變得很醜陋,身上長滿了剛毛,並且快速地朝著我們的方向逼近,就在這時候,警鈴大作,天花板撒下噴霧劑,一接觸到瞳孔就覺得好痛,像被灼傷的感覺,很快地還沒有等到蟲形人把我們咬死,就已經失去了意識。


醒來後,發覺自己躺在手術枱上,強烈的燈光照射下,我根本看不清楚誰是誰,我面臨自己可能要被當作醫學實驗的白老鼠一樣等待被活體解剖,也許外星人要測試新的病毒疫苗還是什麼生化藥劑,總之,我們身體動彈不得,而且異常痠痛,像海浪一波波打上岸來的暈眩感,在外科手術人員給我打了一劑麻醉之後,終於緩和下來。


待我回過神來,只看見我的一隻手被完好地拆卸下來,裝置在一具蟲形人的肩膀上,他們果然是在做生化實驗,我們都中計了,其實根本是自投羅網來這裡當外星人的白老鼠的吧!這時候一隻超大的巨型蜈蚣冷不防從天花板上出現,牠那數量龐大的節足,快速的移動,壓垮了手術枱附近的工具箱和探測儀器,實驗室裡所有的人都跳起來,橫七豎八的倒在一旁,被眼前的景象嚇壞了,尖叫嘶吼,你能聽到所有人類可以發出的慘叫聲,此刻正以全音量分貝進行大合唱。


然而,這些聲響對巨型蜈蚣來說絲毫不為所動,人類的氣味使牠越來越興奮,並誘發牠本能的殺戮性格,展開無差別的大屠殺,我完全不能動,依舊躺在手術枱上,但是當所有人掙扎著想逃出這個煉獄時,只看見鮮血四濺,蜈蚣快速的把毒牙插進牠攻擊範圍可見的人類以及蟲形人,牠嗜血而瘋狂,不消半刻鐘,所有人都倒下去了,被毒牙深深插入的人無一倖免,那是強烈的生物毒劑,一旦被咬下去,瞬間全身麻痺,像被冷凍一樣僵在那裡,呼吸逐漸微弱,接下來就等待被蜈蚣吃下去,牠以驚人的速度解決這裡所有的人,很快的只剩下我一人,當牠巨大的牙口朝向我噴來,還來不及大叫,我的頭已經被咬下來了,痛楚僅僅不到半秒,我從床上跳起來,發現枕頭上全是剛才做惡夢流出的汗液,真是有夠誇張的,這個夢特別逼真,我想大概跟上禮拜重看電影【普羅米修斯】有關吧。(文/銀色快手)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我寒假要去你們的店,我有可能要買大象大兜蟲1000元
  • 我們目前只有兜蟲的攝影集,沒有賣活體的昆蟲喔 : )

    youkai 於 2013/12/31 11:59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