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辦公室系列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銀色快手


  深夜,病房走廊瀰漫著死亡的氣息。

 

  那是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它好像會滲入衣物裡,甚至滲入毛細孔似的,洗也洗不掉的恐怖物質,一聞到它就感到噁心,覺得渾身不舒服。

 

  平生最恨來到這種鬼地方,對不起,我並沒有歧視的意思。我想可能是因為小時候體弱多病,爸媽經常半夜帶我去掛急診,有時情況危急,護士阿姨會替我打針以解除身體上莫名的疼痛,那些恐怖的就診經驗伴隨著我的童年成長,以至於一進到醫院,過去不好的回憶立刻湧上來,所以當我聞到消毒水味,不由自主產生噁心和厭煩的感覺,若不是阿威的緣故,我根本一刻也待不住。

 

  剛才在急診室折騰了好久,光是等掛號、等空病床就耗去一個多小時。阿康明天還要上早班,不能待太晚,我叫他先回去,明天再打手機給他,今晚我來留守。聽說阿威的家人在南部,也找不到連絡方式只好作罷,我還打算跟公司請一天假,看看後續的狀況再說。

 

  阿威躺在病床上,左手臂吊著點滴,每隔三個小時,輪班護士會進來更換點滴袋,袋子裡裝的內容物是葡萄糖液,用來維持他的體力。你無法想像被公司同事叫做陽光男孩的阿威,現在居然瘦到名副其實的皮包骨,他打籃球時神采飛揚的表情不見了,換上的是形同喪屍般陰沉的一張臉,眼眶凹陷,顴骨隆起,臉頰像是被削掉肉,嘴唇呈現紫灰色,身上飄散著老鼠的屍臭,再加上病房的消毒水味實在相當驚人!害得我也忍不住戴上活性碳口罩以抵擋那股異味。

 

  真希望阿威能夠順利熬過這段危險期,我在內心祈禱著。

 

  看著點滴液順著透明的管子一滴一滴的流進他的身體,我的眼皮也漸漸的像鉛塊一樣沉重,眼前的景物開始模糊,坐在病床旁邊看顧阿威的我,終於抵擋不了睡眠的誘惑,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

 

  夢中,我走在一條空中走廊,它是連結兩棟超高層大樓之間的橋樑建物,我不知道樓層有多高,但是從玻璃窗向下俯瞰,令人暈眩,其他的建築都微縮成點點散布的星光,外面的風非常大,不時傳來猛烈駭人的呼嘯聲,彷彿一群惡鬼嘶吼尖叫,走廊的兩邊是一整排窗子,從這棟大樓到那棟大樓的距離差不多是兩間教室的長度,而且地板也是透明的玻璃,雖然看上去是厚度和硬度都相當扎實的強化玻璃,但或許是心理作用,真要走過去我想沒有人不提心吊膽的,好像隨時會掉進萬丈深淵似的,媽呀,我有懼高症耶,不要這樣子玩我好不好。

 

  不知為何,我好像被一個聲音催促著前進,很想閉上眼睛大膽的跨過去,可惜我沒那個膽子,我半蹲著伸出右腳試探性的前進,然後再小心翼翼地跨出左腳,深怕踩空了某個壞掉的玻璃磚,無預警地從高空掉下去,勢必要粉身碎骨的,這時候雙腳的反應特別有存在感,只是這緩慢的步伐不知何時才能走到對面那棟大樓,風持續呼嘯吹著,連地板也震得軋軋作響,我冷汗直流,雙腿不停使喚抖得好厲害。

 

  這時候不知是幻覺還是真實,我看見走廊的盡頭有個人在向我招手,同時還叫著我的名字:「……小馬……快…過來啊……小馬……」好像催眠似的聲音,頻頻向我召喚,聽著聽著,魂都快被那聲音吸走了。

  「……小馬……快…來…啊……」

 

  那人個子並不高,另一隻手拉著一顆紅色的氣球,我鼓起勇氣邁開大步,想看清楚那人的模樣,一步兩步三步,我覺得腿好像不屬於我,彷彿他自己有生命似的緩慢向前,與其說是克服了高空的恐懼感,不如說是我中了吹笛人的魔咒被強行拖過去,直到可以看清楚那人的輪廓後,我倒抽了一口氣,血液開始逆流,因為拉著紅氣球的不是別人,正是穿著綠色夾克的老王,他的五官並不完整,應該是眼睛的部位,只留下兩道血槽,從深陷的凹洞不斷地流出黑紅色的膿血來,鼻子像是被削去了半邊,嘴唇裡沒有了牙齒,卻發出陰慘慘的笑聲。

