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百鬼夜行軍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Virginia Mori 維吉妮雅‧莫莉 


她是義大利的插畫家
1983年出生於義大利里米尼省的卡托利卡
在Urbino藝術與動畫學院受正規的美術教育訓練
但她最常使用的卻是任何文具店都買得到的原子筆
利用簡單而重複的線條,勾勒出夢魘般的畫面

筆下的少女宛如歐洲版的富江
充滿異色風格的黑暗筆調
深刻的筆觸反映現代人生活上的緊張與不安
冷漠與疏離感,卻有著詭異莫名的魅力
在畫紙上亦發揮其黑色幽默的惡搞趣味

即使內心灰暗如破敗斑駁的壁紙
一成不變的日子實在太無聊了
總得要讓自己過得開心一點
莫莉給了我們豐富的黑色生活提案

文字:銀色快手
網站:http://virginiamori.tumblr.com/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為化貓  モノノ怪的插圖

  心のうちに問題なれば、他人がどうこう出来る訳もない。

 

  作者:森銑三 

  

  一、冬夜的貓

  這是在冬夜裡發生的事。

  在林武次右衛門家,主人正與三位客人,在被爐(和式暖桌)一邊取暖一邊閒聊著,過沒多久,大家逐漸有了睡意,主人和客人都把腳伸進被爐裡倒臥在榻榻米上,舒舒服服地睡著了。

  不曉得過了多久,客人當中一位名叫半八的忽然醒了過來,其餘的都在打鼾睡得相當沉呢。夜已深,右衛門的家人也已經睡著了,四周一片寂靜,從窗外照進來的月光感覺特別美。

  不知道是什麼時辰了?半八心裡這麼想的時候,附近響起了一個奇怪的聲音「啊哈!大家都睡著了。」好像是從屋後傳來的,還拖著「喵」的尾音。

  哎呀!半八驚訝地睜開眼,可是房裡看不到說話的人。真奇怪哩,他一邊咕噥著,一邊回頭望屋後看,只見通往廚房的紙拉門,主人飼養的貓從縫隙中探出頭來,銳利的貓眼直勾勾地往著這邊窺看。半八與貓的視線交會的瞬間,貓似乎不好意思的把臉縮回去,隨即慌慌張張地逃竄,一轉眼就不知去向了。

  那麼剛才的說話聲,難道真的是貓所說的嗎?半八滿心狐疑的起身推開拉門察看,外頭連個人影也沒有,當然也看不見貓的蹤影。房間裡大家都像死人一樣睡翻了,只有房間的一處角落裡,行燈(和式方型紙罩座燈)矇矓地亮著。

  看樣子準沒錯,是貓說的。

  這樣想的時候,半八突然感覺寒氣刺骨。急忙又鑽進被爐裡像剛才那樣躺臥著,可是心裡一直掛記著拉門的縫隙,不曉得什麼時候貓又會從那兒探出頭來,半八愈想愈覺得怪異,於是失眠了一整晚,直到早晨天亮了,才帶著充滿血絲的眼睛,去屋後用冷水洗把臉。

  所有的人都醒來了,半八依然避諱著不敢講昨夜發生的事,貓不知去了哪兒,從此不見蹤影,右衛門的家人也開始擔心起來。

  過了兩、三天後,在武次右衛門家的屋頂出現平時聽慣的貓叫聲,出去察看,牠是自家所養的貓,不知為何牠的一雙腳被砍斷了,主人大吃一驚,立刻召來獸醫予以包紮治療,可是傷口持續發炎,沒多久就死掉了,家人們為此好傷心。

  聽到貓說話,唯獨半八一人而已。半八懷疑貓的離奇死亡可能和自己有某種關連性。但是他深怕這件事若是說出去,可能會招致不好的噩運,所以一直絕口未提半個字。

 

  二、春天的貓

  風和日麗的春天,淺井金彌的老奶奶,披著嶄新的布巾,在面向庭院的走廊進行挑揀白魚的工作,在她後方牆上的窗台,家裡的貓正蹲在那兒,朝下看著老奶奶手的動作,那是一隻笨拙,身軀肥碩,上了年紀的公貓。

