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銀色快手

你已經進入給愛書人的一封信的本文,現在你可以試著把第一段讀完,再決定要不要繼續讀下去。你隨時可以離開這個畫面,如果你覺得不耐煩的話。或是你已經有心理準備,接下來可能會有極其冗長的敘述和嚇死人不償命的專業術語,可是你的好奇心還是驅使你繼續閱讀下去的念頭,那麼我會給你一個愛的鼓勵,因為你已經是這封信的讀者了,你是本文說話的對象,很高興透過這個機會認識你。你可以試著想像,從剛才被文章的標題吸引,到鍵入ENTER,進入本文時,就好像你走在西門町或華納威秀的走道上,看見電影的看板,那上面的文字描述吸引你走進來,只是標題改成了《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而你透過鍵盤上的操作,省略了買票等候的時間,你走進這家電影院,找到一個屬於你自己的位置,坐下來準備欣賞電影。

這部電影的字幕就是你現在所看到的字,終於本文進入了第二段,開始描述你和這部電影的關係。你是這部電影的觀眾,也是主角,你聽見本文的作者像是電影導演一樣在舞台的背後,或說是鏡頭的背後說話,給你一些暗示,卻不明白告訴你是扮演何種角色,你開始困惑了,我為什麼要來看這部電影?為什麼這部電影的主角是自己不是別人。你的疑惑很正常,和一般人的反應一樣,可是我剛才說過:你隨時可以離開這個畫面,如果你覺得不耐煩的話。給愛書人的一封信為什麼這麼複雜?不是一篇談閱讀和出版的文章嗎?怎麼會扯到電影和觀眾,好像走進戲院裡,看到的都是公益廣告和不相干的新片介紹,可是卻不見電影正式開始放映。

其實這部電影已經開始放映了,只是你沒察覺到而已,剛才電影院的觀眾還很多,現在有些人已經不耐煩而離席了,只有你從頭到現在一直沒有把你的視線移開,導演說:你的演技不錯,你已經掌握了身為一個讀者的必備條件,堅持你閱讀下去的意志,沒有把一本書或一段文章讀完絕不善罷干休的戰鬥精神。這個時候,突然電影的畫面插入了一段《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的片頭,你試著繼續看下去。

這個故事始於某個火車站,火車嗚嗚地響,活塞冒出的蒸氣瀰漫著本章的開頭,一團煙霧遮掩了這第一段的一部分。車站的氣味中,夾著一股從咖啡店飄來的香味。有個人正透過霧濛濛的玻璃朝內看,他打開酒吧的玻璃門,裏面也是朦朧一片,彷彿是近視眼,或者眼睛被煤渣刺痛時所看到的景象。這段文字的內容正像是老舊的火車的玻璃,煙塵聚積在字句上,晦暗不清。這是個陰雨的夜晚,有個男子走進酒吧,解開潮濕的外套,一團濕氣包裹著他;汽笛聲沿鐵道逐漸隱沒,舉目所及,但見鐵軌上閃亮著雨水。

在冬夜來到小車站的旅人,不知道自己的來處以及出發的原點?手中提著一只皮箱,受命傳交出去,但卻一直無人來接應。隨後突然接獲命令和恫嚇,匆忙搭上火車,駛入霧靄籠罩的黑夜,不知要到那裡去?你看完這段的敘述感覺好像在那本書上曾經看過相同的故事情節?於是你去書架上翻出這本卡爾維諾所寫的小說:《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豁然開朗;或是你看到這裡還是沒有聽過這本書,於是你另開視窗,試著去網路書店裡找找看有沒有這本書,網路書店是沒有店員的,你自己就是店員,你鍵入了http://www.readingtimes.com.tw,然後進入這家網路書店,查詢「卡爾維諾」這個關鍵字赫然發現,有十二本書都是同一個作者寫的,他的名字竟然就是「卡爾維諾」,於是你同時知道了列於一串書名中的最後一本書《在你說喂之前》目前庫存不足,原來這本書預訂要等到下個月才會出書,現在這個消息提前曝光了,於是導演在鏡頭背後喊:卡!

謝謝你耐心讀完這封信,你是本文的讀者也是電影裡頭在冬夜來到小車站的旅人,我不知道你從那裡來,怎麼會有時間看這篇冗長而無趣的文章,不過我必須告訴你,電影己經演完了,觀眾紛紛離席魚貫走出電影院,你的表演很成功,大家都看到了。如果你還沒有看過這本《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你可能不明白這篇文章所要表達的內容和旨趣。建議你可以在電影散場之後,抽個空到時報悅讀網逛逛,你的收穫會更多。

  一個同樣也愛書的人 敬上

 

創作者介紹

銀色快手 ● 荒野夢二

you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