 

  我很想衝過去摀住他的嘴巴,叫他不要笑,比起他恐怖的面容,我更害怕聽見一陣勝過一陣的怪笑,好像非洲土狼接近獵物時興奮的聲音,教人不寒而慄。

 

  這時才發現我是赤著腳的,踏在冰冷而堅硬的強化玻璃上,面對著意圖不明的對手,而且身上又沒有任何可以充當武器的工具,突然覺得自己的處境很悲壯,老王依舊用他低沉沙啞的聲音持續呼喚著我的名字,但是他鬆開手裡的紅氣球,任由風吹向一邊的窗外,就在那瞬間,不知為何,我好想抓住那顆紅氣球,這個念頭一上來就迅速膨脹成巨大的欲念,下一秒,我竟然飛奔了起來,並且衝向窗外一把接住飄在空中的紅氣球,老王詭異的笑聲猶在耳際,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我重重的從幾十層樓的高空摔下來,刺耳的呼嘯聲伴隨無止盡的墜落,猛然把我從睡夢中驚醒。

 

  手機的鬧鈴幾乎在同時間響起,走廊上人們的步伐,窗外的鳥鳴以及病患家屬交頭接耳的細碎聲,逐漸把我拉回了現實,原來已經是早上了啊,阿威手臂上的點滴還在默默的注入液體,他臉上的黑氣慢慢退去,有一名護士正朝我們的方向走過來。

 

 (待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銀色快手


  那股可怕的惡臭,混雜著垃圾的酸餿味、酒臭味和霉味的噁心巴拉味道,讓人很不舒服,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忍不住用手臂掩住口鼻,快要不能呼吸了。

 

  好想立刻離開這個鬼地方,但是尋找阿威的任務把剛湧上來的念頭硬是壓下去。不由分說,我和阿康兩人開始在屋內搜尋,看看有沒有留下什麼可疑的線索,就在這時,起居室天花板上方的燈泡發出「唧唧……唧唧」的聲音,接著啵的一聲熄滅了,屋內頓時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快把手機打開,我好像聽見聲音了。」

 

  阿康從黑暗中站起來,伸手拉了我一把,然後一個人繼續往前走。我連忙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充當照明,雖然光線很微弱,但地板上的垃圾還是照得一清二楚,當手機照向阿康前進的方向時,隱約有個物體出現在靠窗的的流理台下方,但窗子緊閉,屋內的空氣悶不透風。

 

  「是阿威!」我一邊強忍住難聞的臭味,一邊小心翼翼跨過那些垃圾靠近窗邊。阿康動作比我還快,立刻衝上前去,扶起蜷縮在角落的「物體」。身體呈現怪異的坐姿,阿威背對著流理台把頭埋在雙腿的膝蓋之間,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好幾天沒洗澡的他,頭髮零亂不說還沾滿了油漬,簡直如同街邊的流浪漢,當我來到他的面前,又是一陣惡臭襲來。

 

  推開窗,空氣終於開始流動了,濃郁的怪味道像針尖刺入我的鼻腔,雖然有點尿急,但我提不起勇氣進入猶如地獄般的廁所,那裡簡直是毒龍潭。

 

  「快,快來幫忙,他還有呼吸……」

 

  這時也顧不得豬腳麵線了,惡臭什麼的也拋到腦後,救人第一!我和阿康兩人奮力將阿威的身體從腋下撐起,像是兩人三腳遊戲似的,越過屋內堆疊的障礙物,手機的冷光劇烈的搖晃著,忽而映現出骯髒昏暗的天花板,以及牆壁上分不清是番茄醬還是血跡的一大塊污漬,好不容易抵達木板門口,我示意阿康暫時先停下來,我趕緊打電話 119呼叫救護車前來,人命關天,一刻都不能拖延。

 

  阿威有明顯的脫水現象,看來許久未進食,臉龐異常削瘦,剛才攙扶他的時候,覺得他的手好像在抖,我們在陰暗的走廊上兩人一前一後,像抬傷兵那樣硬是把阿威拖到了一樓,只聽見阿威的喉嚨持續發出含混不清的單音,再仔細聽,那聲音好像是重複叫著一個名字,好不容易終於聽明白,那名字竟然是──