  老奶奶埋頭專注地挑揀著白魚。

  貓用帶著睡意的眼神看著,稍後發出遲緩低沉的聲音說道。

  「阿婆啊!讓我吃了那尾魚吧!」

  老奶奶聽到貓說的話也不回頭,依然沒停下手邊的活兒,宛如怒斥自家孩子似的責備對方。

  「你急什麼,主人還沒得吃呢!」

  老貓微微苦笑,似乎無計可施只好打消吃魚的念頭,甩了甩尾巴,又打個大呵欠,沒多久就在窗台上睡著了。

  不到咫尺之間的距離,某人看見了剛才的情形,被貓和老奶奶的對話嚇壞了。於是,重新端詳了貓,又轉頭看看老奶奶,可是雙方都沒有什麼異樣。溫暖的陽光照射在老奶奶的布巾,膝蓋上的白魚,看著窗台上慵懶的貓背脊,真是個宜人恬靜的春日好天氣呢。

  當那人期待著也許貓還會說些什麼吧,這樣想著,可是貓似乎睡得很熟,從此以後再也沒說過一句話。

 

  三、貓的舞會

  在桑名地方(今日本三重縣桑名市)松平家吉瀨作右衛門的家裡,兒子正在做烏魚的生魚片。

  家裡養的貓一聲不響,看到盤子上整齊排列的生魚片,想都沒想就伸手偷了幾片,忘我地享受著鮮魚的美味。

  兒子立刻發現:「不行!」隨即抄起菜刀的握把輕輕敲了一下貓的腦袋,於是貓發出了小小聲卻十分清楚的叫聲說:「好疼呀!」

  貓居然會說話哎?兒子驚訝地看著貓,貓似乎頗難為情的,緩慢地走遠,不知去了哪兒。

  兒子覺得貓會說話真是太不可思議,後來就把這事兒告訴雙親,他們完全不予以採信:「怎麼可能?你在做白日夢吧,畜生難道可以說人話嗎?天底下哪有這種事!」

  雖然被斥責了,心裡面很不好受,但兒子仍然保持警覺,注意觀察貓兒的動作。有一天下午,他看見母親擦眼睛用的紅色染布掛在庭院的曬衣架上,貓兒屢次想要跳上去。父親作右衛門也發現了,他覺得有趣,於是興高采烈地說著:「老婆啊,妳瞧!聽說貓看得見顏色鮮豔的東西,那隻貓正鬧著玩呢!」

  可是兒子覺得貓似乎玩得過火,這舉動看起來不太尋常,結果就在下一瞬間,貓竟把布片扯下來叼走一溜煙跑掉了。或許是因為心愛的貓所做的,父母親也不忍心呵責。

  不久後,貓又若無其事回到了庭院,但紅色染布不知被牠叼去哪兒?

  又過了兩、三天,兒子發覺貓兒緦在深夜離開家,直到將近天快亮的時候才回來。

  某夜,兒子暗地偷偷跟蹤牠。貓兒渾然未覺,大搖大擺的在街巷走著,在某個巷子的盡頭,忽然拐了個彎,轉進一個極窄的小路,原來是通往天滿宮拜殿的捷徑。

  再靠近一點窺伺,只見裡面有貓二、三十隻,圍成一個圓圈,盡情地跳著舞。動作和姿態好像人一樣,其中有一隻披著紅色染布巾的貓領隊,擺出很帥氣模樣,動作特別醒目。再仔細一瞧,那不是家裡的貓嗎?沒想到天滿宮的拜殿前,竟然會遇到貓的集會,還看見成群的貓在跳舞。

  第二天,兒子瞞著父母,忽然抓住家裡的貓,將牠全身綑綁扔進大海殺掉了牠。

  那天夜裡,他又偷偷走到天滿宮前,觀察貓咪們的動靜,果不其然,舞會仍在進行。然而已看不見披著紅色染布巾的貓咪,舞會少了牠,好像變得有點寂寞。儘管如此,貓咪們仍然打起精神,盡可能的手舞足蹈,不時還插入愉快的貓叫聲,好像在為夜晚的舞會助興。豎起耳朵來聽牠們的叫聲,好像循環唱著同一首歌:

  作左不在,

  真掃興!

