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了這樣的夢。

火車快要抵達邊境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內心強烈的掙扎。就快接近蘇聯了,我的行李藏著一把槍,我的身份無人知曉,但是車廂裏有兩名公安似乎察覺出我的舉止有些異樣,起先是身體不停地顫抖,服務上送來的水杯,握在手裏,水不斷地溢出來但我無法控制。

接著是一連串的記憶侵襲。那年,我的家人被共產黨打成黑五類,被五花大綁帶去鎮上遊街,宣傳小隊挨家挨戶地發傳單,上頭歷歷寫著不實的罪狀,但我已和家人劃清界線了,我是勇敢的紅小兵,要除四舊立四新,打倒地主,打垮階級!


可有件事我一直不敢說出去,因為東街的思想改造隊小隊長秦鋒,硬是把我的愛人搶了去,我就努力造假名冊,把他們一干人全部向上級檢舉,就說是陰謀叛亂的反革命份子,思想改造開了倒車,他們就連夜從各自的家中被拖出來,進行徹底地批鬥、自白,乃至用刑伺候,腸破肚流,死在街頭。

其實,我對毛主席的話曾經產生過強烈的質疑,雖然我在華中的某個政府單位幹的是高階職位,但退休後這幾年,很想要離開這裏,去西伯利亞放逐自己。曾經,在我很年輕的時候也有接近毛主席的機會,我可以很順利地拿起破掉的茶杯往他的咽喉刺進去!但我沒有真的這麼做,我很軟弱,我的手不停地顫抖,就好像現在的情形,握不住一杯溫熱的水,而我的決定已無法回頭,機會總是失去了才感覺到遺憾,連遺憾也沒有的是黑暗的心。


我的影子就快要消失在邊界了,兩名荷槍實彈的公安朝著我走過來,他們應該也沒有遺憾了,那把制式黑星手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落在我的手裏,並且迅速把他們幹掉了,那兩名公安不明所以地睜大眼睛,橫躺在車廂的走道,今夜我要越過邊境了,再見了祖國!再見了毛主席!我和我的行李,和裡面的一千多萬人民幣!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