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說「書店是人與書邂逅的場所」更珍惜人與人之間在書店的互動,因為有了這些互動,書店才會是個溫暖的行業,實現夢想的場域,所以我很珍惜在書店和客人一期一會的相遇。

開店之初,有位阿伯偶爾會騎著單車來店裡淘寶,他第一次來的時候,店長有事外出,只有店員米亞小姐一人顧店,阿伯很仔細瀏覽了所有的書櫃,隨手拿起《三島由紀夫之家》以及《文學作家的書房》這兩冊日文書詢問價錢,因為這兩本是店長的珍藏,沒有標上價錢,阿伯笑嘻嘻地說,我是荒野夢二的知音啊,像這種好書我是絕不會錯過的,可是問了價錢之後,阿伯搖搖頭說,等你們降價之後,我再買好了,於是又逛了會兒,才騎著單車默默離去。

後來呢,阿伯被我們私下以「知音阿伯」的稱號記住了,每次知音阿伯經過時,都會悄悄地進來安靜地巡視書架,深怕遺漏了什麼好書沒看到,他會很仔細地翻閱英文版《國家地理雜誌》為那些知名攝影師拍攝的世界奇景連聲讚歎不已。也會仔細地把《典藏古美術》雜誌抽出來閱讀,還喜歡古舊老物,例如拿老招牌秀給我們看,或是翻看日本黑白攝影集良久,若有所思的模樣,非常地專注認真。

有次我問起他住哪兒,他說住附近不遠,退休後沒事就東走走西逛逛,有間書店在這裡給予他許多尋寶的樂趣,上次他買了一本西方現代藝術家的作品集,全彩印刷,也有些年代了,售價才一百元,他喜不自勝,又順手買了仿舊西洋古董鑰匙,我們小聊了一會兒,阿伯告訴我他年輕時也寫過一些文史專欄,可是寫作的壓力很大,做個創作者不容易,他寧願當個欣賞者、閱讀者,更覺得輕鬆自在。

另外,曾經收進來一批林清玄的書冊,少說也有廿五年以上,當時他是當紅的作家,卻因為婚變鬧上新聞,遭受婦運團體大肆撻伐,一夕之間,他的作品從暢銷書變成乏人問津的滯銷書,台北公館一帶的舊書店,幾乎隨處可見被人家清出來的林清玄作品集,姑且不論一個男人面對婚姻的態度與否,店長年輕時也讀過不少林清玄的散文作品,確實寫得不錯,寫佛理、禪悟與人生也有獨到的見解,但面對媒體咄咄逼人的質疑,這些書還一度遭到憤怒的民眾放火燒毀的命運。也因此,收到這批林清玄的書冊,一度湧上許多複雜的情緒,文字書冊何辜?一時洛陽紙貴,轉瞬間成了廢紙,本想是否交由慈濟志工媽媽們回收,但被女主人沒力阻止,她認為每本書都有它的讀者,不該隨意扔棄尚有閱讀價值的書。

就這樣,林清玄的作品集大約三十冊左右吧,擺在店內不起眼的角落,放了將近兩個多月,有一天,一位年近七十的阿伯,操著台語走進來,直接問店員,你們店裡有沒有林清玄的書,店員爽朗地回答有啊,於是就領他到擺放林清玄作品集的書格任由他慢慢挑選,阿伯很開心,因為他找了好多新書店都沒有林清玄的書了,他也不知道桃園有沒有二手書店,就大街小巷地毯式的散步搜尋,終於在第四個月找到了荒野夢二,也找到了他尋訪多時的林清玄作品。

阿伯說他以前在公司有一套林清玄作品集非常齊全,可是公司結束後,管理員卻誤將他的書冊扔棄,害得他心疼不已,這些年很想重讀林清玄的書,卻不得其門而入,他不懂網路,當然更不知道博客來、金石堂、讀冊生活網路書店,也不會知道露天拍賣,隨時都有林清玄的二手書冊可以網購,而我們保留的這批書等於是完成他的夢想。後來,我們都稱呼他林清玄阿伯,他起先只挑了幾冊書,每隔一陣子他總會再來逛書店,又挑了幾冊離開,就這樣來訪四、五次,總算把店內所有的林清玄全數買走了,以後還會不會來逛書店,我不知道,但是我會永遠記得這個可愛的阿伯,還有他近乎執念般,想要重讀心儀作家的那份熱忱。

文/銀色快手(荒野夢二店長)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ANA
  • 好讓人羨慕的一期一會~
    我在日本高円寺也逛過
    100円1本的書店CD DVD~
    挖寶挖好久!
    中古店的氛圍就是溫新~


  • 訪客
  • 真的是"佛法難敵業力",年輕時,林清玄老師的菩提系列,吸引我進入習佛的世界,雖然最後自知根器魯鈍,非習禪的料,終究還是皈依了星雲師父,但三不五時還會翻閱,享受那片刻"清涼",相信林清玄老師能夠化解無明的掛礙,回復本然清澈佛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