  作左不在,

  真掃興!

 

  ※<貓會說話的故事>收錄在三好想山《想山著聞奇集》巻之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活著的人因為仇恨和強烈的執念,靈魂出竅化為怨靈

 

撰文:銀色快手(妖怪文化/奇幻文學評論家)

原刊登於《幼獅少年》八月號

(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輪迴轉世的宗教觀

結合中國道教與佛教東傳相互融合後所發展出來「輪迴轉世」的宗教觀,自古以來主宰了東方人對於生死的看法。一般咸信人死後仍有靈魂,《說文解字》有云:人所歸為鬼,死後的靈魂如果沒有順利投胎轉世,墮入六道輪迴(即天道、阿修羅道、人道、餓鬼道、畜牲道、地獄道),就會變成無所依歸的孤魂野鬼,飄蕩人間不忍離去。像是日本有所謂的「地縛靈」,就是死後沒有得到解脫或有冤難伸的怨靈。

 

中元普渡與鬼共桌

日本相當重視佛教傳統,七月十五日這天在各地舉行「盂蘭盆」法會,會中為呈放供品的盆棚做裝飾,點上白色燈籠,並進行掃墓的活動以迎接祖靈,黃昏的時候,還要記得在自家門口點燃迎靈之火免得死去的親人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家。

依據習俗,在進行法會的三天之內,必須吃齋(日本人稱之為精進料理),魚和肉暫時都不能吃,因為那是給亡靈享用的。也有類似台灣的「放水燈」以及燃燒燈籠的習俗,在京都甚至還有火燒山的祭儀(大文字祭),這一連串的活動名為「盆祭」,即日本人的中元節。

現代的日本人也會選在這一天,在朋友或親人之間相互饋贈禮品,或誦經歌舞,迎死靈送孤魂,稱作「盆踊」。他們的中元節雖保留了供養死靈、慎終追遠的心意,但形式上不再令人有森然怖慄之感,反被載歌載舞的熱鬧氣氛所取代。


日本的惡鬼與幽靈

其實在日本人的眼中,鬼和幽靈是兩種不同的概念。俗稱的惡鬼有血肉之軀,頭上長角,面目猙獰,通常有青鬼和赤鬼之分。在民間故事當中,「鬼」是流傳相當普遍的妖怪,比方說「桃太郎傳說」中被討伐的惡鬼,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日本人的祖先認為暴風雨、傳染病等危害人類的各種災禍,都是惡鬼所為。因此,每到春分的夜裡,人們還是會一邊口中喃喃唸著「鬼在外、福在內」(鬼到外面去把福迎進來)一邊從屋內朝屋外撒綠豆,意味著將各種災難趕出去。

中國人所說的鬼,在日本稱之為「幽靈」。小時候常看哆啦A夢(小叮噹)的卡通,每次大雄做虧心事,最怕半夜裡戴著白色三角頭巾的幽靈來找他,這是我對「幽靈」最初的印象。「幽靈」是死者以生前的模樣出現在人世間的形象。如果人以外的生物,比方說民間故事裡幻化成人形的狐狸和老貓,或是櫻樹的精靈幻化成女孩,這些都不是幽靈,而是屬於妖怪的範疇。



生靈與死靈的區別

假使活著的人因為仇恨和強烈的執念,靈魂出竅化為怨靈,分身到別的地方害人,則叫做「生靈」,在平安物語與能劇之中經常可見像是《源氏物語》生性風流的光源氏被六條御息所夫人的生靈糾纏。而枉死者聚集的冤氣,則有可能化為「死靈」附在活人的身上,招致疾病纏身或作祟搗亂,弄得一家雞犬不寧。

 

妖怪與幽靈的差異

日本的民俗學者柳田國男,主張應該要把妖怪和幽靈作明確的區分,在當時掀起了學術界的爭議,柳田教授在昭和十一年(1936)發表名為《妖怪談義》的論文,從三個部分來作區分:

