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銀色快手

距今三十五年前19781118日這一天,一場震驚全球的邪教集體自殺事件在圭亞那叢林裡發生了。這是美國歷史上死亡人數僅次於911事件的人間慘劇,史稱「人民聖殿事件」(Peoples Temple)。

這一天,圭亞那的天空彷彿籠罩著一團不祥的烏雲。位於圭亞那偏遠地區的瓊斯鎮,一個信徒們心中宛如天堂的樂園,有913名信徒喝下摻了氰化物和鎮定劑的有毒飲料集體自殺死亡,反抗者則是被強迫注射有毒針劑,其中未滿18歲的年輕信徒有267人,教主吉姆‧瓊斯本人則是在案發後於現場舉槍自盡。

案發後這起事件登上了美國時代雜誌,斗大的紅色標題寫著「Cult of Death」照片中有一個大型汽油桶,原本盛滿了有毒飲料,如今空空如也,只剩下紫色的汁液殘漬,而周邊的土地上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那裡,宛如地獄一般的駭人景象!連前往採訪的記者也嚇到腿軟,倒在一旁嘔吐不止。沒有人會相信,還不到幾個小時之前,住在這裡的居民們還一起手牽著手,隨著音樂唱歌跳舞,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幸福時刻,那是吉姆‧瓊斯曾應許他們的美麗新世界。

「本人對於當今的政府以及世界局勢深感絕望,如果不徹底解決國家內部的矛盾,我想只有逼得我們走上絕路,這是上主的旨意,任何人都無法違抗。」吉姆‧瓊斯在某次廣播演說中激烈地說著。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能夠說服這麼多的信徒拋棄家園、千里迢迢來到南美洲北部的不毛之地,追隨他打造人間樂園,甚至拒絕和自己的親人連絡,並執行教主的瘋狂意志,時至今日,仍是許多人心中無法解開的謎團。

據說集體自殺的舉動早已經過反覆演練,原本教主和少數的死忠派信徒告訴大家為了避免有外來的入侵者準備破壞這個他們一手打造的天堂,因此必須要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覺悟,才要求他們演練自殺的戲碼,沒想到這些全都是謊言,在教主精心策劃的劇本裡,這些單純相信他的忠實信徒早晚要陪他走向黑色的死亡之路。

事件的主角是吉姆‧瓊斯(Jim Jones)生於1931年,時值美國大蕭條年代之末。他於1953年在印第安納波利斯創立了一個基督教的小教會,由於他激進的宗教主張愈來愈偏離正統的基督教,最後他乾脆自行成立新的教派,1955年於加州的舊金山市成立了「人民聖殿」這個類似新興宗教的組織,鼓吹末日信仰以及人造天堂的概念,他利用大量布施、社會救濟和媒體宣傳吸收教友,1970年代的巔峰時期,全美各地教友多達數千人,甚至被媒體吹捧為宗教的明日之星。

事實上,瓊斯是馬克思共產主義的信奉者,他讀過資本論,甚至把馬克思共產主義、毛澤東思想也列為「人民聖殿」的必讀教典,他不否認自己是個狂熱的社會主義分子,並聲稱在美國傳教,目的就是為了實現共產主義的烏托邦,而他和信徒一齊打造的瓊斯鎮,就是這個理想國中誕生的人間樂土。然而,沒有人預測到這一切將走向完全的毀滅。

當這個獨斷、專制、被野心和欲望腐蝕的教主開始大肆擴張他的宗教王國版圖的同時,一些早期的信眾因為金錢糾紛和其他因素離開教派,一些關於教主的醜聞陸續在媒體上曝光,其中包括了瓊斯竊占信眾財產,捏造神蹟為教友治病、嚴厲懲罰意圖脫教的信徒,摧殘他們的身心以及自稱是上帝派來的救世主等等。政府的執法部門、八卦雜誌的記者開始關注教主瓊斯的動向,瓊斯一時惱羞成怒,言論更加大膽激烈,甚至炮火猛烈地抨擊媒體及政府,發表充滿惡意的長篇大論,宣稱外界充滿了魔鬼,唯有他的教派和信徒才是上帝要拯救的純潔羔羊,而脫教者說的淨是謊言,是為了要消滅他的教派才被魔鬼所驅使,而還沒脫離教派的信徒及其家人則被瓊斯及其黨羽以脅迫的方式強硬被留在教派組織裡。

為避免一切東窗事發,被迫接受司法調查,瓊斯醞釀已久的計畫,選定了地處偏遠的圭亞那叢林,展開了大規模的移民計畫,將大約一千名的核心教徒,說服他們一齊前往開拓新的家園,在那裡實現伊甸園的夢想,那裡與世隔絕,沒有外面的邪惡可以騷擾他們,只有純粹的信仰、愛與和平的種子撒在熱帶的大地上。

