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拋棄過去 ,不需要刻意遺忘自己的陰影。

  別忘了「陰影也是一種力量」。

  唯有接受當下的自己,我的心才不會因為再次碰觸回憶時,宛如在心靈深處引發十萬噸的黃色炸藥一般,承受身心靈猛烈的衝擊;唯有接受當下的自己,才能和過去的傷痛和解,才能面對現在和未來。唯有接受當下的自己,才能看見自己呈現在他人眼中真實的模樣,才能真正的學習如何釋懷和包容自己的缺陷,接納自己不為人知的陰暗面;唯有接受當下的自己,才能撫平那些傷痛,結痂的傷口才會有機會在陽光下癒合;也唯有接受當下的自己,才能重新開啟心的世界,接納更多值得珍惜的人事物。

  選擇原諒自己和接納自己是同等重要的事。

★給此刻需要溫暖的你

  經常在黑不見影的戲院裡,身心陷入電影中的某個情境而感動涕零,呼吸急促,眼淚嘩啦啦的流下來,真是名副其實的愛哭鬼。

  記得是2004年的冬天和女友C相偕去華納威秀去看《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那是獨立製片導演新海誠的動畫作品。看到一半,我無法控制淚水流量,止不住地滑落,哭得好醜,滿臉狼狽,C 遞給我一包面紙,等我把淚擦完一同離開戲院。
 
  從那天之後,我的情緒開始怪怪的,時常陰晴不定,對著螢幕發呆或是獨自悶在房間裡自言自語。好像觸動記憶中的地雷,一發不可收拾,我時常莫名其妙發怒,時間一空下來就拼命的胡思亂想,腦袋都快爆炸了,整個人彷彿精神分裂似的,意識和理智逐漸分崩離析。

  最有可能的原因,是電影的畫面勾起了青春時代的記憶,我幾乎完全拋棄所有過往,基本上我身邊沒有相簿這種東西,皮夾也從不放任何人的照片,包括家人、伴侶。也沒有畢業紀念冊,所有曾經和朋友、戀人往來的信件、學生時代的日記全部燒掉或丟棄,2000年以前發生的事,全然不記得了。

  在精神分析治療上,這樣自我心理防衛機制好像叫做潛抑作用(Repression)因為心靈方面受到巨大的創傷,導致記憶選擇性喪失或全面喪失,對於過往的事完全不記了,也不願再想起。通常會產生這種心理現象,是因為當事人不願意承認事實,而將威脅、壓力、令人痛苦的想法與感覺、或 不為社會所接受的衝動,強迫性的壓抑進入潛意識或無意識之中。

  像是「腦海中的橡皮擦」一樣,時常必須透過老弟的提醒,才想起好像自己好像曾經有過「童年」這回事。太多挫折、沮喪、追悔、懊惱、埋怨、被誤解、被排擠、被孤立、被厭惡、被嘲諷、被校園霸凌、被貼上標籤的往事,難以估計。一瞬間猛然憶起,所有回憶全部湧上來,我的身體似乎無法承受生命中負面的回憶挾帶的情緒波潮。

  有時甚至懷疑記憶裡到底那個才是真的?那個才是假的吧?記憶的不確定性及其可能被我虛構的部分,全部混在一起,我無法清楚的辨認細節的真偽,我連自己到底是如何產生的都有些懷疑,更別說是抽絲剝繭去拼湊出我的人生早期的部分並還原真實的面貌,如果可以在大腦植入靈魂回溯的晶片該有多好。

  多麼渴望人生是彩色的,童年充滿了歡笑,我的父親能夠稍微肯定我一些,而我的母親能完全原諒我。(像是Robin Williams主演的【迴光報告】The Final Cut 把人一輩子記憶不管視覺影像或是幻覺,由專業的剪接師會將往生者的一生剪接濃縮成類似電影的長度,在追悼會上播放給死者的親友觀賞。)

  我覺得有時候儲存在我大腦裡的電影畫面,遠比我記憶中自己的真實人生還要清楚,甚至兩者會混淆在一起,我不確定印象中的這段經歷是曾經真實發生過,還是某部電影中角色的人生經歷和遭遇,我完全失去了判別的能力,彷彿活在他人的情節裡,就像是失憶症的病人或是心因性迷遊症的患者,有時候常覺得自己是個沒有過去的男人,只活在當下,只活在和沒力朝夕相處的這段婚姻裡,其他的往事都不願意想起。

  甚至不是很確定自己現在過著誰的人生?一切的一切,或許只是一場夢,或許只是角色扮演遊戲,這種不確定感一直很強烈,以至於塑造了「夢遊人」這個身分的我,即使睡醒了也如同在做夢似的,在現實生活中做著無比清晰的夢。你可能以為我是在虛構一個科幻故事,像是【關鍵報告】或是【全面啟動】更有可能是【隔離島】片中的Leonardo Dicaprio,既是醫生也是病人,又或者兩者都是,有一個抽離出來的我,每天監視著日常行為的自己,其實我們每個人都被困在精神病院不是嗎?像是馬奎斯那則瘋狂的寓言小說<我只是來借個電話>。

  像炸彈爆開了似的,那些張牙舞爪的往事呀!我刻意遺忘了的事有很多很多,多到根本數不完,以至於忘了自己是如何鍛鍊而成。而親愛的妳對我說:要我告訴自己,要接受過去的自己,並且感謝過去的自己。因著那些痛苦不堪的成長經驗,不忍回顧的過去,才一點一滴誕生出今天的我。