第一,妖怪出現的場所是固定的,幽靈則是出沒不定,無論哪裡都會出現。誰要是靠近它的地盤,誰就倒霉。

第二,妖怪不會選擇特定的對象現身,所以只要妖怪出現了,在場的人都可以看得見;幽靈則會選擇特定的對象現身,所以在鬧鬼的房子裡,不見得每個人都看得見幽靈。

第三,妖怪出現的時刻多半在傍晚和黎明破曉前的時分,這個時間帶,俗稱「逢魔之刻」,遇見妖怪的頻率特別高。幽靈則通常在丑時,也就是三更半夜裡出現。

結論是妖怪比較具有地域性觀念,拘泥於特定的場所出沒,幽靈則是以特定對象作為目標,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幽靈(鬼魂)通常是為了復仇,或前世遺願未了,需要陽世的活人協助,一償宿願。

若是有興趣研究鬼/妖怪與幽靈外形上的差異,只要將土佐光信的《百鬼夜行繪卷》、鳥山石燕的《畫圖百鬼夜行》拿來與河鍋曉齋葛飾北齋、歌川國芳等人所繪製的「幽靈肉筆畫」比較就可以一目瞭然。

 

百物語接力怪談會

江戶時代的日本,流行一種叫做「百物語」的遊戲。

就是半夜裡幾個朋友聚在一起,點起許多蠟燭,大家輪流說鬼故事,感受恐怖的氣氛。

據說,當第一百根蠟燭熄滅時,就會發生怪事……

所以往往說故事的人會心裡有個警惕,輪到自己說故事的時候,千萬不要變成最後一個,因為不知道說完第一百個故事的時候,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每次說到第九十九個,就會立即打住,沒有人敢再繼續說下去,所以誰也不敢去碰觸這項禁忌。

這種遊戲其實是源自古代集體召喚鬼魂的宗教儀式,如今演變成試膽大會的故事接力賽。東販出版的兩本《新耳袋》,內容講述出現在不合時宜場所鬼魂的故事,每本書中都蒐集了九十九個現代怪談,有些被改編成漫畫,收錄在恐怖大師伊藤潤二的短篇集《禁入空間》,有機會可以去找來看,在夜裡試試自己的膽量到底有多大?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拍攝的 阿菊人偶 都市傳說。

小心!床邊的娃娃半夜會發出詭異的笑聲 圖:市松人偶 菊人形的原型

 

撰文:銀色快手(妖怪文化評論家、怪奇愛好家) 

本文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及任意發布,作者保有法律追訴權。

 

 

關於玩偶的靈異傳說

 

記得小時候,常聽到一些關於玩偶的靈異傳說,像是鬼月來臨之前,要把家中所有紙娃娃集合起來燒掉。不然,晚上會變成鬼娃娃來找你,讓你惡夢連連,夜裡不得安寧;還有人說,紙娃娃玩完之後一定要收好,放在鐵盒裡,不可以斷手斷腳,否則,紙娃娃晚上會變成女鬼來掐你脖子,聽起來真是毛骨悚然,說穿了,還不都是大人編造出來想嚇唬孩子的故事,提醒他們要把紙娃娃或玩偶收好。

小孩子沒心眼,大人講什麼都相信,實在單純的可以!坦白說,我也曾中毒很深,打從心底相信這種無稽之談,像是睡覺的房間絕不可以放任何娃娃,免得到了半夜娃娃會來找我玩,對於眼睛會眨、或是會發出聲音的娃娃更是敬而遠之。

一九八八年出品的【靈異入侵】(Child's Play)幾乎將我的童年夢魘翻箱倒櫃給挖了出來。片中的殺人魔利用咒術將自己的靈魂封印在會說話的玩偶身上,不知情的孩子在大賣場央求母親買給他玩,到了夜晚,被附身的鬼娃恰吉就會手持尖刀一路瘋狂砍殺,而且生命力極為強韌,堪稱玩具界的富江也不為過。

 

會生長頭髮的恐怖娃娃

 

