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銀色快手

我不知道你對於睡眠有什麼看法?睡眠是迷人的世界,但是科學和醫學至今還是無法真正地解開睡眠的謎團。對我來說,睡眠是很重要的一件事,雖然也有人不喜歡睡覺,例如普普藝術大師安迪沃荷,他不喜歡睡覺,而且他無法獨處,睡覺的時間是每個人必須與自己獨處的時間,這個時間裡,只有我活在自己的世界,完全與外在的世界隔絕,那種感覺對他而言,如同死亡,每個人都害怕死亡不是嗎?但很少人會害怕睡眠。

雖然睡眠占去我人生大部分的時間,但我絲毫不以為意,因為在我的世界裡,睡眠只是另一段人生切換的開關。怎麼說呢?不睡覺的時候,我活在可以用意識掌控的這個人生裡,而睡覺的時候,我活在其他人的世界裡,對我來說,它就像是平行時空一樣,就像我昨晚在夢裡努力地修理廁所裡的水管,並且深入天花板的管道尋找漏水的裂縫,在夢裡有沒有這麼忙啊?

我記得吉本芭娜娜曾在書裡面述說她的「睡美人經驗」:

「進入高中之後,一直到高中畢業為止,都不太能適應學校的環境。應該說不能適應高中這樣的『制度』。明明快要成人了,卻不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又被要求像成人一樣獨立自主,這些事無論如何我都無法接受,心態上也一直調適不過來。高中那段歲月真的很灰暗喔。我幾乎是在睡夢中度過。」

「沒想到居然這麼會睡」到了連自己都感到訝異的程度。當時真的很驚人唷!即使去學校上課,我也是一直睡個不停,我當上作家之後,高中老師曾接受採訪,問道:「高中時的吉本小姐是怎樣的一個人?」老師就坦白回答對方:「對於吉本小說的印象,只有這裡而已。(用手指著頭頂)」因為上課的時候,我幾乎都在睡覺,那時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睡意從何而來?

早也睡,晚也睡,一天可以照三餐睡。只有從學校走回家這段時間是清醒的,回到家之後又睡著了。嗯,吃過晚餐後就接著睡,晚上還是一直睡,然後重複著這樣的日常循環。你問我這樣的情況持續多久?高中整整三年。

在日本有個民間故事叫做「三年睡太郎」。話說有個整整睡了三年的孩子,醒來之後突然變得非常勤奮,現在到底什麼情況呢?沒想到那孩子竟然回答說:「因為睡得太飽,我想以後都不用睡覺了。」當然真實的世界不可能這樣,除非濫用法定禁藥安非他命。

從事創作的人沒有充足的睡眠不行。

然後河合隼雄先生提出以上的結論,他說這種嗜睡的狀態,不見得就是異常,它可能是一個人經歷「蛹的時期」。大家都知道蝴蝶會經歷蟲卵、毛毛蟲、蛹不同的時期才會蛻變成美麗的蝴蝶。有時候人也像這樣,雖然外表上看起來是進入「蛹的時期」,其實他的內在正經歷著極大的變化。嗜睡代表著身體需要充分的休息,以提供內在變化所需要的龐大能量,而且睡飽了會覺得餓,吃飽了也會立刻想睡,不過如果持續嗜眠,最好還是看一下醫生。

銀快回憶高中的時候,最常在數學課睡著,每次都會被老師的粉筆攻擊(笑)我非常討厭補習,所以勉為其難搭很久的公車去三重的一位建中數學老師家補習,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講解如何用公式來解數學的題目,在我耳朵裡簡直就像催眠的咒語,我完全無力抵抗眠魔的侵擾,往往兩個小時過去了,我兩眼發直,猛點著頭,實際上已經進入了睡眠狀態,這段時間我在睡眠練就的功力可說是如火純青,沒想到竟然會在廿多年後,終於自爆了這個埋藏多年的秘密。

之後啊,如果遇到稿子寫不出來,或是翻譯卡稿的狀況,無論在電腦桌前罰坐了多久都寫不出任何一個字的時候,我就會二話不說立刻去睡覺,睡到身體覺得好像飽了,就會自然醒過來,剛才寫不出字或者卡稿的情況,就會意外地改善,但我完全說不上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睡眠不只是迷人而已,它還相當地神奇。

所以當我打電話給一位景仰的翻譯前輩,跟她吐露如何維持一般人的正常作息,諸如此類的困擾時,她給了我當頭棒喝的答案:「我們本來就不是一般人哪,用腦力在進行作業的時候,是非常需要睡眠的,所謂的正常作息應該是身體真的累了想睡就去睡,不要管別人上班族如何維持他們的正常作息,如果硬要維持那樣的固定作息,對身體反而是相當疲累的,只要在該睡覺的時候睡覺就好,別管別人怎麼說。」

這段話對我來說有如天降甘霖,我知道原來我這麼愛睡覺是有原因的,所以充足的睡眠就是我的維他命,誰膽敢在我睡覺的時候吵醒我,會被我立刻列入黑名單喔。如果你也有嗜睡的困擾,不妨檢視一下是否有心理上壓力方面的問題。

銀色快手的臉書專頁
電郵 miserneo@gmail.com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