  不需要拋棄過去 ,不需要刻意遺忘自己的陰影。
  別忘了「陰影也是一種力量」。

  唯有接受當下的自己,我的心才不會因為再次碰觸回憶時,宛如在心靈深處引發十萬噸的黃色炸藥一般,承受身心靈猛烈的衝擊;唯有接受當下的自己,才能和過去的傷痛和解,才能面對現在和未來。唯有接受當下的自己,才能看見自己呈現在他人眼中真實的模樣,才能真正的學習如何釋懷和包容自己的缺陷,接納自己不為人知的陰暗面;唯有接受當下的自己,才能撫平那些傷痛,結痂的傷口才會有機會在陽光下癒合;也唯有接受當下的自己,才能重新開啟心的世界,接納更多值得珍惜的人事物。

  選擇原諒自己和接納自己是同等重要的事。

  坦白說,我很喜歡處於痛苦中的自己,覺得那樣比較有存在感。所以很能體會那些嘗試自殺卻失敗的人,為何在手腕上劃下深深的刀痕,卻能感覺自己被釋放了,有種鬆了一口氣的輕鬆感,肉體的痛楚絕對贏不過心靈上的傷痛,因為肉體的痛楚是短暫的,而心靈上的傷痛卻時常反覆不停的播放,直到身心靈被折磨到疲憊不堪為止。

  痛並快樂著,就是這麼回事。

  我從不做傷害自己的傻事,因為我極端的怕痛,我連看見自己的血液在點滴的透明管線中逆流,都會感到恐怖的暈眩和胃寒,是如此的膽怯,以至於做不出那種需要鼓起勇氣才能執行的傻事,我也奉勸你不要輕易的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那不是解決苦惱和壓力的方式,你應該做的事,走出你的房間,去看看街上的人們,市集裡的人們,是如何努力而踏實的過著平凡的生活,他們如此忙碌著,為著能夠好好活下去已經是不容易了,他們怎麼會想到人生還有這麼多細微的難以說明的苦惱,因為沒有時間去思索這麼多,鑽牛角尖的一直想下去也是會累的,還不如就像平常人那樣簡單的活著就好。

  該說些什麼來鼓勵現在的你呢?

  最近收到了好多朋友的來信,向我訴說這一年過得如何,有許多變動,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安穩的生活變得不確定了,當然其中也有很多讀著會讓人開心的小事,某人結婚了,或準備結婚了,考上公職人員或是考上研究所,或是得到一個出國的絕佳機會,或是打算要開店了,找到新的男友或新的女友,找到可以一起打拼的革命伙伴,在工作上得到肯定,在論文的奮鬥中找到新的出口,得到家人的支持,另一半的諒解和精神上的安慰,這些種種我無法一一細數,卻點滴在心頭,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故事,彷彿我也跟著你經歷了那些變化,那些在你身上的改變,也許正悄悄的改變了你的命運。

  每年的耶誕節前夕,我都會把王家衛的電影【2046】DVD拿出來重新溫習一遍,梁朝偉飾演香港七零年代的作家,他的生命中出現過好幾個難忘的女人,可是他最疼惜的卻是單純的少女王菲,在一個外面熱鬧無比的耶誕夜,他公器私用把王菲帶到無人的報館辦公室打越洋電話給遠在日本的情人木村拓哉,他說在這個應該和情人相聚一刻的時間裡,他哪兒也不想去,但今天晚上他決定自己來扮演聖誕老人,把溫暖送給眼前的這個可愛女人。

  人不總是期待被給予什麼,而吝於去付出什麼嗎?

  我竟然被這樣畫面觸動了,而暗自發願有一天如果我有能力的話,也要給別人溫暖的幸福,像是宮崎駿想要把宮澤賢治的悲憫意志延續下去一樣,我也想要延續梁朝偉帶給我的感動,雖然做不出什麼偉大的事業,但如果我的文字可以陪伴著你度過漫長的黑夜,那我心願已足,不求禮物,不求任何回報,只要你好好活著,就是我最開心的事。

  現在我最大的夢想,就是鼓勵你去完成自己的夢想。這對我來說是十分划算的事,每許下一個願望,就會有更多的願望被實現,這太符合經濟效益了不是嗎。

  如果你願意,我會成為你的聖誕老人。
  不只有今年的耶誕節,在你生命中的每個耶誕節。
  我都想要參與其中,給你最溫暖的祝福。

  謝謝你很有耐心的看完這封信
  如果想說悄悄話我也願意耐心傾聽喔~ ^^

  文/銀色快手 2012.12.18 AM 05:12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olabier
  • 銀快的文章引發了我一些感觸,讓我想趁此機會對另一半說:「當初答應你的求婚的時候,我想成為你的生活伴侶幫你記錄生命歷程,與你一同體驗生命的意願遠勝一切理性的憂慮。然而,這一、兩年來趕稿與力不從心的壓力讓我的身體頻頻出現狀況,情緒起伏不定,更別說騰出一顆心關心你的心情轉折,和你共同營造一個溫馨整潔的家。對不起。我決定痛下決心調整自己的身心狀況,決定無論如何每天會騰出一段時間專心和你在一起,隨便做什麼都好。讓你感覺到我的心上有你。希望我們能繼續當彼此最貼心的玩伴。聖誕快樂,mein Schatz!」

    謝謝銀快聽我說話。^^
  • colabier很棒,說到要做到,要顧及另一半的感受,要把他放在心上,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心狀態,不要因為工作和夢想,犧牲了家人和健康,要留給自己多一點休息的時間--銀快

    youkai 於 2012/12/23 23: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