お菊人形在日本,家喻戶曉最有名的玩偶靈異傳說,莫過於萬念寺供奉的菊人形。娃娃頭髮會生長的奇妙現象,即源自於此。菊人形的故事,曾被電視媒體大幅報導,消息傳遍全世界而名噪一時。

有關這則傳說,最廣泛流傳的版本如下:

這是大正七年(西元 1918 年)發生的事。當時年僅十八歲的鈴木永吉去參觀在札幌舉行的大正博覽會,於會場買了一尊日本人偶(市松人形)給年約三歲的妹妹菊子。菊子非常喜歡那尊人偶,疼愛程度簡直就像是對待自己親妹妹一樣。菊子後來卻因為罹患重感冒,從此一病不起,提前離開了人世。因妹妹的死悲傷不已的哥哥永吉,決意把妹妹的遺骨和玩偶一起供奉在神桌上,朝夕祭拜,藉此追思妹妹生前的可愛模樣。

一九三八年永吉移居樺太,把妹妹遺骨連同玩偶裝在箱子裡,交由萬念寺的住持妥為保管。到了昭和十三年,也就是一九四七年,二次大戰結束後,永吉終於返鄉,前往該寺廟準備取回箱子時,發現玩偶起了變化,他在主持面前打開箱子時,驚見玩偶的頭髮竟長到肩部。「一定是菊子把她的靈魂澆注在生前最鍾愛的玩偶體內吧!」目睹這怪現象的今川住持,紋風未動將「菊子的玩偶」安放在萬念寺,從此之後,玩偶的毛髮只要生長至腰際,就會自行斷落。每年三月寺內人員會定期為玩偶梳理毛髮,稱之為「整髮會」,直至今日,菊子的玩偶仍不斷持續生長毛髮。(刊載於北海道新聞,1970年8月15日)

這篇報導當中,還有「菊人形的毛髮長約25公分,懸垂至腰部以下」的詳細記載,並附註「幾年前,經由北海道理學部的研究生調查,證實是人的毛髮,至於毛髮為何會變長?則找不出合理的解釋。」關於菊子人偶的傳說,大致以此做為定本。

筆者上網搜尋關鍵字,找到香港作者帕拉汀Paladin發表的「菊子的玩偶」-長頭髮的靈異娃娃(【域拉科格】網誌恰好是華文網路盛傳的版本,文中將「鈴木永吉」誤植為「鈴木榮吉」;將「北海道空知郡」誤植為「空知邵」;將永吉「移居樺太」誤植為「被徵召入伍」;將「北海道大學理學部」誤植為「北海道大學醫學部」在此一併訂正,勿以訛傳訛。

右圖引用來源:並木伸一郎《 日本の怪奇100 》 (マガジンランド)P.89

 

各地傳說不斷,轟動全日本!

菊人形傳說的重點,擺在年幼亡故的少女,將其怨念寄附人偶身上所引發的靈異現象。新聞披露以後,震撼全日本,自此各地均傳出類似人偶毛髮生長的目擊事件,大部分為市松人形(木製人偶),少部分為西洋人偶(洋娃娃)及橡膠玩偶。

筆者也曾在緯來日本台看過某個綜藝節目,實地採訪一間外觀上不甚起眼的寺廟,裡面專門收藏被丟棄不要的人形玩偶。當住持帶領外景隊藝人進入收納室,果然陰氣森森,其中也有頭髮會生長的玩偶,竟然是以夏威夷跳草裙舞為造型的橡膠玩偶,臉上的表情相當可愛,放在暗處攝影機拍攝到人偶的臉上,卻發覺眼神有些詭異,好像直盯著你瞧,教人直冒冷汗。

據說這個呈現巧克力膚色跳草裙舞的玩偶早已停產,市值估算下來,至少幾十萬日幣跑不掉,同樣是戰前生產的玩具製品,不過寺方並不打算拿到開運鑑定團去估價,當然也不會上網拍賣,也許有朝一日會成立玩偶博物館,來展示這些長年下來累積的收藏品吧!

 

你拍攝的 阿菊人偶 都市傳說。

圖:萬念寺供奉的菊人形 寺內住持每年都會為她換上款式不同的鮮豔和服。

 

(次回預告:菊人形傳說形成的過程,以及毛髮生長背後的秘辛)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什麼是「都市傳說」?

