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開愛情這扇窗,卻看見長夜日淒涼,問你是否會捨得我心傷?

 

文/銀色快手 

 

影片一開始,男子開著車,走在路燈稀微閃爍的夜路上,經歷了一場無比真實的車禍。

以為是夢,卻非夢。他循原路回到現場,救護人員正從車內抬出傷患送上車準備救治。車禍是真的,他的車毫髮無損,警方調閱監視器畫面,發現肇事的疑犯是個女的!就住在附近而已。

當警員從屋內將疑犯拖出,送上偵防車,她一臉無辜,驚懼的眼神,全然不覺知自己犯了什麼錯,口口聲聲說她當時在家睡覺,根本不在現場,為什麼要把她抓來警局問訊?男子則好奇的尾隨其後,並在警局極力為她辯駁,強調是自己才是真正的肇事者,是他在夢中闖了禍,造成這起事故意外。

故事至此,才有了眉目,只要他閉上眼睛沉睡,夢境就會成真,所有的行動,另一個女的會代替他完成,因為他們之間,有著微妙的連結,不相識的兩個人,藉由夢境合為一體,宛如【穆赫蘭大道】(Mulholland Drive)的韓國版,只是增添了更多浪漫的情節。

警方陪同男子,去見一個靈能者,她感應出失戀男子內心的糾結和痛苦,急欲從夢中尋求解脫,也揭露了女子罹患夢遊症的事實。在夢裡,擁有無與倫比的自由,因為夢沒有界限,靈能者用溫柔的語氣說:夢是人的記憶,透過夢,你可以看到出生甚至是前世的記憶。即便是未來的記憶,也有可能在夢中呈現。

男子失戀了,他的前女友竟然是女子的前男友交往中,他依照夢境殘存的印象,找到她前男友的住所。每晚,他都會夢見前女友,還依然像以往約會,親熱,甚至翻雲覆雨;但現實中,女子每晚都去找她恨之入骨的前男友,傾訴、相擁、享受肉體的娛愉和狂喜,但她醒來後完全不能接受自己做出這種違背意志,極其矛盾的事,她嫌惡自己,更加深對前男友的恨意。

 

如是,男女主角彷彿鏡中對映的鏡像,互為表裡,同床不異夢,靈魂纏繞,分不開彼此。

靈能者說:你的快樂建築在她的痛苦上,你們不妨相戀吧,也許夢就會自然消失了。夢遊症也會不藥而癒。但不是說放手就能輕易鬆開的,愈是想忘記,折磨人的記憶之根,在心中札得愈深,愈教人無法自拔。

男子想瞭解真相,想掙脫眼前的困境,女子則是全身刺蝟,恨不得這災星離愈遠愈好,但夢遊的病情加重,她完全失去自主的能力,就像個沒有靈魂的傀儡,或執念深重的女鬼,在半夜開車重複回到傷心的現場,做著她一輩子都會後悔的事。

他和她,從對立轉為相互扶持,彼此看守著對方的睡眠,或強忍著不被睡神侵襲,失眠很痛苦,不能入睡更痛苦。

男子用盡各種匪夷所思的激烈手段──像是用膠帶貼住眼皮、用刻印的鑿刀刺自己的大腿、用針戳刺自己的頭皮、用榔頭敲自己的腳掌骨,只為了讓自己不要睡著,防止禍事持續發生。

心痛是看不見的,分手的傷和苦戀的傷,彷彿從這些自虐折磨的過程中,具體呈現愛一個人必得承受的各種苦痛,也還原了愛戀痴纏最真實的樣貌:「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摘自《詩經‧周南‧關雎》)。

愛與恨、夢境與現實、男與女、清醒和夢遊、記取與忘卻,黑白同色。

導演透過對比和隱喻,將我們所熟知的莊周夢蝶,做了全新的詮釋。

3149.jpg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