 

  「……老……王」阿威勉強從喉嚨深處擠出沙啞的單音。

 

  我努力試圖搖醒他,但他的眼皮睜不開,輕輕拍打他的臉頰、喚他的名字也無法叫醒他,阿威像是陷入昏迷狀態,我猜他血糖可能很低,任何人在經歷了幾個小時沒吃東西的情況下,虛弱成這樣是很正常的,但是現在也不可能餵他吃那碗豬腳麵線,我已經放棄了,加上剛才歷經的惡臭攻擊,現在說什麼我也吃不下任何東西啊,感覺胃酸在逆流,如果有鏡子的話,我現在的臉肯定很難看。

 

  阿康動作很快,已經把他的SMART開過來了,救護車及時趕到,車上的救護人員連忙送擔架過來,大致問明詳細之後,給阿威注射了點滴,火速關上車門離去。我和阿康也尾隨其後趕往附近醫院的急診室。

 

  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好在我們發現得早,否則那個陰暗的房間恐怕又多了一具屍體。蒼白的路燈投射在阿威的臉龐時,極度驚恐而扭曲糾結的五官,實在無法想像他到底遇上什麼凶神惡煞,以至於把自己搞得不成人形。我坐在副駕駛座上望著堤外便道對岸的燈光,想說一切還是等阿威醒過來之後再仔細問他吧。

 

  阿康把車窗打開,夜裡的涼氣灌入車內,迎面吹來的風,感覺挺舒服的。SMAR駛離河堤邊的閘道後,左轉來到市區的大馬路上,前方不遠處加油站旁有一間超商,經過了剛才的事件,肚子感到有點餓,我提議先停車買些東西吃,再前往醫院的急診室察看阿威的狀況,阿康也真的餓了,時間剛好是晚間十點。

 

  我們兩人併肩坐在面對落地窗的圓椅上,一邊吃著關東煮和御飯糰,一邊喝著機器煮出來的熱騰騰咖啡。阿康似乎想起什麼,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話筒那頭傳來細細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女生說話的口氣,雖然聽不清楚談話的內容,不過阿康在關掉手機前說的最後一句話倒是聽得很清楚,他說:「……總之,明天有空的話,請妳務必過來醫院一趟。」阿康話剛說完,有個中年大叔正好走進超商來買菸,另一名送貨的物流人員也站在櫃台前等待店員簽收單據,我猜阿康打電話的對象可能是一位很特別的朋友,但應該不是女友,因為說話的口氣沒有像戀人那樣甜蜜放閃。

 

  吃完了東西,把桌面收拾乾淨後,隨即坐上阿康的車,直奔醫院的方向。

 

  (待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銀色快手


  直覺告訴我,案情並不單純。


  疑點一:上禮拜才發生過跳樓事件,前後還不到一星期,好巧不巧就在這時候帶賽的阿威竟然遇到老王!總覺得這兩件事似乎有所關連?我站在大樓後方的陽台點了一根菸,相信尼古丁有助於思路清晰。


  疑點二:雖然老王陰魂不散,經常徘徊在這棟大樓裡,可是也沒聽說過樓上的住戶有遇上什麼怪事,偏偏遇上怪事的都是我們這些坐辦公室裡的人,而且管理室那邊也說監視器並沒有拍到什麼鬼影。這就奇怪了,電子攝影器材不是比人類的肉眼還要敏銳嗎?照理來講「那些東西」在鏡頭前無所遁形才對,難道說只有特定的人看得見老王?


  我深深地吸進一口菸,任茫茫白霧佔據著灰色的腦細胞,把自己埋在理不清的謎團之中,忽然間,我想起一個人,那就是阿威。


  阿威是最後一個見到老王的人,況且他一直沒來上班,有點擔心他的狀況,打了手機他也沒接,MSN也沒上線,想要搞人間蒸發也不能這樣嘛,我打算下班後跟同事相約去他家拜訪,順便買個豬腳麵線給他壓壓驚、去除霉運。