 

撰文/銀色快手(日本妖怪文化/奇幻文學 評論家)

本文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及任意發布,作者保有法律追訴權。

 

「都市傳說」(urban legend)一詞譯自美國

尤以羅德.瑟林所著的《陰陽魔界》(Twilight Zone)為最典型的代表。

它是一種集合了集奇幻、懸疑、恐怖、怪談的類型。

「urban legend」在字典上的定義是:不確定的地帶,想像與現實的中間。

 

「都市傳說」中的故事,在過去或許也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件

但經過有心人變造、重新詮釋,添加符合時代背景的若干細節

如特定的人物或地點,使得這些古早傳說得以借屍還魂

 

「人面犬」即是其中最有名的例子。

一九八九年間造成流行話題的「人面犬」

曾於十九世紀的江戶田所町被人所發現

並且被記載於《街談文文集要》一書中。

當時的江戶(東京)和今日的大城市一樣,人口稠密、工商業發達。

 

而「都市傳說」的要件之一

就是故事必須發生地點必須在人口密集的現代都會中

和過去只在偏僻鄉野巷弄間流傳的故事,已有很大的不同。

此外,「都市傳說」的特性是短期內大範圍散佈

內容上多半圍繞在都市生活上,或多或少反映出現實經驗的故事。

而發生在都市交通運輸、高大建築物之中

像是電梯、停車場,或經由現代傳播工具

電話、手機等管道散佈的靈異事件或妖怪故事

則被稱為是「新都市妖怪傳說」。

 

而「學校怪談」也可以算是「都市傳說」的一種

這是因為「學校怪談」並不限於某特定地區

常是日本各地的校園都不約而同流傳著相同版本的故事

其散播的空間和速度,已達到「都市傳說」的標準。

 

 

謠言與都市傳說 

 

「都市傳說」和「謠言」常被混為一談

謠言的定義是:

「無法掌握來源的正確性,透過口耳相傳,讓人相信這是真的

與真實事件有所關連的命題,並且具有政治、經濟、宗教上的特定目的

有計畫的散播煽動(demagogue)的言論」。

 

然而,相對於謠言的特定目的性,都市傳說通常是無目的

而且可以沉寂已久依舊歷久彌新,即使消失亦可再度成死灰復燃

成為熱門的話題,提供人們娛樂或消遣。

 

「都市傳說」伴隨著都市化現象而產生,並與口語傳播現象息息相關。

雖然,「都市傳說」和「謠言」都深具傳染力和快速傳播的性質

但是,「都市傳說」往往更能引起人們的不安、焦慮和恐懼

具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力。

 

 

日本的新都市妖怪

 

日本對於「都市傳說」的喜愛,從未斷絕

江戶時代的《雨夜物語》、《耳袋》等書都收錄了不少當時著名的傳說。

二○○二年由木原浩勝、中山市朗編著的《新耳袋》系列

收錄了九十九則發生在現代的怪異事件,深受讀者們的喜愛

二○○三年初還拍成電影。由作家撰寫讀者親身體驗的靈異事件

如《稻川淳二的心靈恐怖》系列

或是編劇家杜撰的《世界奇妙物語》系列,也都有一定的讀者支持。

小說方面,光文社著名的恐怖小說系列〈恐怖小說文庫本〉

由著名的恐怖小說家井上雅彥編選,目前已有十多本不同主題的選書。

而在眾多新都市怪談當中,以底下三則最為著名。

 

裂口女傳說

 

一九七九年,日本全國各地突然爆發「裂口女傳說」。

一個披頭散髮、用圍巾矇住爆裂嘴巴的女人,經常徘徊在學校門口附近。

她的出現讓孩子們感到萬分恐慌,惶惶不可終日。

裂口女因為整形失敗,因而心生報復,會動手縫掉所有女孩們的嘴巴。

傳說中,她會把圍巾摘下,主動問孩子:「我漂亮嗎?」

然後再強行帶走他們,加以殺害。

 

歷年來日本各地都曾傳出有孩童目睹裂口女出現

對於家長們造成相當大的困擾,教育相關單位甚至提出因應對策來解決!

