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的清晨,被廟會行列的鑼鼓聲以及完全不搭嘎的流行音樂歌舞秀產生的巨大聲浪攻擊我的耳膜,慢慢從蒙昩渾沌之中找回意識,感覺身體各部位的肌肉,連結肌肉的神經和細胞逐漸甦活,開始發揮它們的正常作用。於是,小心翼翼避開床上還閉著眼睛酣眠的貓咪,起身進入浴室如廁、梳洗、沖熱水澡,展開一天的生理時鐘。

昨晚吃得少,已經成功戒掉一個月不吃宵夜,不碰附近夜市的食物,但因為最近心情比較放鬆,還沒提起精神恢復運動,因此體重也未減輕,依然保持著靈魂的重量,無法抗拒地心引力,但是肚子餓了,總得想想辦法吧,拿起鑰匙串,披上外套,決定去縣府附近的和風洋食早午餐店試試新口味。

點了餐,我提醒店員,冰茶要去冰,無糖,三明治不要有番茄醬,不要加洋蔥,不要撒黑胡椒,黃金脆薯也是。心裡面想著,我還真是個難搞的外食客,每次在外面點餐,總要像老太婆一樣反覆叮嚀,不要加這個,不要加那個,乾脆自己煮算了,偏偏我又沒有勤勞到這種程度,總是替自己找很多藉口,明明市場就在巷口不遠的地方,但要我三餐都自己弄,真的有點麻煩,結果生活就在許多的「不要」之中,艱難地度過。

以前常想,我要什麼?我應該努力去爭取什麼?然後獲得什麼?現在反而經常在說不要,這個不要用了,那個該扔了,開始過著減法的日子,思考不要什麼,比起要什麼,在我的生活中占據了大部分的時間。我不要人造奶油球,因為反式脂肪會損害大腦皮質;我不要番茄醬,因為裡面很多成分已經不是番茄做的;我不要喝罐裝飲料,因為裡面的糖是高濃度玉米糖漿稀釋過的,不容易被人體消化;我不吃超商的關東煮,因為那不是魚漿做的,那是更廉價的卡德蘭膠大量製造而成的加工品;我不要吃基因改造的豆腐,好在我也不能喝豆漿,因為我的胃不太好。

我們每日賴以維生的許多食品,其實已經不是真實的食物所製造的,它們添加了大量的化學物質,食品添加劑,其實早就在童年時期就已完美地滲透進入我們的人生,只是我們從未正視它而已,雖然也有過毒奶粉和三聚氰胺事件,但那只是冰山一角呀,我們都食用過塑化劑或接觸過劣質染料,無意間吸入有機溶劑,忍受空氣中混雜著工廠排放物的懸浮微粒,有的人病了,有的人只是還沒病而已,大家都是鋼鐵人,身體的成分已經不知加入了多少人工材料,只差沒有將器官改造成生化人而已。

當我們說不要的時候,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識,面對險惡的環境要維護自己的健康與安全,好像變得勇敢而且願意去對抗看不見的敵人似的,但我們真能逃離這個人工化的世界嗎?其實你只有回到原始部落,過著沒有電也沒有淨水廠,低碳的自然生活,這個烏托邦才能真正的落實。

我知道美國和加拿大安大略省的阿米希人 Amish(他們是基督新教再洗禮派門諾會信徒,該教派成員至今依然過著十七世紀的生活,不開車、不使用電力或電話等電器用品)另外在德國邊境也有一群索布人,既不屬於德國人,也不屬於鄰國的種族,他們擁有自己的語言,其中低地索布語,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瀕危語言的少數民族,他們至今依然維持十七至十八世紀的傳統生活方式,不用電力,一切自給自足。

多麼嚮往這樣的生活,但從小被現代化都市環境豢養的我,已經無法適應沒有電力和網路,沒有超商和外食的生活。說不要只是一種消極的抵抗而已,我總是安慰自己,也許身體早已產生了超強的抗力,要不然大家早就滅絕了,否則,如何能過著免於恐懼的日子呢?每一天,各種化學的添加物已經是陽光、空氣、水以外,不可或缺的物質了,所謂的健康食品和維他命也一樣,那麼當我們口口聲聲說不要的同時,應該有更積極的作為吧,為了我們可悲的有限的短暫人生。

銀色快手的臉書專頁
電郵 miserneo@gmail.com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an
  • 能夠清楚的明白自己不要些什麼也是一種很棒的技能,有時人生很難要什麼有什麼,但不要什麼似乎簡單了點,開始來向銀快學習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