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結婚以前,我很害怕婚姻,就像許多男人害怕結婚之後必須扛起的許多家庭責任或社會責任一樣,我無法想像和另一半在一起生活的畫面,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給予另一半幸福。

關於幸福,其實當時的我內心極端抗拒,因為剛結束一段傷心欲絕的戀情,整個人跌進了深淵裡,變得不太相信有感情這回事,以為自己從此消失了愛人的能力,一輩子都不可能找到幸福,甚至一輩子都不會走上紅毯之路。

也許幸福可以發生在別人的身上,但絕不會是發生在我這個人的身上,因為我沒有資格得到那種幸福,我只會把事情搞砸,我只會傷害自己心愛的人。

對於感情的事,我絲毫沒有把握,對於婚姻我懷抱著恐懼,我害怕自己從一個不幸福的家庭,被逼著走進另一個自己創造的不幸福家庭,那對我來說像是個永遠也醒不來的噩夢。可是有個人讓我醒過來了,那個人就是沒力史翠普,我親愛的老婆。

很多人問過我,最初你們是怎麼開始交往的呢?

我和沒力是從社群網站上認識的,當時很巧的是,我們是彼此互加的第一個陌生朋友,你也知道所謂的陌生朋友,在網路上只是一個使用者帳號,你必須和對方有密切的互動才有可能成為真實世界的朋友。

就在我們互加彼此的半年後,社群網站上的朋友揪團去吃薑母鴨,2007年的年末,一群人去了士林的薑母鴨網聚,那時候才真正見到了沒力本尊,也因為這個機緣,後來又參加了好幾次的聚餐,我們才在一起無話不聊的成為好友,又因為住得很近,我們都住在桃園,後來又相約和朋友一起去吃火鍋,然後在一個意外的早晨約見面吃早餐,一起看電影。

記得我在她家看的DVD好像是皇后拉蒂法主演的終極假期(Last Holiday)描述一位癌末女子決定放棄賣場的工作,把存款全部領出來,買了機票前往捷克的著名溫泉渡假聖地卡羅維瓦利的知名大飯店一擲千金的完成她最後的旅行夢想。但人生出乎意外的扭轉出新的可能性。

沒力非常喜歡這部電影,我陪她看了好多遍,已經數不清了。劇中的女主角後來如願開了一家美食餐廳,自己做出很多很棒的美食料理,一個在死神面前極度的惶恐的女人,到最後卻擁有令人意外的圓滿結局。

她喜歡這部片的程度,大概和金牌製作人(The Producers)可以列在同等的位置,她曾經在板橋的家中開過寫作課,每位寫作課的學員,她都一定會介紹這兩部電影,並且花時間陪她們看,然後討論片中的劇情,因為這是人生的寫作課,我們每個人看待人生的方式,決定了我們寫作的題材和方向。

就在她邀請我去她家一起看電影之後,我們就成了好姊妹電影咖,就是可以一起看電影聊個不停的好姊妹,有時候女生也會有可以聊心底事的男生朋友,當時的我就是好姊妹的角色,因為心裡很寂寞,所以有人願意找我聊天當然樂於奉陪,但其實那時候我另外還有喜歡的對象,沒力並沒有在我的守備範圍之內,我們真的只是純粹聊電影聊生活的朋友而已,從網友的身分已經慢慢轉成真實世界的朋友。

後來,我們還一起去電影院看了綺拉奈特莉主演的贖罪(Atonement)我特別喜歡這部文學作品改編的電影,在歐洲之旅第一站從捷克布拉格坐長程巴士往南方的中世紀小鎮契斯基庫倫洛夫Cesky Krumlov的路上,很幸運的又重新看了一遍,故事是描述一場誤會造成了永遠難以彌補的傷痕,愛情彷彿幸福的幻覺,你無從捕捉那真實,它消逝的虛幻性令人哀傷。

隨著看電影的次數愈來愈頻密,我們的距離也愈來愈近,這段時間我逐漸打開封閉的心房,跟她聊起我人生中發生的故事。終於有一天,換我邀請沒力來我家看 DVD之後,那天晚上她在線上敲我,問我要不要嘗試著交往看看,其實她是在賭一把,因為她喜歡聊天時真誠的我,任何話題都能暢所欲言的我,她鼓起勇氣告白,想試試看跟這樣的我交往,如果被我拒絕的話,她會覺得無地自容,可能會冷淡我一陣子,然後悄悄的疏遠,因為如果告白不成功,繼續做朋友會很尷尬的。

那時候的我,剛好連續參加了兩場朋友的婚禮,深深感覺到別人的幸福故事就要開始了,而我自己的人生還不知道飄浮在哪裡?有一種強烈的孤獨感和渴望被幸福擁抱的期待感,面對沒力的告白,我整整想了一整晚才答覆她,後來聊起這件事她說那個晚上相當恐怖,因為她一直提心吊膽的想著如果被我拒絕的話,之後該怎麼辦?我衝著如果失敗的話,那也就是分手而已,沒什麼好怕的,假使真的交往個性上合不來也只好認了,不然怎麼辦,就這樣在隔天回訊息答應了她,我們才正式的開始交往。

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母親兩次催促我們早點結婚,可能因為我早該成家立業了,母親有點替我擔心,而沒力又是母親覺得理想的對象,反而是我雖然渴望幸福,但心態上又有些逃避,我曾經和兩任不同的女友提過親,都慘遭失敗的結束,也痛苦的分手過,所以對婚姻是又愛又怕。愛情走到了盡頭,應該是由兩個人共同打造一個可以一起生活的美滿家庭不是嗎?但我總認為自己不夠成熟,婚姻的事,包括經濟基礎、收入來源、婚前的準備事項,婚後的住所,家具家電的添購,乃至多到數不清的細瑣,使我愈來愈焦慮,愈來愈不安,我是個收入不穩定的SOHO族,怎麼有可能給對方想要的幸福呢?