裂口女很可能是孩子們心中誘拐、綁架等犯罪者或變態者的化身。

根據學者的考察與分析,該則傳說是傳承自《四谷怪談》裡的阿岩

因為自己變成了醜女而心生報復,只是把報復的對象轉為孩子

讓社會對於兒童安全的保護提高了警覺。

 

人面犬傳說

 

一九八九年,日本女性週刊雜誌的記者捏造了一篇報導:

某個下雨的夜裡,有人開車行駛於高速公路上

突然從後照片映出一隻奔跑的狗,當時的時速是一百公里

車子開得愈快,那隻狗就更快速地追上來。

突然那隻狗出現駕駛前面,長著像人一般的臉龐

有粗粗的眉毛和細長的眼睛,嘴巴笑起來像人一樣。

沒想到這則虛構的記事,後來竟然在全國各地廣泛流傳開來

產生不同的故事版本,甚至還有人還打電話到電視台投訴

希望警察單位能夠趕走他們家附近的人面犬。

日本在天保七年(一八三六)也盛傳出現「人面牛」的妖怪

而昭和十九年(一九四四),日本警保局保安課發行的《思想旬報》

甚至還刊載著「本地生下了四隻腳像牛一樣的孩子

預言說戰爭將在今年結束,如果多吃梅干或韮菜就不會染上疾病,說完就死了。」

 

 

頭髮會生長的人形娃娃(菊人形傳說)

 

供養娃娃以祈求平安的迷信,在日本相當盛行

因此傳出許多關於娃娃的靈異事件

而「菊人形傳說」幾乎成了愛玩娃娃的女孩們的惡夢。

故事從北海道空知郡的栗澤町開始

戰前有位鈴木永吉先生將三歲就夭折的女兒──菊子的娃娃(人形)

供養在萬念寺之中。戰後鈴木先生回國

發現寺中供養的娃娃頭髮居然生長了數公分

聽說是因為菊子的靈魂寄附在娃娃身上的緣故。

這個故事在二十多年前被電視台報導後

日本各地就陸續傳出類似的故事,因為媒體的渲染

造成民眾的恐慌,有一段時期,路旁常見到遭主人遺棄的娃娃。

 

 

消費新傳說

 

不管「都市傳說」中的新妖怪表達了何種警訊

其最可怕之處,還是媒體的傳播力量。

如今日本的大都會,正在繼續製造新的妖怪故事

滿足大眾渴望被驚嚇的潛在欲望,激起本能的恐懼

讓生活在緊張而忙碌之中的人們,也有如同農業社會的鄉野傳奇

可以提供娛樂、分享的話匣子,無怪乎恐怖電影、漫畫在日本能夠大行其道。

只要一想到伊藤潤二「人頭氣球」中

脹大的頭想盡辦法把自己吊死的樣子

就能明白人們為何喜歡流傳這些荒誕不經的故事的矛盾心態

除了毛骨悚然的感官刺激之外,前所未有的解放感

讓想像在窒悶的都市環境裡找到了出口

或許便是「都市傳說」得以繼續存在並且複製下去的理由。

有興趣的朋友,不妨上網查詢日文網站,關鍵字「都市伝説」

或是到各大專院校的BBS連線版,尋找marvel或者是ghost版

你會發現新的都市傳說正在四處蔓延中。(本文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延伸閱讀

 

超常現象研究會編。《貞子》。林淑珍譯,台北:暖流,二○○○。

羅德.瑟林。《陰陽魔界》。唐果仁譯,台北:新雨,二○○三。

木原浩勝、中山市朗著。《新耳袋》。游蕾蕾

 

※本文首次刊載於《誠品好讀》二○○三年八月號「妖怪圖考」專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764074286_09ee4a1d72_m.jpg 

巷口有人死在駕駛座上,頭朝下壓著方向盤,連續蜂鳴至今已逾十分鐘。

 

文/銀色快手

 

原本,我坐在電腦前,正在繕打一份開會時要討論的簡報。

突如其來的蜂鳴聲中斷我的思考。是誰那麼沒公德心?