  跟我一起去的同事,是行銷部的阿康,他為人爽朗,有著水電工的好身材,一八五公分高,小麥色皮膚,常上健身房練肌肉,最喜歡的戶外運動是攀岩。


  你很難相信他開著SMART的模樣,還戴著一副時尚墨鏡,有著說不出的違和感。算了,反正又不是我開車,管那麼多幹嘛。我們搭乘電梯前往地下室的停車場,周圍一片綠茫茫,好像進入了沼澤地帶,隨時都有怪物會竄出來,我的妄想開始擴張、自我膨脹。這時,有個東西突然黏住了我的手,原來是SMART的門把,我鬆了一口氣,打開車門坐進副駕駛座,並且繫上安全帶。


  阿康很熟練的發動引擎,轉動方向盤,把車子開出來。

 「你記不記得這個地方?」阿康指著窗外的一整排貨櫃屋。

 「這個地方?」我完全沒來過這裡,誰知道是什麼鬼地方。


  SMART轉入貨櫃屋旁邊的一條小路,路的盡頭是老舊的國宅,依照同事給的地址,阿威肯定住在這裡準沒錯。不過,總覺得這裡好荒涼,尤其是入夜以後,路燈昏暗,街道標示也不是很清楚,要找到正確的地址不容易。


  「我想差不多就是這附近了,要不要下去走一走?」阿康不等我回答,自顧自的在路旁熄了火,打開車門大步前進。我也只好快步的跟上去,前面有一間小土地公廟,阿康在小廟旁邊的轉彎處停下腳步。


  「記得好像是這條巷子。」阿康若有所思,他手指的方向正好是國宅後棟的位置,有幾戶人家的窗口燈是亮著的,我們已抵達目的地。


  現在是晚上八點左右,不曉得阿威吃過晚餐了沒?我心裡正想著,阿康突然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嚇我一跳。


  「你還楞在那兒做什麼?快去按門鈴啊!」


  阿康用下巴指了指門口的對講機,待我確認門牌號碼後,帶著忐忑的心情按下對講機上的通話鈕,沒反應。又按了幾次,還是沒人應答。


  這裡的國宅,屋齡恐怕超過三十年,大門因老舊而生鏽,阿康見對講機沒人應答,索性用身體撞擊門把,如他所料大門很輕易推開了,我們彼此交換了眼神,就一個箭步衝上了二樓,依照門牌的順序,阿威的房間應該在二樓的走廊盡頭。


  走廊上的黃燈泡又小又暗,使得周圍的氣氛更顯詭異。


  「你快來看,是不是這間?」阿康的膽子真的很大,即使摸黑探路也不怕,走廊的盡頭是燈光照不到的地方,鞋櫃前散置著幾雙發臭的運動鞋和藍白拖,我利用手機發出的冷光才找到門牌,果然是這個地址沒錯。


  「對啦,就是這間。」我按了木門旁的紅色按鈕,是直接從天花板牽線下來造型很古樸簡單的那種門鈴,還是無人應門。試著推開木門,應是從裡面上了鎖。


 
  「先讓開吧,我來試看看」阿康俐落的從身後取出一串鑰匙,插入木門的鎖孔掏了半天,只聽見卡鏘一聲,門鎖竟然應聲開了,好厲害,我都不知道他會這一招,真是深藏不露啊。


  阿康發出爽朗的笑聲,說是在部隊裡一個同梯的學長教他的,簡易的開鎖工具就串在鑰匙圈上頭。阿康進到屋內,先找到電源開關把燈點亮,我尾隨在後拎著公司附近事先買好的豬腳麵線,鞋也沒脫就直接踏入起居間。



  一股惡臭撲鼻而來。


  房間亂得可怕,幾袋大型黑色塑膠袋堆在廁所門口幾乎擋住走道,泡麵碗、免洗筷還有零食的包裝袋、啤酒鋁罐、伯朗咖啡什麼的散置在地板上,並且積著厚厚的灰塵,茶几到處都是菸蒂和看完一半隨意亂丟的租書店漫畫,更詭異的是電視還開著,可是人咧,怎麼不見了?