然而,外界所不知道的真相是,這些新移民過著極其貧窮的日子,所有的私人財產全部充公作為教派的資產,沒有任何個人的生活和思想空間,過著被瓊斯的武裝親衛隊全天候嚴密監控的集體生活,任何人都要被迫接受思想教育,沒有自由行動的權力。要是被發現有叛教傾向,則會受到嚴厲的制裁包括酷刑虐待,甚至以私刑剝奪其性命。他們對瓊斯必須絕對服從、無條件的崇拜和忠誠,瓊斯可以任意挑選女教友與他進行性行為,還要求她們彼此分享美好的體驗以及幸福的感受。完全就是比照君王的優渥待遇及享受,卻把信徒當作奴隷踩在腳下,每天精神喊話徹底洗腦他們。 

這樣的日子並不長久,因為美國政府已經注意到「人民聖殿」的離經叛道的怪異行徑,美國議員隨即展開探訪調查,也有幾位記者隨行,希望能拿到第一手報導的材料。

就在集體自殺事件發生的數天前,一行人浩浩蕩蕩乘著直升機來到瓊斯鎮,他們到處訪查信徒,企圖掌握在地真實的情況,瓊斯也咐吩信徒舉行隆重的歡迎會和表演節目招待一行人。隔天,瓊斯在記者們連番尖銳的逼問之下終於陷入崩潰,他說:「我覺得遺憾的只有一件事,為什麼沒人朝我腦袋開槍?我們只不過是個小小的組織。我們毫無力量。我們從來也沒招誰惹誰。可是外面的魔鬼不毀了我們決不善罷甘休……」。正當議員和記者們準備離開之際,卻遭受到死忠的武裝守衛瘋狂射殺,包括議員和三名新聞工作人員和一名想要脫教的信徒當場死亡,多人受到程度不等的輕重傷,瓊斯和他的人民聖殿教終於釀成了大禍。

而教主吉姆‧瓊斯自知大勢已去,接受法律的制裁是遲早的事,他不願教派的事情攤在陽光下被世界所檢驗,於是提前進行了自殺計畫,恐怖的人間煉獄就此畫下的句點。

回顧事發那一天的傍晚,瓊斯鎮的氣氛顯得相當詭異,肅殺而凝重,高分貝的擴音器傳來吉姆‧瓊斯的聲音,要求信眾前往大帳篷處緊急集合,他說重要的時刻已經到來,他要為信徒們祝福,衛兵們荷槍實彈在帳篷的周圍監視所有人的一舉一動,有人扛來一個大汽油桶裡頭盛滿自製果汁,並且倒入約兩公升的氰化物,大家在悠美的詩歌讚美聲中一齊禱告享用聖餐,最後喝下一杯杯分裝的有毒飲料,有人高喊教主的名字,有人高聲唱讚美歌,有人舉手放聲大哭,有人因毒發腹痛而哀嚎,有母親死命請求瓊斯不要殺了無辜的孩子,有人則是害怕的逃跑遭到守衛槍殺,教主以不容動搖的口吻向大家廣播:「大家都必须死。所有的人,一個也不能少。如果你們像我愛你們那樣愛我的話,大家就一起為了真理殉道吧……為了從未實現的樂園夢想,914人終於踏上死亡的不歸路。

媒體大量曝光事件真相後,一連串的噩夢在美國以及世界各地像原子彈一般炸開,人們開始意識到新興宗教的恐怖威力和嚴重性,這起事件自然引發了社會輿論大肆撻伐,民眾紛紛譴責人民聖殿教派荒謬絕倫的自殺行為,美國政府也對此格外重視,並派出專家至當地進行全面性搜查,當局呼籲宗教團體必須要自律,任何威脅到人民安全的言論都要審慎的嚴肅看待,不要再讓類似的悲劇重演。

然而,三十多年過去了,現在還記得當年事件的人寥寥可數,人們的善忘的,而歷史總是在遺忘之中不斷重新上演相同的劇碼,雖然人民聖殿教的慘劇不是歷史上的唯一,但只要追尋心靈的寄託這種渴望有一天存在,依然還是會有類似的情形發生,但願我們都能珍惜身邊的親人,不要讓他們誤入邪教的魔掌,純潔的心靈受到惡魔的污染和控制。

圖說:蓋亞那大慘案,隆恩‧賈維斯、馬歇爾‧奇道夫合著,時光出版社。

影片(英文發音英文字幕):http://www.youtube.com/watch?v=iQYoHiM-Uko

※ 後記:銀快在今年秋天的京都旅行,意外在百万遍知恩寺所舉行的古本市集發現這本書的日文版,忽然勾起久遠以前在台北公館的舊書店淘到此書的回憶,對於小時候發生過的新聞事件始終印象很深刻,好像是去年還是前年在Discovery探索頻道上又剛好看到重回當年事件現場的紀錄片,書本裡寫的內容和影像畫面重疊,因此怎麼樣也忘不掉,於是興起了念頭,撰寫此文分享給大家。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事隔30餘年 仍血淚斑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