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化貓  モノノ怪的插圖

  心のうちに問題なれば、他人がどうこう出来る訳もない。

 

  作者:森銑三 

  

  一、冬夜的貓

  這是在冬夜裡發生的事。

  在林武次右衛門家,主人正與三位客人,在被爐(和式暖桌)一邊取暖一邊閒聊著,過沒多久,大家逐漸有了睡意,主人和客人都把腳伸進被爐裡倒臥在榻榻米上,舒舒服服地睡著了。

  不曉得過了多久,客人當中一位名叫半八的忽然醒了過來,其餘的都在打鼾睡得相當沉呢。夜已深,右衛門的家人也已經睡著了,四周一片寂靜,從窗外照進來的月光感覺特別美。

  不知道是什麼時辰了?半八心裡這麼想的時候,附近響起了一個奇怪的聲音「啊哈!大家都睡著了。」好像是從屋後傳來的,還拖著「喵」的尾音。

  哎呀!半八驚訝地睜開眼,可是房裡看不到說話的人。真奇怪哩,他一邊咕噥著,一邊回頭望屋後看,只見通往廚房的紙拉門,主人飼養的貓從縫隙中探出頭來,銳利的貓眼直勾勾地往著這邊窺看。半八與貓的視線交會的瞬間,貓似乎不好意思的把臉縮回去,隨即慌慌張張地逃竄,一轉眼就不知去向了。

  那麼剛才的說話聲,難道真的是貓所說的嗎?半八滿心狐疑的起身推開拉門察看,外頭連個人影也沒有,當然也看不見貓的蹤影。房間裡大家都像死人一樣睡翻了,只有房間的一處角落裡,行燈(和式方型紙罩座燈)矇矓地亮著。

  看樣子準沒錯,是貓說的。

  這樣想的時候,半八突然感覺寒氣刺骨。急忙又鑽進被爐裡像剛才那樣躺臥著,可是心裡一直掛記著拉門的縫隙,不曉得什麼時候貓又會從那兒探出頭來,半八愈想愈覺得怪異,於是失眠了一整晚,直到早晨天亮了,才帶著充滿血絲的眼睛,去屋後用冷水洗把臉。

  所有的人都醒來了,半八依然避諱著不敢講昨夜發生的事,貓不知去了哪兒,從此不見蹤影,右衛門的家人也開始擔心起來。

  過了兩、三天後,在武次右衛門家的屋頂出現平時聽慣的貓叫聲,出去察看,牠是自家所養的貓,不知為何牠的一雙腳被砍斷了,主人大吃一驚,立刻召來獸醫予以包紮治療,可是傷口持續發炎,沒多久就死掉了,家人們為此好傷心。

  聽到貓說話,唯獨半八一人而已。半八懷疑貓的離奇死亡可能和自己有某種關連性。但是他深怕這件事若是說出去,可能會招致不好的噩運,所以一直絕口未提半個字。

 

  二、春天的貓

  風和日麗的春天,淺井金彌的老奶奶,披著嶄新的布巾,在面向庭院的走廊進行挑揀白魚的工作,在她後方牆上的窗台,家裡的貓正蹲在那兒,朝下看著老奶奶手的動作,那是一隻笨拙,身軀肥碩,上了年紀的公貓。

  老奶奶埋頭專注地挑揀著白魚。

  貓用帶著睡意的眼神看著,稍後發出遲緩低沉的聲音說道。

  「阿婆啊!讓我吃了那尾魚吧!」

  老奶奶聽到貓說的話也不回頭,依然沒停下手邊的活兒,宛如怒斥自家孩子似的責備對方。

  「你急什麼,主人還沒得吃呢!」

  老貓微微苦笑,似乎無計可施只好打消吃魚的念頭,甩了甩尾巴,又打個大呵欠,沒多久就在窗台上睡著了。

  不到咫尺之間的距離,某人看見了剛才的情形,被貓和老奶奶的對話嚇壞了。於是,重新端詳了貓,又轉頭看看老奶奶,可是雙方都沒有什麼異樣。溫暖的陽光照射在老奶奶的布巾,膝蓋上的白魚,看著窗台上慵懶的貓背脊,真是個宜人恬靜的春日好天氣呢。

  當那人期待著也許貓還會說些什麼吧,這樣想著,可是貓似乎睡得很熟,從此以後再也沒說過一句話。

 

  三、貓的舞會

  在桑名地方(今日本三重縣桑名市)松平家吉瀨作右衛門的家裡,兒子正在做烏魚的生魚片。

  家裡養的貓一聲不響,看到盤子上整齊排列的生魚片,想都沒想就伸手偷了幾片,忘我地享受著鮮魚的美味。

  兒子立刻發現:「不行!」隨即抄起菜刀的握把輕輕敲了一下貓的腦袋,於是貓發出了小小聲卻十分清楚的叫聲說:「好疼呀!」

  貓居然會說話哎?兒子驚訝地看著貓,貓似乎頗難為情的,緩慢地走遠,不知去了哪兒。

  兒子覺得貓會說話真是太不可思議,後來就把這事兒告訴雙親,他們完全不予以採信:「怎麼可能?你在做白日夢吧,畜生難道可以說人話嗎?天底下哪有這種事!」

  雖然被斥責了,心裡面很不好受,但兒子仍然保持警覺,注意觀察貓兒的動作。有一天下午,他看見母親擦眼睛用的紅色染布掛在庭院的曬衣架上,貓兒屢次想要跳上去。父親作右衛門也發現了,他覺得有趣,於是興高采烈地說著:「老婆啊,妳瞧!聽說貓看得見顏色鮮豔的東西,那隻貓正鬧著玩呢!」

  可是兒子覺得貓似乎玩得過火,這舉動看起來不太尋常,結果就在下一瞬間,貓竟把布片扯下來叼走一溜煙跑掉了。或許是因為心愛的貓所做的,父母親也不忍心呵責。

  不久後,貓又若無其事回到了庭院,但紅色染布不知被牠叼去哪兒?

  又過了兩、三天,兒子發覺貓兒緦在深夜離開家,直到將近天快亮的時候才回來。

  某夜,兒子暗地偷偷跟蹤牠。貓兒渾然未覺,大搖大擺的在街巷走著,在某個巷子的盡頭,忽然拐了個彎,轉進一個極窄的小路,原來是通往天滿宮拜殿的捷徑。

  再靠近一點窺伺,只見裡面有貓二、三十隻,圍成一個圓圈,盡情地跳著舞。動作和姿態好像人一樣,其中有一隻披著紅色染布巾的貓領隊,擺出很帥氣模樣,動作特別醒目。再仔細一瞧,那不是家裡的貓嗎?沒想到天滿宮的拜殿前,竟然會遇到貓的集會,還看見成群的貓在跳舞。

  第二天,兒子瞞著父母,忽然抓住家裡的貓,將牠全身綑綁扔進大海殺掉了牠。

  那天夜裡,他又偷偷走到天滿宮前,觀察貓咪們的動靜,果不其然,舞會仍在進行。然而已看不見披著紅色染布巾的貓咪,舞會少了牠,好像變得有點寂寞。儘管如此,貓咪們仍然打起精神,盡可能的手舞足蹈,不時還插入愉快的貓叫聲,好像在為夜晚的舞會助興。豎起耳朵來聽牠們的叫聲,好像循環唱著同一首歌:

  作左不在,

  真掃興!

  作左不在,

  真掃興!

 

  ※<貓會說話的故事>收錄在三好想山《想山著聞奇集》巻之二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