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862888133.jpg

其實我最不會介紹的就是我自己
我是北京人,為什麼練武術呢?是因為我爸爸練武術,我爺爺練武術,我太爺爺練武術,我太爺爺的爺爺也練武術,所以我是沒有辦法被逼無奈練武術。
  
 
可能在我的身體裡有著那種練武術的人傳統的血液,我們家出了幾個武狀元,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武狀元是什麼意思,就是國家級的武術會試,得到第一名的叫做武狀元,基本上就是我對武術始終有種說不出的親密感。
  
 
一九八零年的時候,我進了北京的武術隊。
當然主要就是練武術啦,在我的運動生涯一直到我正式退役,也就是大概廿年,當然沒有這段難忘的武術生涯,我想我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成就,因為在運動隊的時候,尤其是北京武術隊,他們訓練運動員的那種堅韌不拔的意志,和對於專業武術訓練身體協調性的那種方法和技巧,我覺得是沒得說的,頂級的水平。所以我很沾北京武術隊的光,而且也恰恰是因為北京武術隊,我才能夠有機會走進演藝圈。
  
 
一九九五年那個時候《少林寺》(1982)的導演張鑫炎他去我們北京的武術隊,就問我們教練,因為他們拍《少林寺》的時候已經很熟了,就是李連杰的師父(大家都知道少林寺這部片捧紅了武術明星李連杰)所以他就問教練說,有沒有新人可以接下來拍戲啊?
 
 
那時候我們正在接受密集的訓練,要替北京要替國家打比賽,那天很奇怪就是,忽然覺得教練對我們很仁慈,就說你們去出去跑步,然後可以休息了,就讓我們沒有見到導演。
  
 
這天導演沒挑上什麼人,在中國走了一圈,然後又回到北京武術隊,就問喂你不要那麼吝嗇啦,有沒有人認識介紹一下啦,然後我另外一個師兄也算是教練,他就在現場一不小心多說了一句話,他說那個吳京還可以啦,當時我的那個教練就是用惡狠狠的目光盯著我的那個師兄這樣抬起下巴看著他,我想他內心那個OS應該是「多事!」
  
 
所以我覺得人的命運會是在可能不起眼的一個人,可能是一個很小的環境,可能是一個很平凡的空間裡面,因為某一句話,某一件事,很平凡的一件小事就是會改變一個人的一生大的命運。然後那時候我去拍戲,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我會去拍電影,同時還要準備去比賽,就像現在這個時候,大概是十一年前的下午訓練完,教練把我找過來,我說幹嘛,教練說你明天去拍電影,我愣了一下,拍什麼電影?教練說,別管了,到時候去那裡你就知道啦。
  
 
這是武術明星吳京的故事,他是滿人,滿族老姓烏雅氏,是武術世家,六歲開始學習武術,現在是中國演員、導演。這個小小的故事讓我滿感動的,我知道吳京演過一些電影,但我從沒有關注過這位演員,聽完他的故事,就會想看看他演的幾部電影,也想到了自己這個月該做的事。
  
 
一月二日的清晨四點二十分,因為慢性過敏鼻炎的緣故提前醒來,其實我還沒睡夠,乾脆起來做點事兒,我想到了去年底累積的一些故事還沒寫,有些事情需要斷捨離,我的書房還沒整理,今年也就是2018年,我想要更新自己,做些沒做過的事,為人生做些改變,每年我們會許願,無非是希望過更好的生活,實現更好的夢想,需要記錄和回顧,面對未來需要擬定新的方向。
  
 
我覺得這個清晨很適合整理和思考,不知不覺我們的人生很可能因為像這樣的一個平凡的時刻,展開了意外的旅程,我有很多事想做,此時此刻,我的煩惱就是從哪件事開始做好呢,我跟妻子述說了我的煩惱,妻子遞給了我一張畫好十六格的紙張,它是九宮格的變化版,要我把想做的事,以關鍵字的方式填滿這十六個空格之中,接著要我去找一段影片來看,但不能是電影或影集,不能入戲,只是暫時的讓大腦轉換思考,再回來看看這十六格所寫的東西,哪個想做,就先做那個,我決定寫一篇短文來開啟這個早晨。
  
 
我想和你談談人生的事。
  
 
文 / 趙佳誼  2018.01.02 AM 07:5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