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拍攝的 朱川湊人 貓頭鷹男 都市傳說。
文/銀色快手

 
作者是本屆直木賞(日本的大眾小說獎,類似皇冠百萬小說徵文)的得主,由重量級的推理天后宮部美幸掛保證推薦,果真是實至名歸。只要有心將《模倣犯》和《貓頭鷹男》對照來看,不難找出兩者之間隱約相連的脈絡,同樣以推理手法包裝,卻精確地掌握了現代人的心理,在步步驚魂的殘骸線索下,讓人忍不住緊追著劇情的發展一路看下去。等到最後謎底揭曉,肯定會訝異居然有這種寫法!不得不讚嘆作者鬼斧神工的說故事能力。 

日本人相信,夏天是鬼怪大遊行(百鬼夜行)的季節,所有近代傳統戲曲(能、狂言、歌舞伎)都會在夏天盛大公演鬼怪戲碼,如同台灣的發行片商,迷信陰曆七月放映鬼片才能大撈一筆,其實沒什麼道理。不過,我還是簡單地介紹一下這五個短篇故事。 

「冰人」 正好是以夏日夜晚的廟會活動作開場,裡頭出現了勾起好奇心想一窺究竟的驚奇屋(漢字寫成:見世物小屋,意即畸形秀的表演),但表演舞台從傳統廟會裡常見的夜市攤販,變成一輛流動式的驚奇屋巴士,在滿足人們的獵奇心態的同時,讀者也被漸層的陰鬱色調所浸染,彷彿從主角的視點,窺見了一個可能依然存在的悲慘世界。 

「昨日公園」 是私心推薦最棒的一篇,藉由父子在公園裡打羽毛球的場景,扯出了公園可能有阿飄出沒的話題,時空的錯亂,彷彿一個預先設下的圈套,被命運擺\佈的人們,一而再,再而三,經歷了一場裂心撕肺、天人永隔的畫面。看的時候,腦海中會浮現一些科幻架構的電影,如果想要回到過去,去拯救一個在你生命中重要的人物,你會怎麼做?相似的題材,能夠如此翻出新意,確實不簡單耶!心得:如果遇見阿飄,別懷疑,有可能只是不小心闖入了過去的時空。 

「貓頭鷹男」 最具都市傳說性格的作品,從一封沒有地址的來信開始,殺人魔開始寫下他的懺情錄,猶如愛的告白,從怪物的誕生講起,乃至不定時出現在夜歸人路上的變態暴露狂、跟蹤狂,這一切自導自演的戲碼,冷血殺人的橋段,原來只為了一個目的存在?(略)。整體來說,故事推展的節奏過於沉緩,又提及大量的江戶川亂步作品(可視為一種向大師致敬的儀式行為?)企圖分散讀者的注意力,這招也未免太狠了吧,如果沒耐性可能會睡著。不過,對於都市傳說的形成因素以及匪夷所思的傳播特質,作者倒是有相當精闢的觀察分析。 

「戀上逝者」 如果你很愛很愛一個人,這樣的執念發揮到極致,會出現什麼樣的恐怖效果,真是令人期待。或許,對照電影《三更》系列的珠玉小品,或伊藤潤二的恐怖漫畫,可以想見這會是怎樣的一個故事。我想不會有人喜歡把描繪屍體的畫裝飾在客廳吧。被射殺的大象、死掉的小鳥的畫作,一點都不適合用來作室內裝飾的啊。這個世界上什麼人都有,愛看車禍意外現場血肉橫飛的照片,喜歡觀賞人體穿刺的畫面,對於絞刑台和殺人道具有著戀物癖的迷戀,這些東西一旦映入我的眼簾,瞬時宛如通上電流般,快感竄遍全身。本篇如果搭配《完全自殺手冊》來閱\讀,會有一種對照組的趣味存在,在這裡筆者沒有任何鼓勵自殺的意思。只是覺得女主角為了愛可以如此不擇手段,果然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月之石」 某棟舊大樓的窗口,總會出現一張熟悉的臉龐從窗簾背後,恨恨的盯著自己瞧,電車的通勤族,在同一時間都目睹到驚心動魄的一幕,是死者回來了,還是怨靈找上門,原來我們心中的愧疚與罪惡感,都成了索命的夢魘,無論是白天、夜晚,始終纏繞不休,作者對於「相似於人」的概念,有著獨特而嶄新的詮釋,別以為是「黃泉歸來」現象的另一版本,其實,這樣的現象每天都在發生,都市傳說才能如此在人們心中迅速紮根,因為,下一個故事的主角,很可能就是你。 

把世情冷暖包裝在名為「都市傳說」的巧克力盒中,不吃到最後絕對無法說出滋味的奧妙,這不是我說的,是出自電影《阿甘正傳》男主角引述母親所說的經典名句,被我拿來移花接木一番。如果恐怖的背後,藏的不止是令人匪夷所思的結局,還有著溫馨無比的小故事,似乎更有著逆向操作的趣味,超喜歡這種「故事背後還有說不完的故事」意猶未盡的感覺,非常期待他的下一步作品。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