在樓下猛按喇叭,還叭叭叭叭個不停!吵得人心煩意亂。

此刻的我,大腦一片空白,雙手靠在鍵盤上,敲不出半個字來。

同事A研判,八成是停在路邊的車子被別的車子擋住了出不來,

想說乾脆用刺耳的喇叭聲,把擋住出路的白目車主給轟出來,要他立刻移車!

普通人頂多連續叭個幾聲,就會耐不住性子,走出車外扯開嗓門,準備問候對方祖宗十八代。

不可能一直猛按個不停,又不是吃飽撐著,無聊打發時間。

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受不了吧,簡直像魔音穿腦,聽久真的會瘋掉我不騙你。

 

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每當這感覺浮上心頭,總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屢試不爽。

同一時間,辦公室內部也籠罩著令人不安的氛圍。

我下意識地走近窗邊,想知道外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宛如防空演習時的警報聲,仍持續不斷穿透耳膜,攻擊我的中樞神經。

我們的辦公室在五樓,推開窗,遠遠的我看見一部紅色的自用汽車

不偏不倚的撞上電線桿,汽車的擋風玻璃碎了一地,引擎蓋上冒出白煙,

只見駕駛的頭朝下,埋在方向盤的位置,連續刺耳的蜂鳴聲就是這麼來的。

 

時間是傍晚五點左右,晚霞逐漸把天空染成橘黃色。

放學的孩童和機車騎士渾然不知發生什麼事,

他們魚貫地走進又穿出這條巷子,往大馬路的方向消失。

直到一名婦人發出可怕的尖叫,路人才圍過來把巷子完全塞住。

 

一位熱心的大叔,拿起一條毛巾綁在手掌上,

使勁將那輛紅色汽車的水箱蓋撬開,然後把電源線硬生生擰斷,

恐怖的蜂鳴聲戛然乍止,猶如被獵槍擊中的大象臨死前發出最後一聲長長的哀嚎。

有人在第一時間打電話報警,並且叫救護車火速趕來。

接著,附近的住戶紛紛擠在陽台上看熱鬧,

肇事現場幾乎被圍觀群眾擠得水洩不通,所以他們什麼也看不到。

 

不過,從我所站的這個位置,視野和角度剛剛好,才會看見不該看見的。

那個血流滿面的肇事者,他的雙手還緊緊抓著方向盤吶!

怎麼覺得我好像快要吐了,媽的,運氣有夠背的,什麼不去看,偏偏又看見死人。

警車和救護車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彼起彼落,愈來愈近。

同事們也熱烈地討論可能的肇事原因,睡眠不足、酒駕、閃避路人、一時想不開……

真佩服他們的想像力,我已虛脫無力,硬撐著身體走到洗水間,就著馬桶狂嘔,

差不多把午餐吞進去的食材吐得一乾二淨,馬桶裡淨是穢物,散發著夾帶消化液的酸臭味,

我連續抽了幾張衛生紙,擦拭嘴巴周邊的殘餘,接著打開水龍頭,用手潑水在臉上,讓自己保持清醒狀態。

當我再度走回窗邊,救護人員已將傷患從副駕駛座的門邊抬出來,看樣子凶多吉少。

警方則忙著蒐證,並向現場的目擊者進行筆錄,整條巷子熱鬧非凡。

 

我突然想起簡報的事,媽的,六點就要開會了。

立刻回到座位上,就算是臨時抱佛腳也要弄出個名堂來。

突然一陣寒意從椅墊竄上背脊,頓時涼徹心肺。

一道微弱的氣息,吹向我的耳畔,發出低頻的聲音。

該不會是遇到那個了吧?

 

液晶螢幕上莫名其妙的出現一排字:

「我知道你看得見,快來救救我!」

 

霧一般模楜的黑影在液晶螢幕後方若隱若現,

好像被一雙看不見的眼睛盯著看,感覺很不舒服,

無法逼視的目光,似乎在催促著我開始行動,

這就是我和「它」第一次面對面的接觸。

 

(故事待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