  (待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銀色快手


  ……話筒那邊斷斷續續傳來阿威氣弱的聲音:

 

 「……那天晚上,我加班到很晚,離開公司的時候,照例把鐵門拉下來,按了電梯要到一樓,結果……電梯停在四樓就不動了,那裡原本不是有一間特種營業的俱樂部,後來被斷水斷電……你們應該知道這件事吧?」

 

 「嗯……好像有吧。」蘋果妹代替大家回答。

 

 「……租約到期後,那裡人去樓空,感覺怪可怕的。我看見電梯停住了,以為是故障還拚命按關閉鈕,可是門始終關不了,裡面黑漆漆的,還是靠著消防箱上的警示燈才看見幾個殘破的沙龍椅散置在一旁……」

 

  阿威的聲音到這裡就停住了,同事們都豎起了耳朵,聚精會神聽著他的描述,蘋果妹催促他再繼續說下去,等了好久,才聽到阿威發出吁、吁、吁的喘氣聲……

 

  接著他用恐懼的顫音說著:「我看見老王了、我看見老王了!」

 

 「穿著綠色制服的老王……突然推開門,從俱樂部裡面幽幽地走出來,陰冷的一張臉面向我,發出低沉的聲音說:「年輕人,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家,小心會遇見鬼喔!」接著就是一陣“嘿嘿嘿”的怪笑,讓人打從心底生起惡寒。」

 

 「……直到電梯的門關上為止,老王一直站在門口盯著我瞧,不到兩公尺的距離,我覺得心臟快麻痺了,全身凍僵似的完全不能動,感覺不到呼吸……電梯門關上之後,似乎還能聽見門外傳來淒厲的笑聲……」

 

 「媽呀~他真的遇見老王!」一名女同事掩面尖叫著。

 

  同事們聽完阿威的描述,彼此交頭接耳了起來。在這棟大樓裡,關於老王的傳言還不少。有件事大家心知肚明,那就是下班後千萬不要一個人待在辦公室,因為百分之兩百肯定會遇到怪事,像是影印機會發出巨大聲響,列表機會無端的自動列印報表,還有日光燈管忽然一閃一滅,像是快壞掉似的,過一會兒又恢復正常,當然最恐怖的經驗莫過於親眼見到「綠衣老王」。

 

  蘋果妹嚇得哭了出來,幾個同事連忙上前去安慰她。

 

  綠衣老王偶爾會出現樓梯間,在固定時段巡視各個樓層的事情,比較資深的員工(老鳥)幾乎都知道。有人說,老王犯了職業病,死後也依然盡忠職守,以前大樓剛蓋好的時候,老王就開始擔任大樓管理員的職務,這棟大樓產權的持有者是老王的一個遠房親戚,對他十分信任,老王這個人也很熱心,平常就喜歡穿個綠色的夾克,沒事的時候會跟大樓的訪客,甚至是推銷員、水電工或是收瓦斯費的服務人員串門子,跟大樓的住戶和廠戶們都相處得十分融洽,誰知道半年後的某一天,他會無緣無故自己從頂樓跳下去,所有的人都感到相當意外。

 

  老王的身後事順理成章由遠房親戚一手包辦,但是新聞透過有力人士的關係硬被壓下來,所以老王自殺的消息並沒有登上社會版,至於他為何要自殺,各種說法都有,什麼欠人家賭債啊,被惡鬼纏身啊,有人謀財害命啊,關於他的八卦傳聞,著實鬧騰了好一陣子。

 

  畢竟那是個意外,不過老王生前沒有結婚,也沒有孩子,留下的大筆積蓄,連同印鑑、存摺都不翼而飛,這點相當可疑。但是警方早已約談過老王身邊的關係人,始終找不到直接的證據,抓出可能涉案的嫌疑人。也因此,老王的死究竟是自殺還是他殺,沒有人知道,所以這個案子到現在還是查不出結果。


  自從老王自殺的消息傳開後,整棟大樓的住戶都惶惶不安,每到了夜晚,誰也不敢一個人搭電梯了,深怕會遇見老王笑嘻嘻的跟你打招呼。 

 

  我們主任更是忙到焦頭爛額,趕著出貨的壓力超大,都到這個節骨眼,可是誰還敢加班啊,他們都相信阿威說的是千真萬確……誰最後一個待在辦公室誰倒楣。說也奇怪,事情都隔了那麼久,老王為何又開始出現在這棟大樓,莫非有什麼特殊的原因?


 (待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銀色快手



  每次當電梯的樓層指示燈,停在四樓不動的時候,同事們馬上就會聯想到綠衣老王,一想起他的面孔,直教人遍體生寒!不曉得你有沒有類似的經驗,一個人搭電梯的時候,好像有個什麼人站在你旁邊,這個時候千萬別回頭去看!有可能對方要來找替死鬼的!