內心的惶惑已到了頂點,我甚至忽然有個念頭,還是和沒力分手算了,這樣我就不會為自己愚蠢倉促的決定毀了別人一輩子的幸福,我沒有資格為自己的人生創造什麼狗屁幸福的,我只是一個自憐自艾的笨蛋男人,任何好事都會被我搞砸的。有段時間,我們的戀情從甜蜜火熱迅速降到冰點,我刻意的迴避和她約會,故意找藉口忙碌,減少彼此的聯絡次數,沒力當然也感受到了我的態度忽冷忽熱,她也做好了也許會分手的心理準備,開始排滿了行程,上各種課程,和好姊妹一起聚餐,把我撇在一旁冷處理。

直到某一天,我想和她說明清楚我內心的焦慮和顧忌,沒力的反應出奇的理智,她認真的看著我說,她不在乎我是個沒錢的窮光蛋也不在乎我有沒有固定的職業收入穩不穩定不是現在的重點,她要的只是一個願意承諾給她幸福的男人,如此的簡單,只要我相信的話,任何好事都會發生,她從不擔心這些在一般人眼中看似重要的婚姻條件,她要的是一個可以信靠可以託付終身的人,一個無話不談溫柔體貼能照顧她的人。

那一刻我真的被她的話打動了,她的經典台詞是:沒關係,如果不適合的話,還是可以離婚的唷!說的好像是網路購物買家可以擁有七天鑑賞期一樣。現在的婚姻本來離婚率就很高,但是沒有試試看,怎麼知道兩個人能不能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如果因為害怕走進婚姻的墳墓,而把眼前的幸福一腳踢開,當作沒這回事,她覺得這樣是非常不負責任的態度,她不相信我會是這種人,如果想要幸福的家庭,就應該靠自己的雙手去創造,而不是等待它從天上掉下來,世間絕無這等好事,任何的幸福都是要付出相對的代價換來的,只是在嘴巴上說說的人,是不可能給予對方幸福,自己也不可能會幸福。

要不抗拒幸福,才可以得到幸福。

看到好友在臉書上回應我以上的這句話,我才想起當初會決定要結婚,其實是因為沒力說服了我去克服內心的那個恐懼黑洞。她說她既不要嫁妝也不要婚戒,不要拍婚紗照也不要辦婚禮,只要去戶政事務所登記就好,只要有一排好用的書架,上面可以放我們倆愛看的書,寫作用的書,還有販售用的書。

因為我們根本是書蟲來著的,真正好用的家具就是書架、書桌、電腦、椅子和一張躺起來舒服的好床,這樣就足夠了,一個幸福家庭組成的最小單位,開始浮現在我的眼前,然後我有一隻貓,她有兩隻貓。在我們閃電結婚之後,兩人三貓的生活就此展開,仔細想想好像生活在一起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難,手頭上的一點點錢,我開始計畫投注在二手書店的網拍上,一邊寫著一些零碎的稿子,經營最初的婚姻生活,一直到今天,我很慶幸當時沒力給我的勇氣,讓我勇於面對自己,相信自己也是有能力給予另一半幸福,相信自己能夠創造幸福。

曾有一度以為幸福只是幻覺的人生,就這樣毫無聲息悄然遠離了,我忘記那些渾渾噩噩的日子是怎麼度過的,我也忘記自己是如何耽溺在情感的依賴與傷害,這些不是我人生的全部,它只是一個小小的切片,在拼湊自己未來藍圖中的一個碎片,無論再怎麼傷心欲絕,再怎麼自怨自艾,一切都會過去的,時間是最好的解藥,時間會讓你明白那些不確定不曾給過答案的事,時間會教你如何從挫敗中記取教訓,時間是不會留在原地等你,它每分每秒的流逝,現在的現在,下一秒已經是過去了,我珍惜著現在的幸福,逐漸淡忘了以前情感的傷痛,回頭想想,如果當時抗拒了幸福,現在可能還是一個人生活吧,又或許在另一段感情中受了傷,或是成為那個應該被恨的負心漢,人生許多事,真的很難說得準。

世上絕對沒有完美的情人,也不會有完美的另一半,所有的相處都是靠著尊重、退讓、溝通、協調、包容和妥協,慢慢建立彼此的默契和適度的平衡,否則任何小事都有可能動搖感情的基礎。真的,只有相信幸福的人,才能給予對方幸福,也才能接納別人所給予的幸福。


如今,我不再相信幸福只是一種幻覺了。
幸福的人生,就是充滿可能性的人生。

文/銀色快手 2012.12.23 AM 02:47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墨嵐
  • 祝你們一直幸福快樂下去^^
  • 謝謝墨嵐的祝福喔~

    youkai 於 2012/12/25 01: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