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了這樣的夢。

夢中,一位自稱是我親戚女婿的外國人,答應要說鬼故事給我聽,他知道我的工作是專門採訪奇人異事,尤其是真實的恐怖體驗。但是麻煩來了,我們之間溝通不良,他用標準的德語腔嘰哩呱啦地說了一大串話,可我一句也聽不懂,真的是鬼話連篇。

好不容易,我找到了彼此都能溝通的方式,那就是日文平假名和漢字,他曾經在東京留學,從事過漢學研究,書寫對他來說並不難。於是,我們開始在紙上進行筆談,原本以為他會說德國的鬼故事,沒想到場景來到了法國巴黎。

我和他見面的那家咖啡館,不知何時變成了左岸咖啡館,面對著塞納河的美景,我彷彿聽著吟遊詩人在述說古堡裡發生的傳奇,但眼前這位外國人並不為所動,依舊滔滔不絕在紙上寫滿了日文字,我專注的看著那些潦草的字跡,像是用眼睛在聽故事,時間一久,心思又飛往窗外的美景。

終於等到故事快要結束的時候,外國人用生硬的日語對我說,要不要去監獄參觀?我說好啊,於是我們來到了河畔的古監獄,金碧輝煌的燈光把原本肅殺的建築物襯托得相當浪漫。我們進去參觀了一小時左右,走廊上掛滿十八世紀的人物畫像,參觀了各式各樣的囚房,這種高規格的待遇,彷彿讓犯人住進五星級飯店一樣奢華。

臨走之前,我忍不住向禮品部的人員借了一本述說古監獄歷史的圖文書,想說把整本翻閱完就不用花錢買回家了。這時候外國人走向監獄大廳,他穿起銀灰色的甲冑,戴上銀灰色的騎士頭盔,有模有樣的站在如西洋棋盤黑白相間的磁磚地板上,然後就不動了,像一尊雕像立在那裡,我想也許這才是他真正的職業,一名看守著古監獄的騎士。

我也不以為意,能夠順道來巴黎走走,不用付機票錢,實在太爽了,只不過有點肚子餓,我決定離開這裡,去市中心的街上找點東西吃,我經過橫跨塞納河的石橋,越過大馬路,來到歌劇院附近的飲食街,有一個賣甜點的路邊攤,用金屬架子掛了好幾個像巨型號角一樣的法國麵包,內饀是鮮奶油,有草莓、香草、牛奶、巧克力各種口味,可是我空腹吃會胃酸逆流,所以忍痛放棄了這個選擇,跑去隔壁一家類似日本料理的小店吃了一碗並不道地的法式拉麵,又喝了一瓶黑麥啤酒。

酒足飯飽之後,跟親切的拉麵大叔用法語說再見,接著想在附近找個便宜的旅館住一晚上,就在我走路搖搖晃晃要過馬路的時候,不小心跌進一個人孔蓋消失的巨大窟窿,我心想完蛋了,這下子我的小旅行泡湯了,可能會被送去傷兵醫院吧,更慘的是假使沒人發現我跌入這深黑的坑洞裡,可能就得要在黑暗中等死吧,就在我思索著悲觀的下場時,咻的一聲,我從夢中驚醒了,好端端的躺在房間的床上,然後開始覺得肚子餓。

夢境就到這裡結束了。
 
20121010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