  早上十點多,主任一進辦公室就被老闆狠狠刮了一頓。

  最近半個月以來,員工的出勤率表現不佳,導致出貨進度嚴重落後雖然主任心裡明白問題出在哪裡,但是這件事如果讓老闆知道了,可能會影響他的年度考績,所以面對老闆的指責,他只得點頭敷衍過去表示今後會加強監督員工們的出勤狀況。

  整個辦公室陷入一股前所未有的低氣壓,大家像是約好了似的,輪流請病假,要不然就推說家中有急事,臨時打電話請事假,尤其是今天,辦公室除了出納組的阿珍、業務部的小陳和阿志、電腦室的順仔就只剩下客服部的小貓兩三隻,意興闌珊地回應著客戶的來電,工作士氣相當低落。

  主任看了這個情況當然很苦惱,明知道工作進度已嚴重落後,要是趕不及下個月的出貨,老闆那裏現金周轉很可能會出問題,現在員工們又頻頻出狀況,動不動就請假、曠職,如何給老闆一個交代呢?

  中午吃飯的休息時間,客服部的蘋果妹叫了便當,和其它幾位同事包括阿珍窩到會議室一邊吹冷氣一邊享用。就在大家聊八卦聊的很開心的時候,蘋果妹突然壓低聲音問阿珍知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妳是說業務部的阿威?」
 「對啊,他今天還是沒來上班耶,聽說……」
 「不會吧,他幾乎從來不請假的。」
 「可是那一天他加班到好晚,我是聽阿志說的。」
 「他加班到幾點啊?」
 「好像是十點多才走的?」阿志接到電話的時候,阿威還在公司整理明天客戶簡報的資料,但是電話裡頭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在顫抖……
 「妳要不要先打個電話給阿威?」
 「看來阿威的狀況很不尋常,會不會是跟上禮拜的那件事有關?」
 「妳是說從十三樓跳下去的……」

 「欵、吃飯時間不要說這個好不好?」
  阿雯皺著眉頭沒好氣說。

  我們公司位於商業大樓的第十二層,樓層的中央有兩部電梯,一部是載人的,另一部則是貸梯,平時沒有載貨的時候,大家也會搭乘那部貸梯,而電梯的後方是雙向的樓梯,任何一邊都可以上樓或下樓,樓梯口的位置,每層樓設置了一間廁所和一個茶水間,但是女廁和男廁在不同層,像是女廁就位在十二樓,而男廁位於十三樓。

  如果往樓梯的方向走去,可以看見位於大樓後方的陽台,那裡有個吊樁口,裝設了兩座吊具,上頭附有滾輪,平時如果有大型家具或貨物要搬運,利用起來很方便。後面的陽台視野相當好,又很涼快,男同事無聊的時候,都會藉口上廁所,跑來這裡抽煙打屁,平時也是辦公室的情侶們幽會的好地方。

  吊樁口外頭有個活動柵門,高度大約到女人胸部的位置,手可以靠在欄杆上,平時柵門是鎖住的,要搬運貨物的時候,得向樓下的管理員借鑰匙,管理員也會定時巡視各樓層的柵門有沒有鎖好,以免發生意外。

  自從公司搬來這裡,已經連續發生三起跳樓自殺事件,聽說上星期跳樓的那個男的,還是住在這附近的住戶。關於自殺的原因,眾說紛紜,連警方也查不出死者自殺的動機到底為何?

  正當主任操煩出貨趕不上進度的問題時,看著公司裡沒有一個人願意加班,心頭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正好今天又輪到他值班,恐怕待到九點也做不完!快下班的時候,主任請蘋果妹打一通電話給阿威,問問看他明天能不能來公司上班,否則要加倍扣他的薪水。蘋果妹打了好幾通電話給阿威,好不容易接通了,問清楚了原因,只聽見話筒的另一端傳來阿威顫抖的回應:

  「那天晚上,我、我看見了……」
  「真的假的?你真的看見了!?」
  「沒騙妳,我親眼看見他從電梯裡走出來……」
  「…………」

  蘋果妹突然驚聲尖叫!然後向隔壁的同事示意一起過來聽。隨即立刻把電話轉成免持聽筒模式,辦公室的同事們一下子全部圍過來,想知道阿威究竟看到了什麼?

  (待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