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拍攝的 Saudek 14。

我做了一個夢。

photo by Saudek 

夢境中,我受邀至苗栗縣的一所國中演講,
時間是星期二的晚間七點,地點位於竹南鎮的大同國中。
火車抵達竹南站已經六點半了,這所國中靠近車站還有段距離,
我隨手招了一輛小黃,吩咐運將開往目的地。
說也奇怪,離開市區後,沿路的景色完全不是從前的樣子,
我們走一條看似荒煙蔓草的小徑,它位於田邊,
若不是熟悉路況的在地人,很難想像這條路可以通往何處?
路旁叢生的芒草長得比人還要高,
我開始有點害怕運將會不會把我載去偏僻的地方洗劫我的財物....


正當我疑心生暗鬼的時候,
蜿蜒的小徑總算銜接上原本熟悉的縣道,
路邊兩排水銀路燈微微地亮著,
來往車輛很少,彷彿夜已深。


再往前行駛一段路,
此時卻發現前方的橋樑出現裂隙,
運將放慢油門,另一腳急踩煞車,
連忙回頭準備要倒車,
他操著流利的台語告訴我,
看樣子車子肯定是過不去的。


演講的時間在即,顧不得危險的我,
忙不迭從皮夾裡掏出兩張紅色紙鈔塞給了他,
要他停車讓我下來,他把車停妥後,再三囑咐我要小心!
我招了招手,示意要運將先行離開。


偏偏我忘了帶手機,
來不及跟校方報告這突如其來的狀況,
一時情急之下,我竟然不假思索越過了橋頭,
奮不顧身地衝向橋的對岸。


湍急的河流像黑色膠狀的泥漿,
在橋面下洶湧翻騰,發出猶如惡魔的怒吼聲。
責任感讓我忘卻了危險,腳步並沒有半點遲疑,
我知道學校裡有一群聽眾在等著聽我的演講。


這時,橋面開始逐漸傾斜,
橋面上的柏油像巧克力脆片龜裂,
傾斜的部分下滑,我站在幾近陷落的地方,
腳下露出的空隙漩渦似的把我吸進去,
裂縫愈來愈大,我的右腳不小心踩空了!
環顧四周卻沒有任何可以攀附的物體或支點。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已然傾圯的橋墩上,
我看見裸露的鋼筋開花了!在光秃秃的水泥塊間晃蕩著...
也顧不得手上的擦傷,我一把抓住其中一條鋼筋,
好險沒掉下去,黑色濃稠的泥漿在我腳下持續滾動著。


就在我的雙腳完全懸空的前一秒,
心想還是不要冒生命危險去演講好了,
於是轉身望向來時的路,就在橋頭那邊,
我看見運將正對著我揮手大聲呼喊,
雖然聽不見他在說什麼,但既然心意已決,
就直接跳向前方還未斷裂的橋面。


渾然不覺腳下危機四伏,殘存的橋面水泥塊也所剩無幾,
一個箭步騰躍至半空,說也奇怪,滾動的黑色泥漿瞬間凝固了
像果凍般讓我可以輕易地著地,隨即彈開,藉著反作用力
我好像練就少林寺輕功一般彈跳起來,
咚!咚!咚!跳過了好幾個正在掉落的水泥塊,
越過深淵的斷橋,直抵橋頭達陣!


回到下車的地方,我成為旁觀者,目睹整座溪橋瞬間嘩然崩落,
摔碎在膠質的泥流裡,直至完全被吞沒,消失在黑夜中...


事後,運將載著我返回竹南鎮上,
我趕緊下車直奔便利商店前的公用電話,
撥打電話給住在竹南的妹妹,她幾乎在同時接起電話
頻頻問我有沒有受傷?還怪我怎麼都不帶手機出門?
說著~說著,就在電頭那頭發出啜泣的聲音,
雖然還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我只好連忙安慰她說
沒事了沒事了,妳看我不是還好好的嗎?
否則怎麼能夠站在這裡跟妳講電話。


原來,電視上緊急插播災難的跑馬燈,
竹南鎮附近的河道發生了百年罕見的陸沉現象,
附近地區出現巨大的地表窟窿,長達一百多公尺!


後來妹妹幫我打電話給大同國中的校長確認,
才知道他們學校有學生返家途中不幸墜落溪谷,
全校老師已動員去現場救災,也因此演講被迫延後舉行,
我聽完她的說明,這才鬆了一口氣,
意外總是在意外的時刻發生啊!


夢醒了。掀被、起身、打開燈,
望向時鐘,晚間十一點半。


慶幸自己不用趕時間去演講,
也不用冒險縱身躍過危橋,
客廳裡的六隻貓徘徊在貓食盆附近,
我倒了些貓乾糧,貓咪專注吃食。
然後走進廚房倒杯水給自己,
決定回到電腦前把這個夢寫下來。

 

文/銀色快手 加入我的噗浪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